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山河警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抢劫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抢劫

说完这一切之后,周月圆长舒了一口气:“我真的不想连累他,要不是因为我的话,他现在还无忧无虑的读着书。”
  
  秦山海点了点头,倘若没有这个姑娘的出现,吴强的生活也不会受到那么多影响。
  
  看着周月圆满脸的漠然,秦山海开口道:“所以,你因为心里的怨恨,就把周强的尸体,放入了本来周强准备放张大年尸体的大冰箱?”
  
  周月圆先是冷笑一声,然后露出了看起来很天真无邪的笑容,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做法。她说道:“是!我就是想这么着,我就是要周强自作自受!我要他生不如死!其实第一开始的时候,我是真的吓坏了,最后就想着一定要杀死他!不然一辈子不能安生,可是现在看来……当初我还是太心软了,我不应该就这样直接杀死他!应该挑断他的手筋脚筋,然后扔进冰箱里,活活冻死他!让他意识清醒的感受死亡!这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秦山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些话真够残忍的,这种偏执的想法,和一个人的家庭和教育也有莫大关系,周月圆从小就没有家庭,心理上出问题也得不到正常的疏导。
  
  可秦山海却也能理解她的心情,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冒出来一句话,既然不能感同身受,就不要劝人大度,也不要站在制高点批判别人,所以对此未置可否。
  
  宣泄完自己的情绪之后,周月圆突然抬起头来,她满是血丝的双眼,恳切的望着秦山海:“这都是因为我!是我让他杀的人!我求求你!能不能放了他!我是主谋,他只是……只是为了帮助我!”
  
  秦山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想的太天真了,作为警察,我们职责是查明真相,所以……我帮不了你,而且从法律的角度看,你的这种说法并不成立,法律并不会对任何人网开一面。”
  
  听到这句话之后,周月圆显得非常沮丧,脸上的肌肉不断颤动,双眼之中也再一次涌上一层雾气,她真的感到了绝望。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做下的事情而负责……我希望……”
  
  “负责什么!怎么负责?我抵命还不行?你们能不能讲点人性!?秦山海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周月圆扯着嗓子打断了。
  
  此时的周月圆真的有些歇斯底里:“我真是不明白了!他囚禁我!打我!让我生不如死!难道我就不能反抗吗?我杀了他!难道我就有错吗?法律不是也有自卫吗?他要杀人,我们自卫不行吗?不行吗?!”
  
  秦山海皱了皱眉头:“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你当然可以反抗,但是你不能这么反抗……你太极端了,你听说过,自卫到把人分尸冷冻起来?”
  
  周月圆冷哼一声,缓缓闭上眼睛,眼泪再一次从眼角划过:“报警?然后呢!你们……你们杀了他吗?这个神经病本就是个疯子!就算你们判他几年牢,他出来是不会放过我的!”
  
  听到这些,秦山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本想再说些什么,审讯室的门却被敲响了。
  
  秦山海站起身,打开门之后发现敲门的是冯哲。
  
  冯哲把秦山海拉出审讯室,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张大年那边已经说完了,这是我整理出来的,周月圆这边情况怎么样?”冯哲一边把他整理出来的供词递给秦山海,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秦山海拿过来之后,大概的浏览了一下重点,张大年说的与周月圆说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再一次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件事之后的处理比较顺利,毕竟两个人都很配合,这两天就准备移交。
  
  唯一的插曲就是周月圆刑拘期间,吴峰华找到秦山海想要见一见她,案子了结,对家属就不需要保密,秦山海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吴峰华说了一遍。
  
  吴峰华了结之后,被惊得愣在当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或许是因为他年纪小,经历的事情也少,他理解不了自己父亲,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后来吴峰华哭着离开了县局,他并没有去见周月圆,走之前说了句:“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恨谁了,我一个好好的家变成这样,我真的……很难受!一开始我怨恨我爸,可是后来我怨恨不起来了,然后我就恨死了周月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可是现在……算了……我……哎。”
  
  听完吴峰华的话,秦山海心中再一次涌上了一股心酸,真的很无奈,可除了无奈又能如何呢?
  
  这件事折腾完之后,两个月的学习期也就要到了,蒋羌在会上极力挽留秦山海,并且表示可以让秦山海留在县局。
  
  不过秦山海感谢之余直言了自己的态度,杜文斌是满心的想要留下来,不过一听好伙伴不愿意留,他也动摇了,他一直想跟秦山海搭班,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用太动脑子。
  
  最后蒋羌见秦山海实在是有点犹豫不决,心中又不想放人,于是便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向局领导申请延长学习期,让这两位可以继续在县局呆上两个月,对于这个决定,秦山海觉得还行,毕竟他现在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一时之间还不能下决定。
  
  估摸着再过两个月的时间,应该就能考虑清楚自己的去留,对于这件事最开心的人莫过于杜文斌了。
  
  家里的亲戚听说杜文斌现在在县局上班,对杜文斌的夸奖就没断过,甚至有不少亲戚介绍了村子里女孩子给杜文斌,不过却都被他一口拒绝了。
  
  秦山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感觉好气又好笑,他知道杜文斌现在是一门心思想要跟城里的姑娘结婚,村里的姑娘人家根本看不上。
  
  李映雪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挺高兴的,并且表示会支持秦山海的所有决定。
  
  不过李映雪最后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意见,那就是希望秦山海能一直留在县局里,因为她住在县里,老是往古河镇跑太麻烦。
  
  汇阳路在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刻,因为正是下班的点,路上跑着小摩托私家车,还有大三轮,而且汇阳路是县中心,不少商场都设立在这条路上。
  
  放眼望去还能看见一些价格不菲的私家车。
  
  这个年
  
  代,能开上高级轿车的非富即贵,即便很多生意人买得起轿车,加油保养养路费之类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而赵谦福显然不在乎这些小钱,他开着妈妈刚给他买来的进口车,正意气风发的准备和朋友去夜总会玩。
  
  可是车刚开出去没多久,他就发现车胎扎了,这让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赵谦福更是怒气上涌,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
  
  他骂骂咧咧的从车上下来,还不忘拿着自己用来装文化人的公文包,玩肯定还是要玩的!但不能开着这辆车了。
  
  身为赵氏集团的大公子、未来赵氏集团的掌门人,肯定家里不止一辆车,随手掏出大哥大,故意站在路边给老娘打电话,他那模样简直恨不能在自己脸上写上“我有钱”这三个字。
  
  “妈!这车坏了!这不进口的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扎胎了?真是扫兴!您要不再给我换一辆!”赵谦福一脸不满的说道。
  
  他这话扯着嗓子,恨不能开个大喇叭喊出来,周围人听得一清二楚,不少人都将羡慕的眼光投向这个公子哥,在这种目光的洗礼下,赵谦福瞥了一眼,满是不屑的哼了一声。
  
  张翠岚在电话那头一听,赶紧安慰道:“那好,给你换一辆,不要因为这个影响心情,一会儿我让张师傅开着我的专车去接你。”
  
  赵谦福听到这些话之后,才慢慢喜笑颜开起来,可就在这时,赵谦福突然感觉耳边传来一股劲风,像是有什么东西朝着他冲了过来。
  
  他这车就停在马路边上,如今赵谦福也就站在离着他车不远的人行道上。
  
  这阵劲风掠过他身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脑子就传来“嗡”的一声。
  
  甩了甩脑袋,才意识到刚刚是被人用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顿时惨叫出声。
  
  从小就在蜜罐中长大,在父母的宠溺中,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坏了,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
  
  他反应过来之后,刚想扯着嗓子大骂,感觉手中一空,一直被他拿在手里显摆用的名牌真皮公文包竟然被人直接给抢走了!
  
  那人先是给了他脑袋一拳,然后明目张胆的把他的公文包给抢走了,而且那个家伙反应极快,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做完这一切之后,扭头就跑!
  
  那速度活脱脱像是一条野狗在他后面穷追不舍似的,赵谦福活到这么大,是第一次被人抢劫,而且是在青天白日之下!
  
  等他反应过来,知道扯着嗓子大叫:“抢劫了!”的时候,那抢劫犯已经跑过去二三百米了!
  
  或许是因为自己被抢了公文包,也或许是因为自己脑袋上挨了一下,赵谦福觉得自己既憋屈又难受。
  
  追着那人疯狂逃窜的方向直接追了过去,他一边追一边大喊:“拦住那个人!那人是抢劫犯!他抢我包!”
  
  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这个时候人流量大,这一点不单单集中在车道上,就连人行道上人也不少,那抢劫犯虽然疯狂逃窜,但周围人不少,也阻碍了他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