E8中文网 > 亲爱的钢铁 > 第167章:追求大作战

第167章:追求大作战


  安婧对自己的厨艺非常心里有数,能不给别人添乱就不要添乱。
  “这个可以了,你试一下好不好吃,我已经放了调料了。如果你觉得很辣的话,旁边有一杯酸奶。”梁锦玺用一个小碟子把那些烤好的食物全放在一起,放好了调料就放在安静的跟前。
  “好。你差不多也坐下来一起吃吧,你这样子一个人烧烤,就我一个人吃,我多不好意思。”安婧嘴上说着不客气,但是手已经伸手去拿烧烤。
  吃了一串,顿时觉得梁锦玺的手艺确实是不错的。
  凉凉的海风吹过,安婧的鼻子仿佛闻到了满满的烧烤味儿,别的味儿也闻不进去了。
  “我没事的。等会儿烧烤了再说吧。现在才这么一点点,等把这一块儿烧烤完了就差不多了。”梁锦玺现在不得不承认,他非常的享受和安婧独处的时间,那种愉悦感填充心脏满满的。好像他活了那么大的年纪,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从小到大读书,梁锦玺感觉自己还好,并没有别人说的这么厉害。他只是在别人读书的年纪稍微快了一点而已。别人在读初中高中的时候,他就只是读了大学。这只不过是稍微快了一点点罢了,并没有什么别的差距。
  哪怕当时读大学写的论文,那答辩什么之类的,做各项调查调研。把那些答案论文全写好了交给导师,也没有那种兴奋感。
  哪怕是后来自己趁着上大学的时候,有空创建了个公司。现在公司效益确实也是挺不错的。就算是不用像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的上班,自己也是感觉生活平淡如水的,从未有那种激潮澎湃的感觉。
  总感觉生活好像缺了一个什么东西,整日就是学习工作,学习工作。
  梁锦玺不爱玩什么游戏,也很少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上瘾的。
  可是唯独遇到了安婧,他也不知道怎么的,整个人就魔怔了一样。
  他说不出那种感觉,但事实确实是发生了。
  他不是电视剧里的狗血悲惨剧男主,安婧也不是什么电视剧里金手指开的超万能的女主。他们两个也只不过是茫茫众生之中的小平凡人而已,没有那么多的解开或者解不开的狗血事件。
  就算是梁锦玺和自己父母感情不好,但梁锦玺还是会看在他们是生自己养自己的父母份上,在年纪大了的时候对他们进行义务的赡养。
  梁锦玺不得不承认自己很薄情,他对自己父母没有特别多的亲情。从小到大他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逢年过节他也不能回自己的家。
  面对那个明明是自己母亲的女人,梁锦玺在曾经的时候也不能叫他为妈妈。小的时候确实很失望,也嚎啕大哭过,也闹过。但是后来发现,刚开始他闹的时候,他的父母确实是有来看他。
  可是后面他闹起来的话,就只换来了父母不赞同以及摆明说了你不懂事的目光。
  渐渐地,梁锦玺已经释然了,有些东西既然没有那就没有。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可以在父母的宠爱之下长大的。他虽然没有,但是他现在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就好像在自己空白平凡无奇枯燥乏味的人生中找到了精彩的那一个缺角。把他这枯燥无味的人生瞬间填充成了彩色人生。
  有喜怒哀乐各种情绪,好像什么给填满了一样。
  对于安婧和她妈妈那样的情况,梁锦玺说实话也不会去劝阻什么,因为安婧在他眼中是一个特别懂事又很理智的一个人。
  可是往往这么一个懂事又很理智的小孩,出生环境要么就在贫苦家庭,在残忍中的环境历练出来的。
  要么就是在富裕的家庭中被父母的忽视长大的。
  从小就期盼着想要的东西,可是你要是一直不给的话,人的心就会从想要的期盼渐渐变成了失望,然后绝望,最后变得若无其事。因为已经不是再需要了。
  说实话,梁锦玺想着如果以后可以跟安婧结婚的话,她希望可以生一个像安婧一样的姑娘,不需要那么懂事。
  这世间,有美好的一面,也有残忍的一面。
  他希望他的姑娘,可以一直那么美好,面对人生最美好的一面,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我不想喝酸奶啊,这个酸奶是不是变质了?我总感觉味道怪怪的。”安婧的一句话,把梁锦玺拉回了现实世界。
  梁锦玺笑着放下手中的工具,脱下了手套,就往安婧那边走过去。“不会吧,这是酒店刚送过来说是新鲜的。”
  “可是真的很奇怪的,味道好酸啊,酸奶虽然是叫酸奶,可是它没有那么酸的呀。不信你自己尝一尝。”安婧说着,就从桌面上拿起了一瓶没有开包装的酸奶递给了梁锦玺,好像对他质疑自己的话非常的不开心。
  “没事儿不用啦,万一就只是你这瓶有问题呢?我喝新的没有问题的话,那你不就很尴尬啦。”梁锦玺若无其事的在安婧递过来的那瓶酸奶放了下去,然后直接拿起安婧刚才喝过的那瓶酸奶,对着那口红的应直接就喝了下去。
  安婧虽然是站在一个比较漆黑的海边,没错,可是现在靠得那么近。烧烤去的炭火都已经照的挺亮的了,怎么可能会看不见梁锦玺这货按照她的口红印喝酸奶了。“你现在说就不怕我尴尬吗?”
  安婧看到梁锦玺的举动,说不上害羞的感觉,反倒是好像有些习惯了他这种行为的样子。
  安婧一想到自己这种反常的行为,习惯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太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超出了自己想象的范围内。
  安婧妈妈不爱吃肥猪肉,所以家里每一次出现五花肉的时候,安妈妈都是只吃瘦肉,肥猪肉都进了安爸爸的嘴里。
  安爸爸还甚至夹着五花肉,咬了肥的留在自己碗里,瘦的放在了安妈妈碗里。
  安婧感觉他们现在莫名其妙有点的像这种情况。
  “嗯,确实是变味了。没事儿,不喝这个,你没有喝多少吧?小心闹肚子啊!”梁锦玺浅浅的喝了一口,发现这个酸奶确实是变味了,可是现在昏暗的灯光,不太足够看得到酸奶瓶那种细小的字体。
  梁锦玺已经放弃看这瓶酸奶的保质期了,干脆就一口气丢到垃圾桶里算了。
  “我没喝多少,刚才闻到有点变味了,稍微试了一点点而已,你没喝多少吧?”安婧就站在那里看着梁锦玺精准的投篮似的,将那瓶酸奶投到了垃圾桶那里。听到他这么问她,也是挺开心的。
  “漱一下口,变了质的酸奶,搞不好会拉肚子的。”梁锦玺弯下腰来,在下面找了一瓶矿泉水就拿给了安婧,看样子也是特别的担心吃坏肚子。
  “知道啦,梁奶奶。你比梁奶奶还能唠叨。”安婧没好气的接过梁锦玺递过来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就直接漱起了。
  “不用我帮你拧瓶盖?”梁锦玺起身看了一眼安婧,然后又赶紧跑去处理那些烧烤食材。
  “这你就放心,我不用你帮我拧瓶盖。毕竟我在你们家小区可是留下了大名的徒手劈断一棵树的女人。”安婧漱了几口水,就像那瓶水放在了一旁,不再喝酸奶,反而是拿起了旁边的快乐肥仔水。
  “碳酸饮料要少喝,我知道安女王是可以徒手劈树的人,一个小小的瓶盖难不到你的。”梁锦玺哪能听不出安婧这是调侃的意思啊,就跟着她一起来看。梁锦玺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有安婧好像什么都充满了活力,不在哪样死气沉沉。
  “这碳酸饮料又不是我买的,这个是你订的,你买的我喝了,你又说我,你好双标啊你。”安婧毫不犹豫的就顶了回去,听梁锦玺刚才说话的意思也不是生气的样子,既然是玩笑话的话,那当然是以玩笑话的方式再说回去呗。
  梁锦玺处理完手里的这些食材,就一并端了过去,坐在安婧的旁边,拿起她刚才开了瓶的矿泉水,也跟着漱起了口。
  安婧看着梁锦玺的行为,就有些无语。“话说你就不能自己开一瓶的吗?有这么节省吗?节省到要和我共用一瓶矿泉水。
  梁锦玺漱了口,赶紧吐了这口漱口水,就回答起安婧的话。“这不是节省。你看过电视剧没有?男女朋友共用一瓶水,那不是抠,那是情调。再加上我们这里有这么多瓶水,想喝那一瓶就喝那一瓶。”
  “那你就开呀,谁跟你是男女朋友。”安婧怼了回去,也没和梁锦玺去抢回她自己的那瓶矿泉水。
  “哎,我感觉好心痛啊!今天给某个负心的女人亲了好几次。明明就对我爱的深沉,实际行动更是激烈,但口头上总是不承认我是她男朋友,太伤心了。话说你这不是电视剧里的欲擒故纵吧?咱们不要欲情故纵呗,坦白从宽比较好。你觉得呢?”梁锦玺放下了那瓶矿泉水,就十分一本正经的和安婧的说着这些话。他的手还试图想要搭到人家安婧的手背上,但是被人家安婧看到了,先一步地甩开了他的手。
  “我哪里有欲情故纵?我还没有考虑好要不要让你当我男朋友呢!追我的男生排了几条街,我凭什么就让你当我男朋友了?”安婧使劲的往后挪,尽量不和梁锦玺做一个位置。省的这个家伙又坐上来毛手毛脚的,等一下自己要是忍不住对他下手了。这里是海边度假地区,不知道离医院远不远,万一把他弄伤了又还要开车,大半夜送他去医院,安婧也嫌挺麻烦的。
  “你还说不是对我欲擒故纵,干嘛坐那么远?怕我对你做什么不轨之事吗?”梁锦玺笑的特别的荡漾,还一边笑着一边说还要靠人家越来越近。
  安婧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就是放下了手中的肥宅水,亮了自己的手臂。“今晚你想在医院度过吗?还是你觉得你的腰板子可以跟一棵树比?”
  梁锦玺感觉后背有些发凉,看到安婧这么认真的和自己说这个话,梁锦玺忽然就笑了出来。“你说,如果以后我们结婚了,我们的孩子会不会给你教到特别的能打啊?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我觉得挺好的。女孩子有自保能力,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万一遇到什么小瘪三,小流氓的也能打得过,还能自保,太棒了!”
  安婧就坐在那里看着梁锦玺自顾自的自言自语讲了起来,甚至已经发展到了结婚生小孩的地步。“你这话题是不是扯太远了?谁要跟你结婚啦?我都不确定你是不是我男朋友呢?你还敢畅想未来啦!”
  梁锦玺听着安婧的话是越笑越开心,在安婧的注视之下,好不容易才停住了笑容。“你之前有跟异性一起出门吗?有跟异性一起出海边吗?单独的,不是一大群人的那种。你有像今天一样咬别的异性的冲动吗?还是说,你会照顾一个跟你没有血缘关系,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
  安婧给梁锦玺那一句句话砸下来整个人都蒙圈了。然后细细思索他的每一句话。想想像也确实有些道理。安婧总会情不自禁的对梁锦玺有些心软。虽然心里在想着好像很合情合理的借口,但这个借口总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差强人意。哪怕像是上次梁锦玺那个二百五摔跤弄到后脑勺一样,安婧明明完全就可以花钱雇佣人来照顾梁锦玺的,可依旧还是自己请的假,亲自照顾梁锦玺的。
  梁锦玺不说话,将自己的问题提出来以后,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安婧思考。
  见安婧思考,没有空搭理自己,梁锦玺就起身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安婧恍惚出神的时候,就感觉到旁边的海滩上好像有些亮光,都照耀到这边来了。
  顺着那些光芒看了过去,就看到梁锦玺站在那里。
  一座一看起来就像是临时搭起来的小亭子,上面挂了好像是白色的窗帘?随着灯光依稀可见的是那一地的红玫瑰和一串串的彩灯。
  梁锦玺看到安婧看了过来,就直接播放了音乐。
  安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了,忽然就鬼使神差的往梁锦玺那里走了过去。
  梁锦玺就站在小亭子中间,微笑的看着安婧等着她过来。
  “哇塞!你也太会布置了吧,花了你多长时间啊?刚才我去洗菜的时候好像没有看到这个啊。”安婧感觉自己明明没有喝酒,但是却有些恍惚的感觉。看着四周围好像一切都是虚假的一样。那些灯光,铺了一地的玫瑰花,一切的显得又那么的真实,又好像那么的虚假。
  “花了我一点时间,玫瑰花这些是提前定好的。安婧,你愿意成为我的女朋友吗?我知道不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都是耍流氓。所以,我郑重的和你说,你愿意成为我的女朋友吗?”梁锦玺忽然之间就单膝下跪,左手一束玫瑰花,右手一个戒指,
  “等等,你让我捋一捋。”安婧看到此情此景整个人都有些蒙圈,她忽然想起了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有个男的在晚修的时候,在女生受限楼下点满了蜡烛,放满了一地的玫瑰花,并在下面弹吉他,请求她做他女朋友。
  安婧当时并没有答应那个男的,并从厕所里接了一盆水,当着人家一头的交浇下去,还拿出了灭火器,把那一地的蜡烛全灭了,
  最后,安婧还居然因为拿灭火器灭蜡烛的事情上了校报。这件事情也被宿管阿姨立了典型,说以后也要这么干。
  安婧当时的脑子是特别的清醒的,因为她不喜欢这个男生,根本就没有见过几次面,突然莫名其妙就告白。
  所以那些泼水的动作以及灭火的动作,她都做的无比的流畅,而且心不带一点愧疚的。
  现在轮到了梁锦玺,安婧忽然有些卡壳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说不出拒绝的话也说不出答应的话,整个人蒙蒙的,当下见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梁锦玺跪在地上跪了老半天,抬头一看安婧。她依旧是在那里发呆。
  “你答不答应我,你好歹说一句啊,我跪在这里腿都麻了。”梁锦玺特别惨兮兮的看着安婧,大有一种你不答应我,我就要哭死给你看的样子。
  安婧回过神来,有点别扭的看着梁锦玺。“好吧,我承认我确实对你好感。可是为什么有好感就一定要做男女朋友呢?”
  “不会吧,你难道要拒绝我吗?可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跟男女朋友没有关系呀!你就不能给一个身份我吗?难道我就丑得让你带不出去吗?我们明明都在做着男女朋友的事情,你确定身份都不给我,你好卑鄙啊!”梁锦玺直接就对着安婧声泪俱下的控诉着她的劣行,好像安婧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一样。
  安婧瞬间就给梁锦玺这种行为吓得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太敢置信的问着:“我们现在这种行为就是男女朋友的行为了吗?”
  “那不然你以为呢?现在乌漆嘛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要是按照正常人来说,要是没有感情的话怎么可能会在一起?”梁锦玺还特别理直气壮的说着,可能因为说话太激动了,单膝跪地的时间又挺长的,他差点就支撑不下去了。
  安婧感觉有些茫然。她就是一个死宅女。除了一定要去的场合和一定拒绝不了的活动以外,他根本就不会出门,而且也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东西。
  读书的时候就顾着读书考级看书,至于那种风花雪月浪漫的事情,她就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郜梦娜曾经以为她缺根筋,还拿着特别特别多的爱情小说给她看。
  就比如说什么,《霸道总裁再爱我一次》、《天价前妻:总裁你别后悔。》等等诸如此类的爱情小说。
  郜梦娜看了以后是一脸的憧憬,抱着那些书坐在床边那里摇着晃着,幻想着以后会遇到这种情况。
  而安婧就不太一样了。看到那些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会吧?真的见鬼了吧!
  一个男主角得了癌症,把自己女朋友推了出去。拆散一对情侣,找了一个备胎给她结婚,然后就死了。
  郜梦娜看到这种桥段,一般都是哭得死去活来,纸巾都湿了好几卷。
  而安婧则会说,那个男主有毛病吧?自己要死,直接跟女主说了不就行了吗?非得找什么备胎,还把人家好好的情侣拆散了。拆散了就是拆散啦。女主角跟男配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去殉情死掉?
  对于这种种得疑惑不解的情节,郜梦娜只跟她说是剧情需要。男主角怕女主角伤心,所以才这么做的。
  可是安婧更不理解了。男主角怕女主角伤心,就要把人家好好的一对情侣拆散了?
  面对于安婧深深追究的问题,郜梦娜放弃解释了。
  并且从看书的心情瞬间变成了无奈。
  然后再看到什么前妻离婚,虐的半死,半活的后面大团圆结局。
  安婧就更加不理解了。
  既然是这样子,为什么要在一起呢?做舔狗很开心吗?
  不知道,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吗?
  然后再看那些玛丽苏光环开尽的小说,安婧强忍住自己变形的五官,以及想打死郜梦娜的行为忍着看下去的。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安婧实在是没有办法跟郜梦娜一起看这种狗血淋头的爱情小说。
  她总算是知道黄阿姨为什么每天总是伤春悲秋一副非常哀怨的样子了。
  闲的没事折腾的呗。
  “行不行?您大佬给一句话呗。求求你了,让我做你男朋友吧。”梁锦玺单膝跪在那里已经摇摇欲坠了,跪的时间太久,他自己都有点受不了。
  安婧刚才陷入了以前的糗事当中,现在听到梁锦玺的话,整个人又回过了神来。“行吧,实习期为一个月,这一个月如果你让我表现开心了,我就让你转正。我也没有拍过拖是第一次拍拖,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拍拖的话,肯定是按照我的规矩来啦。”
  梁锦玺整个人开心的瞬间就蹦了起来。“真哒,我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梁锦玺还没开心完呢,结果就因为蹲的太久脚都麻了,现在整个人猛然的站起来,因为不够力就要摘下去了。
  “对。”安婧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将梁锦玺捞了回来。
  梁锦玺整个人就给安婧抱在了怀里,俨然就是一副快要公主抱的样子。
  梁锦玺当下很开心,没管什么公主抱不公主抱的问题。“那太好了。你有什么规矩,你说我一定遵守。”
  “没转正之前不准告诉我父母他们。”安婧大约估摸着梁锦玺的体重。其实也不会很重。自从练武术以后,一直都有保持着运动。虽然没有像以前那么加大力度的练哑铃举中那些加大力量的训练,但是安婧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