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天人感应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千万级风暴前夜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千万级风暴前夜


  张明走出龙门酒馆后,发现红裙女郎也立马跟着走了出来,他头很大,这是要玩痴女尾随吗?美人计都被我识破了还要纠缠我,难不成真的是对我有意思?
  他摸了摸下巴,都怪这张脸太帅太成熟了,不行不行,下次得弄的稍微差点,或许可以考虑弄一个浮夸的杀马特发型,中和一下张叔那成熟稳重的魅力。
  “张九龄,接着!”红裙女郎扔了一张名片过来。
  张明接过了,上面写着“任红日日”和一个手机号。
  这名字有点搞笑啊!我是叫你日日呢?还是叫你任红呢?张明心里想着。
  “虽然咱们今夜没约成,但是留个缘分如何?仙界这么大,迟早会再碰面的,你若回心转意了就打我电话再约呗。”红裙女郎又对他抛了个媚眼,她是真的不服气,老娘的美人计所向披靡,还有不中招的?
  她从没见过能顶住自己美色的男人,所以心里始终不愿意放过张明,在分别前都还要死缠烂打一次,并留给对方一个机会,她心想,只要这张九龄日后心动,那就是输了!那老娘的美人计就继续保持不败纪录!
  此时,路上的行人们看到这一幕都是非常羡慕,恨自己不是张明,居然能被一个性感尤物给死缠烂打地反追。
  大家也不妒忌,因为张明现在用的这副脸太有魅力了,又帅又成熟,通杀一切少妇少女。
  有句话说的好,长得不帅的男生永远不知道女生有多主动。
  因为女生的矜持,仅仅是对丑男拿捏着的。
  有点扎心。
  张明收起名片,点点头:“好的,任小姐,后会有期。”
  “你不会待会就把它扔垃圾桶了吧?”任红日日笑道。
  张明把名片郑重地放到自己的钱包夹层里,拍了拍:“嘿嘿,放心了吧!”
  任小姐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去,并留下一句话:“乌萨玛有百蛇遁术,容易逃掉,我名片上的咒可以破她这个逃遁术,希望能助你一臂之力。”
  张明吃了一惊,回身一看,可惜任小姐却再也不见踪影。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不想看到她的时候,她像跟屁虫一样黏着,你想看到她的时候,她却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想找也找不到。
  幸好,张明刚才没有把人家的名片拿到就扔,否则这个福报就没了。
  张明想不到今晚竟然还有这等奇遇,他心里暗暗回味着,龙门酒馆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也不去管那任红日日是谁了,权当做一个跟乌萨玛也有仇的人吧。
  连夜又打车回到西莞市,张明回家洗完澡后又修炼了一下才休息。
  他并不担心乌萨玛现在会来寻仇,因为他还有六百多点功德值备用,随时可以把天罡七星步抽到手,只要有了天罡七星步,再配合现有的战斗手段,他并不太虚乌萨玛的。
  只是现在的他并不知道,乌萨玛在多天前已经获得了黑暗力量的加持,不再是他想像中的实力了。
  等乌萨玛这次闭关把所有黑暗力量都消化完后,实力将会翻倍,秒杀张明都没问题。
  后面的几天,张明就开始等龙门酒馆的情报,当然他也没闲着,又恢复了开店。
  因为“张九龄打败白面剑郎”的消息这两天已经传开,所以张九龄这个名字也上了天梯榜,身价430万,北城县榜第九名。
  连带着那个不存在的【斯文人公会】也开始崭露头角。
  张明可不知道这些事,现在他正以“张仲景”的神医身份在店里忙的不亦乐乎。
  张真人一个星期没开店,急诊病例都攒了一大堆,可把他忙坏了,幸好有个周末,从早忙到晚,四天下来倒也搞定了。
  功德值再次攒到了1308点。
  下班回来洗完澡后,张明就开始抽奖了。
  本轮抽奖页面只剩两个奖品:天罡七星步、安神符。
  他没有多考虑,直接花费400点功德值来个二连抽。
  “叮——解锁初级天罡七星步。”
  【天罡七星步】,《奇门遁甲》属下的法术,又叫大禹七星步。
  因为就是治水那个上古禹皇创下的,孔明和张良也学过一点皮毛,但他们学了不是为了自己战斗,是为了请神,请神有很多种渠道,七星步是其中一种。
  暂时抛开七星步的进阶作用不提,单纯七星步本身的威力就非常强大,它与八卦步齐名,八卦步主防,七星步主攻。
  八卦步的威力张明这些日子已经体验到了。
  就是靠着八卦步,他才能跟很多比他强的敌人进行周旋。
  当然现在已经有点乏力,因为敌人越来越强了,他急需解锁中级的八卦步。
  只不过现在他抽到了七星步,又可以暂时松口气了,人人都知道“最好的进攻就是防守”,只要攻击力提高了,那也等于防御力也提高了。
  “叮——解锁安神符。”
  【安神符】,这是一张不分品级的符咒,因为比较简单,用途也很单一,就是安定神志,有镇定神经的作用,对付一些特殊患者有非常好的疗效,比如神经病、车怒症患者、暴躁老哥。
  张明抽到这张符后,他的生意又多了一条渠道,民间很需要这张符,因为民间的神经病太多了,经常跑出来杀人,张明恨不得给那些神经病都免费送一张,让他们别危害社会了。
  当然这是他的一厢情愿,就算他真的有一大堆安神符派给社会,神经病人一样会存在。
  因为现在一张“神经病证书”已经相当于古代皇上御赐的免死金牌,特别好使,谁还想治好呢,没病的人惹出事后都赶紧想办法去买一张了,这年头没点背景没点钱的还真不好得神经病。
  功德值还剩908点,张明继续抽。
  此时抽奖页面已经刷新,张明看了一眼,哎呀,怎么这么多药。
  他闭着眼睛抽了一下。
  “叮——获得激脑神丹一枚。”
  运气还不错。
  张明想了想,但还是花100点功德值刷新吧。
  他刚才就是舍不得花100点刷新,现在看到剩下的11样都没啥特别想要的,所以还是忍痛刷新了。
  “你刚刚的做法是很对的,抽一次再刷新,下一轮奖品必定吓到你!”妹头叼着棒棒糖伸了个小脑袋过来。
  “为啥?”张明好奇地看着她。
  这时,新一轮奖品已经刷新完毕,张明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妈耶!
  “钉头七箭书、太清囚魔封印术、五斗米道之嫁梦术、招云术、纸人纸马术、中级铁布衫、中级六壬针灸术、中级金创药、能量丹、驱魔剑法、道家强力灵丹、屏息术”
  张明非常惊喜,单单看这些奖品的名字都知道非常厉害,档次明显比之前又上升了。
  “因为你刚刚那次抽完,就抽满48次了,再刷新,奖品的质量肯定会提升,当然,功德值消耗也会大幅上升了,你的新手期已经结束。”妹头道。
  张明看了一眼,确实,现在每次抽奖需要消耗高达500点功德值了,而且每抽三次就要继续涨,不是和之前一样十二次才涨了。
  在八卦镜的内置系统看来,张明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从“婴儿”变成了“小孩”,已经可以稍微自力更生了。
  当然,从这一轮开始,奖品确实很牛,系统的定价还是很公道的。
  而且,从这轮抽奖开始,系统在抽奖页面用文字提示他“适当降低抽奖频率”。
  因为从中期开始,奖品会越来越强大,每抽到一样就足以提升很多战斗力。
  强大的功法技能也意味着更加复杂,系统要留充分的时间给宿主来熟悉新的本领。
  系统也担心宿主啥也不干,每天就拼命地攒功德抽奖,这样会多吃嚼不烂。
  即便每样技能抽到就是熟练度打满也没用!
  因为实战讲究的是融会贯通和随机应变,这些都是要通过实战去感悟的。
  张明本来也没办法天天攒功德去抽,经过系统提示后,他也可以下定决心多花点时间去修炼真气了。
  此时他还剩600点功德值,必须留着备用,所以看着这些牛逼的奖品也只能是先流下口水,得等努力工作几天后才能再来抽了。
  “叮——温馨提示,不管是功法符咒的种类还是灵丹法器的种类,系统收录的都远远不够多,系统一直等待宿主去补齐。如今宿主已经度过新手期,要逐渐降低对系统的依赖,把眼光看得更远,这个世界的很多角落里还藏着许多系统未收录的稀罕宝贝,如果宿主找到,系统收录后都将回馈大量功德值,请努力反哺系统。”
  张明一直都知道系统并不完美,不止法器奇缺,知识存量也是有限的,很多符咒功法它都只有初级中级,没有高级,有些甚至连中级都没。
  张明和妹头聊了一会天,然后收起八卦镜,回到房间开始打坐修炼。
  修炼到凌晨一点,他准备睡觉。
  睡觉前,他惯例打开微信刷下朋友圈,看看大家的新鲜事,顺便给自己相熟的朋友点下赞。
  前阵子他特意冷落学妹关晓桐,不回复她,但是一直有在微信朋友圈给对方点赞,潜台词就是在表达:学妹你依然是我的好朋友,我有在默默地关注着你的,只是我不能跟你说话。
  如果学妹看不出这个含义那也罢,如果她能感应出来,那就非常好了。
  除了给朋友们点赞外,张明同时也要把那些微商广告发的太多的同学给屏蔽一下。
  很不幸,今天他朋友圈里又有个同学被洗脑后加入了微商大军。
  “柴旭坤啊柴旭坤,你说你一个男的卖卫生巾,我也忍了,但你不停地在朋友圈刷屏,一小时就发三条,连发几个小时,我划了半天,几乎都是你那卫生巾的图片,我容易吗?”
  张明心里吐槽着,然后将柴旭坤的朋友圈默默屏蔽掉,瞬间自己的朋友圈就干净了不少。
  其实他并不反感同学做微商,微商的本质就是熟人跟熟人做生意,利用高度信任提高成交率,因为亲朋好友都是认识的,所以产品的质量有保障,买的也放心点。
  毕竟大家都想着,产品质量太差的,你总不好推荐给亲朋好友吧?
  当然,有两种人还是会推荐垃圾产品给亲朋好友,一种是纯粹坑熟人的蛀虫,一种是被产品公司彻底洗脑的大傻子。
  张明也可以理解同学们在朋友圈发微商广告,但是要适度,朋友圈是大家共享心情和生活趣事的地方,大家浏览也是为了图个乐子,你搞微商的强行塞广告进来那肯定是会干扰到别人娱乐的,一条两条还好,频繁地发那谁受得了呢。
  张明一直觉得那种用广告刷屏的同学都很傻,因为很明显,大家其实都会屏蔽他们,到头来他们的朋友圈就只有自己能看到了,跟杀鸡取卵有啥分别。
  张明曾经问过一个同学,就是班长廖桑彩,她天天都在朋友圈刷屏卖她家的猪饲料,配的还是她的美颜自拍图。
  也不知道一个胖妞配猪饲料是不是正合适,反正张明是不会买饲料的,他就问廖桑彩为啥要刷屏。
  廖桑彩回答他说:广告都是要频繁发的呀,我怕有人漏过了没看到呢。
  张明当时就觉得很无语,因为这是一个认知误区:在朋友圈打广告跟在其他媒体渠道打广告是很不同的。
  比如电视广告,面向的受众多而且流动性强,所以才需要反复播放加强覆盖率。
  而私人朋友圈是什么地方?
  小平台小群体。
  几乎随便划几下都能看到前几天的朋友圈消息了,真正喜欢玩朋友圈的怎么会漏过你的广告呢?不喜欢玩的,你就是发再多条都没用,还会损失现有的受众。
  最让张明觉得可气的是,廖桑彩还屏蔽不得,因为她是班长,偶尔会在朋友圈发布一些班里的重要通知。
  所以张明只能天天忍受着这个猪猪女孩发各种自拍加广告,他非常想吐。
  他不是反感胖,丰满类型他是喜欢的,但是像廖桑彩那种一米五身高配150斤体重的,他是真的得用一个凹透镜来看才能捂着良心说是“丰满”。
  那段日子,张明不断地跟自己说:要一视同仁,要厚德载物!
  最终他发现,自己的肚量还载不动。
  廖桑彩每天都发不同的自拍照来配广告,严重污染着他的朋友圈。
  他真想求对方正正经经地发些猪图片上来。
  最可恨的是,还有一些同类型的女生在下面发评论赞美廖桑彩,也就是传说中的商业互吹。
  “桑彩好可爱!”“彩彩,你嘟嘴的样子像极了爱情。”“今天你又是一个精致的猪猪女孩呢!”“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哦,加油!”“你又瘦了。”
  张明实在是受不了,一群坦克在那互吹,看得鸡皮疙瘩都快掉了。
  这类女同学非常神奇,好像是天生就有默契的,廖桑彩发朋友圈了就会去点赞吹捧,这样等她们自己发的时候廖桑彩也能礼貌式地捧回来。
  礼尚往来,挺好的。
  问题是,这群坦克竟把这些互吹式赞美都当真了!
  这也是廖桑彩为什么每天都有动力发不同的自拍,美颜滤镜各种来,磨皮、瘦脸、大眼,网红三板斧一出,P的连爹妈都不认识。
  发着发着,廖桑彩竟然真的以为朋友圈里的那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说白了,女生们沉迷于朋友圈,就像男生们沉迷于RPG网游。
  两个都以为里面的那个是真的自己。
  女生们放下手机就像男生们走出网吧,看到真实的世界后,大家都会感觉有点厌烦。
  张明曾经拿关晓桐的手机看过,他发现,原来顶级美女的朋友圈,是没几个女性同学朋友会去评论她的自拍的,连她的闺蜜都不一定会去,因为女生们都在心里想:切,碧池!又出来炫!
  但是女神的朋友圈也不会冷清,点赞的男生那是一茬加一茬,评论的密密麻麻,哪怕女神没回复过他们,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
  就像买一注免费的双色球一样,只要能得到女神一句评论回复,那一晚都开心地睡不着。
  噜迅说过,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其实很多舔狗根本就没机会舔到最后。
  一个男人,只有舔过、再被伤过,才会真正的成长。
  张明便是如此。
  他也曾热衷地去评论女神的朋友圈,那还是在高一时,对方是班花秦晓晓,毕竟那是全班男生都暗恋过的对象。
  前几个月那次陷害事件,他被秦晓晓给狠狠地伤了心,他就成长了。
  导致后来给高冷学姐李嘉茵发信息,只要对方不回,他都不会再发过去。
  成长是什么,成长就是受的伤够深,知道怕了。
  而男生们的热捧,也就导致了女神会被其他女同学在心里埋汰甚至排挤。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说:她有什么罪过?她唯一的罪过就是太美丽。
  美并不是原罪,妒忌才是。
  高一时,秦晓晓始终没回复过张明,但他最终却是拉黑了忍无可忍的廖桑彩。
  有点搞笑,但也合理。
  他不是圣人,即便是现在入了道的他也远远不是,他还在人世间慢慢地修行着。
  当时屏蔽了廖桑彩后,张明跟同桌黑仔杰说:以后廖桑彩有发班级通知,你再截图发给我。
  反正张明知道,黑仔杰是不会拉黑廖桑彩的,那可是他的菜呢。
  黑仔杰到底是个勇士,还是被下了降头,张明不知道,反正心底是很佩服的。
  夜已深,张明刷的有些困了,但是这时候他看到胖虎的朋友圈,顿时眉头皱了一下。
  “我表妹今晚去金星游乐场,现在还没回家,失联中,求转发,有相关线索的朋友请告知,酬谢。”
  张明记得,胖虎表妹叫琳琳,之前在丁浩南那救过她一次,长的不错,班花级的,可以打6分。
  这大姑娘的怎么还不让家人省心呢?出去玩疯了不回家也不会给家人提前说声,家人以为你失踪了,也许你第二天从闺蜜家里醒来后才发现是手机没电了。
  张明心里这样想着。
  就在这时,手机收到一条久违的短信。
  “乌萨玛情报:请前往南丰岭……”
  张明做了个深呼吸,一场超级大战已经箭在弦上。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千万级身价的存在。
  他的把握并不大!
  先谈判,能谈就谈,谈不过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