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许你韶光不负 > 第二百零六章 情敌通话,孰高孰低

第二百零六章 情敌通话,孰高孰低


  莫淮忆缓缓道:“莫瑟自杀了,和她妈妈一起。”
  宁锦和手指微动。
  莫瑟话不多,而且很懦弱,他们两个也没什么交集,可那总归是她的妹妹,她也是一个生在莫家的可怜人。
  更何况,他们的名字,还是“锦瑟”。
  她沉默着垂眸,又抬起来看莫淮忆。
  “莫筝。”他笑了下:“她很厉害,都快能和暗卫之主一争高下了,改天安排你们见见。”
  宁锦和轻笑:“是吗?那是挺厉害的。”
  笑得不怎么认真。
  夸得也不怎么走心。
  “今天下午有人和我打电话了,找你的。”
  宁锦和放在下边的手微顿,看不出什么异样:“还有人找我,看来是没白混。”
  莫淮忆打着哑谜:“不想知道是谁么?”
  宁锦和心里有几个答案,可又不想问他,“我问了你就说么?”
  他直接吐出来:“苏榭昭。”
  她没再接话。
  “忘了,失去心爱的人是不是很难受?”他问的很淡定,也没有嘲讽的感觉,可也没有同情的意思。
  宁锦和表情有点绷不住,可也忍住了,影后的名声也不是白来的,笑着回过去:“难受是挺难受的,可不还得这么活着么。”
  “如果有机会能让他活过来,你会怎么样?”
  不惜一切代价。
  她想。
  然而她垂眸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哥哥,你说的这个假设不成立我要怎么回答?我们可不是小孩子。”
  莫淮忆手指点了点太阳穴:“想回去吗?”
  “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
  高手过招,谁都摸不清谁。
  而莫淮忆是完全放开了说,永远一副笑得温柔的样子;宁锦和则是怀柔政策,真真假假,谁知道两人是哪句真哪句假。
  “当然有意义,你想回去我便让你回去。”他“嗯”了声,拖长了尾音:“你猜我今天怎么回复苏榭昭的?”
  宁锦和看他。
  “不猜?”他妥协一样,还有一股放纵的意味:“那我告诉你,我说,‘我问问她愿不愿意回去’。”
  “所以,你是不是得回答这个问题了?”
  宁锦和心下微沉,他这样说的意思就是她自愿回来的,苏榭昭就算再有疑问也不能说什么了。
  可现在莫淮忆的说法又让她摸不清头脑,他这番周折,到底是在做什么。
  不敢轻易回答,她反问回去:“既然我想回去便回去,那你今天让我回来是什么意思?”
  莫淮忆表情略苦恼:“我以为妹妹是想我了才回来的。”
  草…
  宁锦和忍不住想爆粗口。
  这是个人吧?
  怎么能一本正经又面不改色的胡诌的。
  她被哽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想和他争辩对上他笑眯眯的眼神又懒得出口。
  毫无意义。
  她抬头也不笑了:“我想回去。”
  “呵呵…”莫淮忆一脸受伤:“你这样说让我好伤心。”
  就知道不该抱有什么希望。
  宁锦和又恢复了笑容,却带了点儿嘲讽的意味。
  顿了几秒,莫淮忆又紧接着道:“过几天让你回去。”
  宁锦和抬眼,心里有点不可置信,接着又是茫然和迷惑。
  他想做什么。
  莫淮忆突然站起了身:“妹妹好好休息,晚安哦。”
  她却没有给面子的回复什么,莫淮忆也不在意,走了出去。
  之后。
  苏榭昭收到了莫淮忆的答复——
  [她不愿意回去。]
  六个字,苏榭昭是怎么也不相信,他再打电话回去,已经是无法接通了。
  他性子急,也忍不住,都想带人去莫家堵了,可后来又忍住了。
  自己充其量就是个小叔子,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他有什么资格去人家家要人。
  如果他哥在就好了。
  他有点烦,给谢祉瑜打电话:“莫淮忆说她不愿意回来,三哥,这说法你信么?反正我是不信。”
  “我今天还问他为什么联系不上宁锦和,听他那意思还是宁锦和自己不愿意和我们联系,那我就纳闷了,这一听,不就是他睁眼说瞎话么。”
  谢祉瑜不太想让林韶九知道这事,在她询问的视线中摇了摇头,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头,又一手按着听筒,低声道:“先去洗澡?”
  林韶九听话的点头。
  等她走了,谢祉瑜才回他:“我让Dark的人去看看。”
  “等等…看看也没什么用啊…”苏榭昭愁得很:“莫淮忆什么意思也搞不清楚,他会对宁锦和做什么也不知道,我们谁也没有这个资格过去把人强势带出来。”
  “愿不愿意这事我也不想了,可我就怕,万一她出了什么意外…”苏榭昭不敢想,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他哥。
  “三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能给我支个招么?”
  谢祉瑜盯着浴室的门看,也不知道想的什么。
  他突然来了句:“我不是什么好人。”
  苏榭昭不明白:“这…你这时候怎么会突然说这啊,而且我还听不太懂,我也没觉得你是个坏人啊。”
  谢祉瑜垂了垂眸子。
  苏榭昭只听他的呼吸声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有点怪怪的:“三哥…我可能把你想得太神了,总是有什么事就找你,觉得你一定能解决,可也忘了你也是个人,不是什么神,我自己怎么都想不出结果,这么问你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谢祉瑜也没开口说什么。
  浴室门响了,他道:“先挂了。”
  苏榭昭有点愣,可也接受的快:“嗯。”
  林韶九头上裹着毛巾,走近看他:“出什么事了吗?”
  谢祉瑜伸手给她擦了擦头发,没说话牵着她往沙发上走,然后拿起吹风机:“我给你吹吹头发。”
  她点头。
  谢祉瑜手指穿过她乌黑的头发,柔顺的感觉像在给他的手指按摩,一根根地滑过去。
  他盯着她头顶的悬看,连悬的弧度也是有可爱又漂亮。
  他的韶韶像星星一样在天上闪,他又从心里觉得,她是最亮的那一颗,可他又矛盾的不想她那么亮,因为大家都会注意到。
  他宁愿她像大多数的星星一样,平凡又闪光,谁也不会特别注意,除了他。
  他又想,如果韶韶没有这么好就好了。
  这样她就会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他放在她头上的手蓦然忘了动作,如果韶韶没有那么好,他喜欢的也就不是那个她了。
  他突然郁闷极了。
  吹干了头发,他就这站在她身后的姿势矮身叫她:“韶韶。”
  林韶九坐着,扬起头来看他:“怎么了?”
  这个姿势,看起来谢祉瑜的脸也是反着的,她却莫名觉得很有意思,盯着他笑起来。
  谢祉瑜看她笑,真的像星星一样,闪到他的心里边。
  心思微动,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眉心,又伸开手掌盖住她的眼睛,附身吻了上去。
  一个反向的吻。
  却让两人感受到了初吻的悸动。
  她的手指微微蜷起,摩擦着沙发的表面,指尖轻轻一下下地滑动着。
  他轻轻含了一会儿,就退开了,怕她仰着头不舒服。
  “喜欢吗?”
  林韶九不愿意把头低下去,觉得这样看他也十分的好看,眼里映了点头顶的光,被他挡住了一部分。
  “喜欢什么?”
  “我亲你。”
  怎么就问的这么直接。
  林韶九刻意和他打趣:“不喜欢。”
  谢祉瑜伸手抬了抬她的下巴,眼里有点威胁:“那谁亲你你会喜欢?”
  他极少会露出这样危险的表情,林韶九却觉得新鲜,她笑着抬手抓住他的手拉下来,身体转了个身跪在沙发上,抬头看他。
  “我喜欢…”她拐了个弯:“我亲你。”
  谢祉瑜一顿,又笑起来,俯着身子:“这不一样吗?”
  她摇头:“不一样。”
  又认真道:“你别动。”
  谢祉瑜被她认真的样子唬住了,真的没有动。
  林韶九捏住他的下巴凑过去,含住他的唇瓣。
  意识到她想做什么,谢祉瑜喉结滚动了下,克制住自己没有伸手拉过她,任她动作。
  她学他以前吻她的样子,一步步试探,虽然还是青涩,磕磕绊绊的,他却觉得这种青涩最为撩人。
  撩得他心里难受。
  退开时难得的他唇瓣很红,脸也不自然上了色。
  真的很像一个勾人的妖精。
  她掩耳盗铃般捂住他的嘴,面容有点尴尬:“我下次注意点儿。”
  “没关系。”他就着这个姿势吻了下她的手心:“以后多练习就好了,我知道韶韶很聪明,一教就会。”
  林韶九有点害羞又有点开心,不知道是被夸了还是其他的。
  谢祉瑜见她这幅模样,脑子里一直绷着的弦突然就松了,他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开口:“韶韶,知道我刚刚和榭昭说了什么吗?”
  她摇头。
  “宁锦和回家了。”
  林韶九讶异:“莫家吗?”
  “嗯。”
  “可是…锦和不是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吗?她怎么会回去?”她瞬间反应过来:“她是被强迫的!”
  他的韶韶如果不这么聪明就好了,他本想只说这件事而已。
  这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他一边郁闷一边又感叹:“嗯。”
  林韶九立刻皱起了眉:“那怎么办?她会有危险吗?还能出来吗?”
  三个问题抛出来,谢祉瑜就好想刚刚和苏榭昭打电话时候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她目前不会有危险,也许还能出来。”
  都是不确定的答案。
  林韶九看他表情不太好,摸了摸他的眼睛:“没事,没事的。”
  他微愣,不明白怎么她突然安慰起了自己。
  又听到她说:“本来这些事就和你没什么关系的,榭昭是觉得他哥哥的原因才关心的吧,他没办法就找你,可是你也不是万能的。”
  “你不要把什么问题都加在自己身上,你也会累的。”
  谢祉瑜心里一瞬软了下来。
  “我也很担心她,可是担心也毫无用处。”她分析着:“那本来就是她的家,就算要报警也是不成立的,而且莫家不同于一般家庭,一定不能一般解决的。”
  “锦和这么多年没有回去,突然回去对莫家其实也没什么大的用处,我想她应该没事的,但如果有办法还是想让她出来。”
  林韶九的分析在谢祉瑜耳里完全正确,和他想的也没什么不同,唯一的差别大概是,他似乎能明白喊宁锦和回去是为了什么。
  可他又不愿意验证这个似乎。
  凌晨一点钟。
  林韶九沉沉睡去。
  谢祉瑜站在窗前拨通了莫淮忆的电话,对面如他所料,接的很快。
  他言简意赅:“条件。”
  莫淮忆轻笑:“我说了你就会答应么?我说让你把她给我,你同意吗?”
  “你在做梦。”谢祉瑜眸子沉的可怕,融进窗外的夜色中,黑沉黑沉的,浓得连月色也化不开。
  莫淮忆笑意消失,同样看着外边的天:“那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这次换谢祉瑜笑了:“我不在乎什么莫锦,所以你也别指望她会有什么用。”
  “不过,若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Dark的人照样会踩着莫家人过去把她找出来。”
  他也笑:“这是威胁吗?”
  “你觉得是就是。”
  “呵…”莫淮忆回复他:“可我也没打算她能有什么用,她是我妹妹,我会对她做什么。”
  谢祉瑜被这句妹妹听得心里好笑,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给他。
  他嘲讽一样对他说:“韶韶根本就不认识你。”
  莫淮忆似乎是被戳中了某个点,只不过掩饰的很好,声调也没什么变化:“她不是不认识,只是忘了而已,她会想起来的。”
  “不是白天为什么要做梦?”
  “是不是白日梦还未可知呢。”
  莫淮忆下战书般开口:“我认识她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
  谢祉瑜听完就笑了。
  我认识她的时候,你都还没投胎呢。
  但这话他不会说,只是笑声传进了莫淮忆的耳朵里,明显就是嘲讽的笑。
  莫淮忆本来就没打算从谢祉瑜这里下手。
  不知道谁先挂断的电话,挂了电话的两人心情都不怎么好。
  谢祉瑜倒也不是被他影响了,就是理不清莫淮忆这么强大的自信心到底哪来的。
  他哪来的信心觉得韶韶一定会跟他走。
  回房间看到林韶九安静的睡颜,他轻声嗤了句:“该不会有什么妄想症,真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