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尤格索托斯 > 血裔的呼唤

血裔的呼唤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自从我在时间的国度中遇到了那一位之后,我的生命结构就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大概也和我所继承的使命有关吧。
  我学会了撒谎,也学会了怎么像一个人类一样去思考。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我必须骗过夏尔里克本人。
  阿塔莱斯走到了那堆破碎的机械之间,些许残存在其中的能源设施依旧在挥发着自身的余热,微弱的幽能光芒勉强照亮了周围的空间。
  “我的契约之主,我的神明,那无法呼唤之人,你已然在时间的另一时段之中行进,在我无法匹及的世界中背负着我们的一切……”
  阿塔莱斯将自己的手臂部分铠甲卸了下来,由夏尔里克制造而出的血肉之躯依旧是那么的完美。
  “我将以我的血液去供养我的神明,以此来将您的恩泽赠予吾等人类……”阿塔莱斯毫不犹豫地将手臂部分的一大块血肉撕了下来,蓝色的幽能从她的骨骼架构之中迅速流溢出来,将那块缺刻的血肉填补完整。
  她抓着手中那块沾染着些许血液的生物组织扔到了一处空地之上,然后开始用自己的幽能刻刀开始铭刻它周围的纹路。
  一个潜藏在她记忆之中的形状恍惚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段时间仿佛被瞬间削去了一样,那个带着幽能余烬的图形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埋藏于我血脉之中的联系,我能听到那源于世界尽头的涌动,除却听闻此身的存在,我将呼唤你,重归时间之河的流转……”
  在一阵暴起的幽能光线之后,那团不大的血肉开始像一只生物般开始生长,几根短粗的肉质触手在它的表层迅速生长而出。
  呼……
  我所做的事情暂时完成了,剩下的只有等待了。
  她在自己旁边的一处机械传动轴缝隙之中随手注入了一部分幽能,一个镶嵌在墙壁之中的机械造物瞬间被激活,些许内部系统开始自检。
  嗡……
  阿塔莱斯在一个微小的时间段中释放了超过这座机械承载量的幽能,在一瞬间的系统紊乱之中,它的部分栓接零件被成功熔化。
  就像是它自己倒塌了一般,那个机械的所有组件从那面打开的墙壁之中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有东西过来了,快点。”
  恰巧这时玛蒂尔达的信号传了过来,于是阿塔莱斯顺手取了两块钢板,在那堆零件外包裹了一圈,形成了一个圆筒状的包装物。
  重量大约两吨,根据玛蒂尔达的负重状态来看应该没什么问题。
  “准备启程,重量两吨。”
  在阿塔莱斯出来的瞬间,一只硕大的怪物正匍匐在这个小型聚居地的门前,一个硕大的仓口和几对用于支撑身体的节肢让她看起来像一只蜘蛛。
  “扔进去?”
  “对。”
  在一阵软组织的运转之后,那个圆筒被玛蒂尔达的身躯完美地包裹在了其中,她稍微平衡了一下自己身体的重量,然后朝着来时的路径飞速奔去。
  回归的路径绕开了那段远古种族所盘踞的地方,选择了一个在之前有空鬼盘踞的山丘地形,结果似乎是因为玛蒂尔达的体形威慑力,那些谨慎的空鬼没有选择对她进行猎杀,任由她从自己的地盘上跑了过去。
  虽然玛蒂尔达最终在那片庞大的蠹虫巢穴之中遭受了一些生物质的损伤,但是她们成功地突破了陆地的阻隔,来到了海边。
  一经合计,她们决定由阿塔莱斯进行第二段运输,而玛蒂尔达则负责将所有追击的怪物吸引开。
  为了不像上次一样被太过于强大的海洋种族盯上,她再次采用了诱饵战术,将那几只没有杀够的猎头蟹招惹到了蠹虫群身边。
  虽然蠹虫的首领似乎并不想再招惹猎头蟹了,但是玛蒂尔达的身躯最终变化的样子与猎头蟹实在是太像了,在水下本来就不算强势的蠹虫群还没等怎么搞清楚自己面前的猎物怎么突然间变成了猎头蟹的一员,就被从巢穴之中蜂蛹而出的大量猎头蟹绞杀了个干净。
  虽然牺牲了一大半的生物质,但是进行金蝉脱壳之法的玛蒂尔达还是成功逃回了冰川之中。
  “信息这东西,有和没有简直就是两个程度……”玛蒂尔达浑身苍白的生物质让她看起来特别的消瘦,尤其损失了大量骨骼的她现在全身的肌肉组织只能拧在一起,“我真的没曾想过可以和怪物们这么玩……”
  “把手递给我,”阿塔莱斯将玛蒂尔达一只手拿了起来,经过疏导和转化的幽能开始在她的体内涌动,那些无论是骨骼还是肌肉的生物质修复系统在接收了这些幽能刺激之后,开始迅速运转起来,“你下次可以多制作几个较小的诱饵,提前准备好。”
  “我怎么感觉诱饵这东西比我们珍藏的那些个武器还要有用……”精神状态还不错的玛蒂尔达将自己身体恢复了一气,从冰窟之中站了起来,“现在……我起码知道怎么面对那些家伙了……”
  “干的不错,”阿塔莱斯搀扶着她,向着冰晶之中的通道走去,“如果没有你同行的话,我大概会消耗比现在更多两倍的幽能。”
  “那是,我可是夏尔里克亲手培育出来的特种兵,天生就是……”兴高采烈说到一半的她又扯了扯嘴部肌肉,将自己的话憋了回去。
  “你说的没错,他虽然做的每件事不见得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你总会去不自觉地相信他,”阿塔莱斯脸上的表情很是怀念,“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也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阿塔莱斯深呼吸了一下,呼气声让玛蒂尔达觉得很放松,“可能你的过去和他差不多吧,没有家,也没有亲人,只身一人在外闯荡,所以他选中了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他的你,对吧?”
  “……”玛蒂尔达没有回答。
  “你也知道自己的才能很有限,根本担待不起他的这份期待,所以每次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为他拼死拼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