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山河警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公文包里的白色粉末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公文包里的白色粉末

()因为这个点车多,所以交警执勤的也不少,万覃正指挥交通呢,就听见了赵谦福那歇斯底里的吼叫:“拦住他!他抢我包!拦住他啊!你这个抢劫犯,你给我站住!老子要宰了你!”
  
  一听这话,万覃立马转过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正巧那抢劫犯想要过马路,正冲着他这个方向跑过来,万覃立马朝着那个抢劫犯迎了上去!
  
  那个抢劫犯一看有交警过来立马就慌了,万覃却出手迅速,直接冲上去把那抢劫犯扑倒在地。
  
  抢劫犯被这一扑,整个人一晃,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手里抢来的公文包没拿住,直接扔在了地上,这一扔里面的东西都调了出来……
  
  秦山海此时正闲着没事看着以前案子的卷宗出神,解决了之前那个案子之后,这段时间他们就闲了下来。
  
  杜文斌平常没事就看看报纸,秦山海则总是拿着卷宗看个没完。
  
  杜文斌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看时间应该快到下班的时候了,他就打算收拾收东西一会好回家。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到了重案组,接电话的人是冯哲,他刚刚也哈欠连天的,毕竟最近很闲,手里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
  
  可听到这个电话之后,冯哲那懒散的表情立马就变得凝重起来:“你说什么?毒品?汇阳路是吧!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重案组所有成员的表情都凝重了起来,冯哲皱紧了眉头说道:“刚刚是交警打的电话,他说他刚刚发现了数量不少的疑似海.洛因的东西,让我们过去看看。”
  
  一听这话,蒋羌立马就站起来了,对于毒品这两个字,他们整个重案组都十分重视,毕竟这玩意能毁掉不少人的。
  
  “山海!你跟我去!还有老杨!你也去,冯哲你先留下,要是有事我就跟你直接打电话,你到时候处理。”
  
  着急忙慌的说完这些话之后,蒋羌抓起披在椅子外套,理了理头发便带着他们离开了县局,汇阳路此时一团乱,不少看热闹的人,把中间的四五个人围在了中间。
  
  不少交警都出勤打算把这些看热闹的人驱赶开,让交通正常行驶,不过看热闹的人大多数是一些老头老太太还有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平常闲的很!
  
  如今有热闹看更是赶都赶不走,他们交警也不能采取强制手段,一时之间汇阳路这边有点交通拥堵。
  
  秦山海他们赶过去之后,就看见不少交警苦口婆心的在劝说居民们赶紧离去,但是很少有人愿意走开的。
  
  除了交警和汽车鸣笛的声音,秦山海隔着一段距离还听见了一个男人歇斯底里的吼叫,中间还夹杂着一些脏话!
  
  “你t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什么毒品不毒品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在我包里的我都不知道!这公文包我平常都不装东西的!”
  
  秦山海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皱起眉头,他平常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这种好赖不听的家伙,虽然还没见到这人长什么样,单听这个语气就知道,肯定不是好相与的主儿。
  
  秦山海与蒋羌他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拨开人群,进入了事发的圈子,入眼便是几个交警正和一个穿着很洋气的男子说着什么,地上坐着一个双眼无神被人用衣服绑住双手的人。
  
  秦山海皱了皱眉头,拿出了自己的证件之后,简单的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这个名叫赵谦福的人被地上这个被绑住双手叫赵元的抢劫犯抢了包。
  
  可是在抓捕赵元的过程中,这个公文包不小心掉到了地上,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散落在地上,其中就包括了散落在地上的白色粉末。
  
  这些白色的粉末被包装在一个密封的袋子里,看上去很像是海.洛因,所以交警万覃就立马报了警,不过这个公文包的主人赵谦福却死活不承认这包里的白色粉末就是他的。
  
  秦山海听完了整件事之后,他皱紧了眉头看着地上散落的白色粉末,他们现在已经开始打扫这些东西了,准备带回去做检验。
  
  这些白色的粉末本来装在一个密封袋里,可是密封袋在甩出来之后就已经破开一道口子,所以不仅地上散落了白色的粉末,连赵谦福的公文包里也都是这些白色的粉末。
  
  赵谦福一脸气愤的在哪儿手舞足蹈的解释:“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的!”
  
  秦山海走到赵谦福的身边声音严肃的说道:“你说这个白色粉末不是你的,那公文包是你的吧?”
  
  赵谦福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一脸急切的摇了摇头:“这公文包的确是我的!但是我平常什么都不装!就是充门面……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到我包里的!什么玩意我根本不知道!”
  
  秦山海点了点头,冲着蒋羌使了一个眼色。
  
  蒋羌缓缓来到了赵谦福的身边。
  
  “你先不要急,这些事情我们肯定会调查的清清楚楚,不过在此之前你要跟我们回县局接受调查。”说完这句话之后,秦山海与蒋羌还有杨春茂三人呈三角形,直接控制住了这个年轻人。
  
  摊坐在地上的抢劫犯早就被铐上了,正好一起带回县局,回到县局之后,抢劫犯赵元被关进了暂时关押室,赵谦福则先让他坐在办公室旁边的长椅上,毕竟现在还没鉴定出来那东西是不是毒品。
  
  不过赵谦福一直说那白色粉末他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都不知道出现在自己的公文包里。
  
  刚刚秦山海他们把地上的那些白色粉末都收集了起来,重量大约在半斤左右,不算多也不算少了。
  
  “赵先生你去做一下尿检吧。”冯哲那边已经让人都准备好了,虽然这小子一直口口声声说那些白.粉不是他的,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赵谦福一听直接就急了:“尿检?什么尿检?老子又没病!你们凭什么让我做尿检啊!你算个什么东西,就来指挥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冯哲皱了皱眉头,他虽然心里气的想要骂娘,但这种时候他绝对不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耐心道:“赵先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要配合警方的调查,你这
  
  么大的地位,就不要为难我们民警了,我们只不过是按照规矩办事。”
  
  赵谦福气的脸色涨红,指着冯哲的鼻子破口大骂:“你算个什么东西!规则算个什么!我告诉你们!我现在就要找律师来告你们!你们这是侵犯人身自由!”
  
  秦山海早在一边听不下去了,他一手拉过冯哲,自己站在赵谦福的面前:“赵先生,我们不管你要不要请律师,我们现在只是依法办案,你要是有什么疑义,我们随时接受监督,我现在依法对你进行警告,如果你不配合,我将依法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赵谦福听完这些话之后表情逐渐狰狞起来,指着秦山海的手指渐渐握成了拳头:“很好!你胆子很大!我给我等着!”
  
  说实话,现在的秦山海根本不在意这些威胁,他淡然道:“赵先生,虽然您一直在说自己是冤枉的,但是我们是公安机构,不能听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您去尿检,恰恰是证明你清白的方式。”
  
  听完这句话,赵谦福的表情好看了一些,他冷哼一声,仰着脖子用鼻孔对着秦山海:“好!老子就给你们证明一下老子的清白!”
  
  说完之后,赵谦福冲着冯哲瞪了一眼:“走吧!去那个什么尿检!”
  
  冯哲轻吐出一口气,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跟赵谦福再多说一句话,可他现在是履行职责的时候,只能带着赵谦福去尿检了。
  
  打发完赵谦福去尿检,秦山海便把赵元带到了审讯室,现在早就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他刚刚已经打电话让人给家里捎信,今天是不能回家了,打算在县局凑活一晚上。
  
  看情况,今天的事情不少,加班到明天都是很有可能的。
  
  赵元被带到审讯室的时候,神色已经从刚刚的呆泄变成了恐惧,看着秦山海坐在他的对面,赵元艰难的眼了一口口水。
  
  “赵元……你今年才十九岁,不上学去干点别的不行吗?为什么要抢劫?”秦山海皱紧眉头面色严肃的说道。
  
  赵元嘴角颤动了一下,头都不敢抬起来,目光更是不敢直视秦山海,他过了好半天之后才缓缓张口,嗓子有些嘶哑的说道:“我……没钱,穷,所以去抢劫。”
  
  秦山海轻哼一声:“穷不是你抢劫的理由,你年纪轻轻四肢健,怎么赚钱不行啊?养活自己肯定没问题吧,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住在哪儿?把你的情况先跟我们说一下吧。”
  
  赵元胆怯的缩了缩脖子:“我……我……你们能不通知我姐姐吗?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我求求你们了,你们把我关起来没什么,但是……不要让这件事让我姐姐知道。”
  
  秦山海摇了摇头,这件事必须要通知家人的,摇头道:“按照规定,这件事我们肯定要通知你的家人,不然你进去连给你送被褥的人都没有。”
  
  听完秦山海这句话之后,赵元像是被抽掉所有的力气,他吸了吸鼻子,一脸颓丧的开口:“我家住在清潭小区,我家人就剩下一个姐姐了,我没爸,从小就没,我妈在一年之前被水泥袋给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