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天人感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龙门酒馆

第一百五十五章 龙门酒馆


  晚上十一点钟,张明抵达省城,也就是光州市。
  来到文华北路,这里有家酒吧叫做“一心”。
  自古酒馆多情报,因为汇聚了三教九流,人多口杂,随便坐下来偷听一下都能听到很多有趣的事。
  他还是用的张九龄那个身份,这种成熟的面容用来在社会上打交道是很适合的,至少人家不会看你年轻而去骗你什么。
  他走进一心酒吧,只见客人少的可怜,吧台后的调酒师在无聊地玩手机。
  这个酒吧的位置很偏,而且商品的定价非常高昂,进来消费的基本都是人傻钱多。
  他们老板的营业目的根本也不在这,酒吧只是一个幌子。
  张明走到里面,角落里有两个超大的冰箱,冰箱旁边守着两个壮汉。
  张明亮起灵眼,两个壮汉点点头,然后把冰箱推到一边,后面居然隐藏着一个门,这两个冰箱也是幌子。
  从这个门走进去后,豁然开朗。
  里面热闹多了,客人上百个以上,酒桌几十张,人声鼎沸,和外面的惨淡景象简直是天差地别,一般人也想不到这里面是别有洞天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龙门酒馆。
  这个酒馆只为神仙服务,不对凡人开放,所以进来前都要亮一下灵眼表示自己神仙的身份。
  张明走进来后,也没什么人关注,大家继续各喝各的。
  对于张明来说,这一切都很新鲜,他还从没试过和这么多神仙呆在一个小地方。
  幸好系统那个预警功能还在冷却中,不然现在可能就要浪费一次机会。
  张明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举目四望,竖起耳朵听着。
  呆了一会,他并没能听到有关乌萨玛的消息,仙界一些有趣的事倒确实听到不少,有一些是天梯论坛里都看不到的。
  因为有些神仙是老古董,还不是很习惯用现代科技,上网打发时间对他们来说,还不如去酒馆里和老朋友喝两杯闲聊。
  虽然张明没能听到乌萨玛的消息,倒是听到了不少有关“楼兰公园”的消息。
  因为楼兰公园在下个月就会开启,而且这次的开启入口就在光东省,所以本省的神仙们对这事都挺有兴趣的。
  当然,他们很多人并没有公园门票,也只能聊几句过过瘾。
  有些人可能以前下去过,所以会吹嘘一下自己当年的事迹,比如自己在里面干了多么牛逼的事,去了多么厉害的仙人洞府,捡了多大的宝物。
  等搞定了乌萨玛之后,张明才能集中精力去准备“逛公园”的事,现在不急。
  他坐了一会,看到旁边有个白白的胖子,就是一话痨男,抓着陌生人谈天论地,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看那白胖子上厕所时正好路过自己这张台,张明用手拦了他一下,笑道:“哥们,请你喝一杯,咨询一个人的消息如何?”
  白胖子三十来岁,穿着休闲运动服,表情有些玩世不恭。
  “哥们,怎么说?”白胖子立刻坐了下来,难得有人认可了自己的“万事通”能力,那肯定得蹭杯酒喝了。而且他看张明穿的不错,肯定不会差酒钱的,只要聊对头了那就可以一直续杯。
  张明打了个响指:“服务员,来两杯龙舌兰,加盐不加柠檬。”
  酒来了,白胖子先不动那酒,而是追问:“你想打听谁的消息?无功不受禄。”
  张明压低声音:“乌萨玛。”
  白胖子愣了一下:“谁?”
  张明只能说明白点:“三国公会白面具,代号13。”
  白胖子脸色微变,眼光瞟向周围,然后道:“算了,这杯酒我无福消受,即便我知道也不敢乱说。”
  说完他就起身走了。
  祸从口出的道理,白胖子还是懂的,他虽然是话痨,但是有些禁忌他从不敢去乱嚼舌头,活的是比谁都小心。
  张明看着白胖子被吓得走了,他深深吐出一口气,看来三国公会比自己想像中还要牛逼啊,都到了人们谈虎色变的境界了!
  “那胖子平时就吹下假料来搏人喝彩,胆子又小,所以千万不要指望他给你什么料。”一个穿着性感的美女走过来,大胆地坐到了张明的对面。
  “噢?”张明笑了笑,从上到下打量着对方。
  女人二十几岁,长的挺漂亮,成熟妩媚,穿着一条丝质的红色低胸连衣裙,她身材极好,前凸后翘,看起来诱人至极。
  “帅哥,约吗?”红裙女郎坐下来后才问道,不断地给张明抛媚眼。
  张明愣了一下,这是不是太直接了点,有点措手不及呀。
  夜场除了专门请的陪酒妹是美女外,就连来消费的妹子都有很多漂亮的,不管是凡人的酒吧还是神仙的酒馆都一样。
  张明以前兼职过夜场服务生,所以他知道不少料。
  玩夜场的妹子有个优点,她们放的开。
  玩夜场的妹子有个缺点,她们套路深。
  所以一个真正的夜场猎手,就要懂得分辨。
  放的开的夜场妹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是钓鱼玩,这种主要是找帅哥和有钱人的。
  第二种是情场失意的,失意就想堕落,堕落那就随便玩了,男的丑一点也无所谓。
  第三种是堕落成习惯的,对身体已经毫无爱惜之心,只想用疯狂的行为去逃避现实,就是垃圾男她们都不介意,但是染病几率也大。
  套路深的夜场妹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是酒托。
  第二种是仙人跳。
  张明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红裙女郎是哪种,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即便在美女玩家众多的夜场中,红裙女郎的姿色也是非常稀罕的。
  她美的非常特殊!
  她的脸蛋在张明心里只是刚好达到了美女的及格线——6分,并不足以骄傲。
  但她的身材简直是完美的!
  肌肤白里透红,像是熟透了的蜜桃。
  丰满,但是全身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这个女人看起来就像是能捏出水一样,让人看了都口干舌燥。
  无论在哪个酒吧,这必是最火的妞,每个男人都会眼勾勾地盯着流口水。
  看到她的性感和火辣,张明想起自己曾经的老板娘江舒影了。
  当然,江舒影的脸是9分的,那是一个同时拥有女神级脸蛋和尤物级身材的BUG女人。
  也正因为见识过老板娘的性感诱惑,所以张明现在是比较淡定的。
  “你不会给我整个仙人跳吧?”张明摊了摊手:“我没有钱,仙人跳能赊账的不?”
  红裙女郎捂嘴轻笑:“你真幽默。”
  “我真没钱,你看我连车钥匙都没。”张明又道,他决定回去就上淘宝买个假的车钥匙,以后过来酒馆直接就扔在台面上装一把。
  “我喜欢你的实诚。”红裙女郎把自己的车钥匙扔出来:“只要你喜欢,你随时可以开我的。”
  张明看了一眼,唔?法拉利,不错呀!
  红裙女郎站起来,走到张明的这边贴着他坐了下来,这是卡座,坐两个人是没问题的。
  烈焰红唇,香气撩人。
  张明脸都红了,心道,我靠,要受不了啦!
  其他台子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挺羡慕的,这个红裙女郎这么漂亮,还主动出击,真是难得。
  “你叫什么名字?”红裙女郎在张明的耳边吹着香风。
  “张九龄,给面子的都叫声张叔。”
  “你就比我大两三岁而已,张哥……”这时,红裙女郎的手伸过来,想抚摸张明的胸膛。
  张明的衣领下是有潘多拉钥匙的,他当然不敢给对方摸,所以赶紧站起来,坐到对方之前坐的位置,保持了距离。
  “请你喝这杯酒没问题,但是,叔不约!叔是来办正经事的!”他礼貌地拒绝了。
  红裙女郎被拒绝后,表情有些诧异,眼里渐渐露出了一丝好奇和欣赏来,哟呵,这家伙咋回事呢?别人遇到这等美事怕是开心的都找不着北了吧,你是定力真强还是身体有毛病呢?
  “哥,别这样,来酒馆,这不就是正经事嘛。我可喜欢你这种成熟又假正经的男人了!难道是我还不够诱惑吗?”红裙女郎娇嗔道,她心想,我就不信你真的不动心!
  她确实是小看了张明。
  张明心里冷冷一笑,我可不吃美人计,因为我接触过太多美女了,校花学妹关晓桐和校花学姐李嘉茵,哪个不是顶级绝色,没有10分都有9分了。
  如果说两个校花不够你那么成熟性感,那我还接触过老板娘江舒影,论性感身材可不输你这小狐狸精,脸蛋更是要压你一头!
  如果说老板娘的回忆有点久远了,那往近点看我还有邻居林智玲。
  林阿姨那也是漂亮又成熟,跟老板娘一样胜你一筹,林阿姨无非就是保守了些。
  但我就是尊敬人家这种保守的。
  守身如玉的良家,岂是你这种喜欢蒲吧的浪货能比的?
  竟对叔用美人计,不自量力!还以为叔没发现?
  图样图森破!
  “省省吧你。”张明知道自己现在这个外貌是不错,有一种成熟儒雅的魅力,去那些凡人的酒吧确实能招蜂引蝶,一些经常出来蒲的浪荡货一定会主动贴上来求约。
  但他现在是在龙门酒馆,这可不是凡人酒吧,红裙女郎这么热情必然不止是为了“色”,凡人是饱暖思**,但神仙不是。
  因为张明足够头脑冷静,所以他看了一会,已经敏锐地察觉到这个性感女郎只是看起来含苞欲放,其实眼神一直都很平静,此女绝对不简单!
  张明端起龙舌兰先一饮而尽:“美女,别卖弄风骚了,叔现在处于创业的年龄,没时间搞对象,你如果有事赶紧说,没事就喝完这杯酒然后各走各的。”
  红裙女郎捂嘴轻笑,这个臭男人还挺有趣的,面对老娘还这么冷静,难不成是GAY。
  她坐直了身体,态度也不再轻佻了,一本正经地问:“说吧,你为什么要找白面具13?”
  张明定睛看了她一眼,旋即把头伸过去,在她耳边低声道:“有仇!”
  红裙女郎深深地看了张明一眼。
  张明问:“你到底有没有料爆给我啊?赶紧说,叔的酒都被你喝了,别耍赖皮啊。”
  “我要是知道她在哪,肯定告诉你了,但是我没有。”红裙女郎笑了笑:“你去找掌柜吧,他肯定有情报。”
  “切!”张明挥了挥手,无趣地走了,心想,你这废话嘛!我不就是想着跟你们这群客人白嫖一点情报吗?
  他本意是想着,如果能从客人那里打听到消息,就不用去找掌柜了。
  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他拿出锦囊,走向吧台。
  红裙女郎坐在原位,端着龙舌兰慢慢地喝着,看着张明的背影,她脸上的妩媚风骚之态全部消失,变成了非常冷淡的表情,把旁边那些想上来搭讪的男人都吓了回去,那些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这女人现在的眼神后会心中一震。
  那眼神不再是妩媚,而是睥睨、威严!
  许久,红裙女郎又露出了一个有点心机的笑容,嘀咕道:“臭男人,老娘连美人计都用了,你居然不中招,那就饶你一次吧。反正还有那么多把潘多拉钥匙在外面流传,老娘也懒的理了。”
  “掌柜,我要买情报。”张明走到吧台,按了一下台面上的黑色铃铛。
  掌柜是个老头子,他正拿着烟枪,躺在老爷椅上打盹。
  听到铃响,他站起来向张明挥挥手,带他到了后面的一个休息室去。
  走进休息室,掌柜扔出一个结界,彻底隔绝了外面的声音,也保证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不被听到。
  “说出你的诉求。”烟枪老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想知道乌萨玛最近在哪里,乌萨玛是三国公会白面具,代号13。”张明道。
  老头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波动,跟之前那个白胖子完全不同,明显人家这个掌柜大风大浪见得多了。
  “行,知道交易规矩吧?”老头问。
  老头拿出一个平板电脑,上面列了很多情报任务,他对张明说:“你挑一个任务完成。”
  龙门酒馆,是一个很聪明的情报组织,他们既卖情报,也买情报,所以获取情报的能力非常厉害。
  谁想向他们打听情报,要么付出一些他们正需要的宝物,要么就去替他们收集某个情报。他们要的情报,无疑就是另一个顾客需要的。
  这有点像是个互助平台。
  张明看了看,这些情报任务有点难做,他现在来不及了,所以只能掏出那枚高鲁给的金锭递给对方:“我这还有一次机会。”
  老头接过金锭,检验了下,确实是他们特制的金锭。
  金锭是这样来的:你卖了情报给龙门酒馆后,酒馆会还你一个情报,如果你暂时不需要情报,那就先给你一枚金锭当信物,以后有需要了再来换情报。
  “没问题,你留个手机号我,这几天有消息了会通知你。”老头说完后,叼着烟枪就回到躺椅上打盹了,非常潇洒的一个老头。
  “好的。”
  张明休息室出来后,正要离开龙门酒馆,那个红裙女郎也悄悄起身,跟在他后面走出去。
  从“求约pao”变成了“痴女尾随”?
  该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吧?
  真的不是美人计?
  张明感觉头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