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山河警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怨恨

第一百七十六章 怨恨

秦山海干脆打开了审讯室的门,放张父张母走了进来。
  
  “周月圆?什么周月圆?这个周月圆是谁啊?难道就是她害了我儿子?儿子!你快说啊!这个周月圆到底是谁!到底在哪儿啊!人家警察问你呢!难道你要帮她承担罪责?”张大年母亲厉声吼道。
  
  被母亲这么一吼,张大年的脸色更苍白了,眼神也变的飘忽不定,显然他并不愿意透露周月圆的所在。
  
  这时候秦山海再添一把火:“虽然她跟你的关系不一般,可你也想想以后,毕竟这件事是你们两个做的,一个人担责你也承担不起!”
  
  张母这才算是听懂了一些,不管谁的母亲在遇见这种事情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的孩子罪责小,都是被别人给带坏的,听完秦山海的这些话之后更觉得自己儿子全是被那个叫周月圆的女孩害的。
  
  一想到这儿,张大年的母亲便“噌”的一下伸出手,抓住了儿子的衣领子:“你疯了吗!你难道还要帮那个女人担责任!你还是不是我儿子!赶紧把那个女人在哪儿告诉警察!”
  
  张大年看着母亲,心里一阵酸楚,内心非常纠结。
  
  张母一看儿子的表情,更是气愤难耐!
  
  “你赶紧说啊!你说不说?你要是不说的话,我现在就死在这儿!我要一头撞死!”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母转身作势朝着墙撞了过去。
  
  张大年一看母亲这架势,立马吓得大声说道:“我说!我什么都说!妈!你别!”
  
  秦山海其实一直注意着张母的动向,就是怕出什么意外,就在张母要撞墙时候,被秦山海伸手拦住,杜文斌也挡在了她身前。
  
  “对,只要你说实话,就是态度良好。”秦山海看也差不多了,使了个眼色,让杜文斌把张父张母先劝走,然后继续审讯张大年。
  
  这时,刚刚散会的蒋羌带着重案组的几个同事都来了,控制住现场的情况将张父张母劝离。
  
  蒋羌慢慢走到秦山海的身边坐下轻声道:“看来之前的事,让你吃一堑长一智了。”
  
  秦山海苦笑一声,缓缓的点了点头,在调查之前那两个案子的时候,犯罪嫌疑人百般不配合,让他们没少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秦山海挺害怕等着小子反应过来的时候,死也不肯透露周月圆的行踪,给了周月圆逃跑的时间,那警方就被动了。
  
  坐在椅子上的张大年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
  
  “张大年,我们已经安抚好你的父母了,你父母的情绪现在逐渐稳定下来了,你放心……”秦山海用比较温和的声音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笔记本还有钢笔统统摆放在桌子上,整个人看上去都很平静,似乎不管有多大的风浪都无关紧要。
  
  或许是被秦山海这种平静所带动,张大年的情绪也慢慢开始稳定。
  
  蒋羌见张大年不再是那种恍惚等死的情绪之后,立马开口问道:“我不饶弯子,我问你,周月圆在哪儿?”
  
  张大年听到蒋羌的话之后,先是愣了愣
  
  ,面无表情开口道:“在……我家地下室住着。”
  
  秦山海与蒋羌一听释然,张大年家的地下室呆着,怪不得先前派人对张大年的动向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一直没什么发现,两人是在家里联系,张大年回家进了住宅之后,就离开了民警的视线。
  
  一开始以为张大年会跟周月圆电话联系,可是查遍了通话记录都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原来周月圆就住在张大年家的地下室。
  
  “周月圆住在你家的地下室?可为什么没有被你父母发现?可你父母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周月圆。”秦山海满脸疑惑的说道。
  
  张大年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是,她……一直就住在我家的地下室,一直我家地下室都是空置的,钥匙一直是我拿着的,就算是平常有事情要去地下室,也是我去。”
  
  既然知道了周月圆现在在哪儿,那也不用再等了,蒋羌立马就走出了审讯室,让冯哲带人去抓。
  
  其实秦山海本来还担心,周月圆会不会已经发现了张大年已经被抓,这时候已经逃跑。
  
  等到周月圆被抓紧县局之后,秦山海才算放心,原来警察砸门冲进去之后,周月圆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直接就被拷上带回了县局。
  
  周月圆比照片上要瘦一些,脸色也很差,看起来面黄肌瘦,很显然,这些天她也承受了十分巨大的压力。
  
  被带到审讯室之后,表情还算是平静,起码比张大年要镇定得多。
  
  “你……好像一点也不害怕?”秦山海声音淡淡的说道。
  
  周月圆苦笑一声,只是微微抽动了一下嘴角,嘴唇就因为太干而爆皮流血了。
  
  她现在这个状态很差,衣服脏兮兮,满身污垢,像是拾荒的流浪者。
  
  “我不是平静,其实我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一天的,也没什么好怕的,最多也不过一死。”周月圆声音淡淡的说道。
  
  秦山海挑了挑眉,他之前一直好奇周月圆到底是个怎样的性格,能把吴强迷成那样,抛家弃子还不够,还要为了她杀人。
  
  “现在我们该找到的证据基本上已经找全了,你也别想着能够洗脱嫌疑什么的,你现在把你之前做过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一遍,咱们也不用浪费时间。”秦山海看着周月圆一脸认真的说道。
  
  周月圆苦涩笑了笑,抬起头看向秦山海,她的声音略带嘶哑,仿佛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过话。
  
  “还交代什么?你们不是都弄清楚了吗,是我帮着张大年杀了人,吴强是被我们两个联手杀死的。”
  
  秦山海皱了皱眉头:“你恨吴强?”
  
  从周月圆的表情中,秦山海能察觉出她似乎对吴强很是厌恶。
  
  她在说是他们联手杀了吴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明显闪过一丝痛快的神色。
  
  “对,我恨他!恨得要死,我完成了这一切,就挺好。”周月圆将杀人说的很坦然,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秦山海默默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他现在有些不解,明明吴强是那么看重周月圆,可为什么这个女
  
  孩反而那么恨吴强呢?
  
  或许是看到了秦山海疑惑的表情,周月圆冷笑一声说道:“你不用好奇,原因很简单,那个老男人不是东西,我父母双亡,本已经够可怜了,他竟然还趁机把我囚禁起来!
  
  一开始,我是想靠着我自己的双手活下去的,可他却威胁我,说我要是不跟他在一起,就会每天来折磨我,永远都不会放过我!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为我出头,我只能忍着,最初的时候我不愿意,他还真就等在我回家必经的路上堵我,然后还当着我朋友的面羞辱我!”
  
  说到这儿的时候,周月圆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滴一滴的划过脸颊,秦山海从口袋中掏出纸巾递了过去。
  
  听了周月圆的遭遇之后,秦山海也很无奈,一个父母双亡没有任何亲戚的孩子,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会有多么无奈多么无助。
  
  “他对我好?!好什么!他不过只是把我当成他的宠物,他喜欢怎样就怎样,不高兴了还会打我!后来我……遇见了张大年,是他帮我脱离苦海,我很感谢他!”说到这儿的时候,周月圆的声音再一次哽咽了。
  
  周月圆就这么一边哭泣一边叙述这件事的始末,张大年知道了周月圆的遭遇之后很是同情,于是便把周月圆藏到了他家的地下室里,睡在那张家里淘汰的破床上,偷偷拿家里的饭菜给她,还用零花钱什么的给周月圆买东西。
  
  可是周月圆毕竟是个人,怎么也不能一直憋在地下室里不出来,不过周月圆每一次出来都十分谨慎,生怕被吴强看到。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吴强在发现周月圆消失了之后直接辞职不干了,一直在找周月圆的下落,终于有一天让吴强发现了周月圆藏身的地方。
  
  那是有一天,周月圆从地下室出来买东西的时候被吴强跟踪绑架,并把她带回了吴强的家中,吴强先是打了她一顿,然后从绳子捆住了周月圆,逼问周月圆这么长时间到底做了什么。
  
  吴强当时指着他刚刚买来的大冰柜对着周月圆说:“看见了吗!这就是装张大年尸体的冰柜!我要宰了那小子,然后装进去,让你天天睡在他尸体的旁边!时时刻刻提醒你,谁背叛我,这就是下场!”
  
  那时候周月圆是真的被吓坏了,她从来都没有那么恐惧过!
  
  说到这儿得时候,周月圆的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那天上午的时候,他就一直跟我说!他现在要去杀人!已经跟张大年约好了晚上的时候在县一中那边那废弃的教学楼见面!
  
  他跟我说,他骗张大年,跟张大年说,只要张大年能拿出五千块钱,就把我给放了,张大年同意了!
  
  我当时吓坏了,我不想看着张大年就这样因为我而死,等下午他出去之后,我疯狂的挣扎,胳膊都要断了,也许是上天垂怜,还真让我挣扎出一条胳膊。”
  
  周月圆用一条胳膊慢慢解开自己身上的绳索,然后疯了似的跑出吴强的家,去了县一中提前找了张大年,把这所有的事都告知了张大年之后,才有了之后反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