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盛唐破晓 > 第九百七十三章?美人迟暮 五十二

第九百七十三章?美人迟暮 五十二


  首阳山,焰火军营地。
  徐慧连夜兼程,快马加鞭而来,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夜幕四合。
  她身上有旨意,也有告身信物,她的随从,甚至搬出了皇帝陛下的钦命。
  然而,她还是没能进入焰火军大营。
  “尔等恪守军纪,法不容情,令人感佩,只是如此阻挠上差,半分不留体面,不怕给权相爷招祸么?”
  徐慧饶有兴致地问道。
  权策的大名,如雷贯耳,大周中枢地方,但凡上得台面的人,无不对他的崛起事迹耳熟能详,有的虔诚归心,有的仰慕,有的敬畏,也许有的是敢怒不敢言,有一点可以确定,没有一人能无动于衷。
  徐慧容貌才学,都是平平无奇,是个不起眼的。
  她长于上阳宫掖庭,在武周革命之后,才到武后身边行走效力,那时,权策已是武后的宠臣,只能远远瞧着他立功受赏,在血腥搏杀中步步高升,未曾见过他落魄凶险的时候。
  只不过,她见多了各色权贵要人,对权策,只是好奇他的年轻和常胜不败,间或对武后和他的亲密暧昧有些偷偷地揣测,并无太多感触。
  她对文字也只是粗通,并不擅长,权策叱咤文坛的诗词,并不能对她有多少冲击,倒是对他的俗曲颇为青睐,只不过,权策的五首俗曲各有表征,是某些女子的专属,却不是她能随时哼哼两句的,颇为遗憾。
  直到她突然得到武后重用,做了梅花内卫的新任统领,接触的信息多了些,在大量的文牍存档和下属的言传中,才对权策这个名字,有了更真实的认识。
  滔天的气势扑面而来,令她肃然起敬,高山仰止。
  无论明里暗里,都是个几乎能与皇帝陛下分庭抗礼的人呐。
  大营前带队值守的焰火军校尉,听得徐慧若有所指的质问,非但没有软下去,反倒更加强硬起来,满脸都是凶戾之气,“贵人既是晓得我等遵循军纪行事,便不当刻意为难,血口喷人,攀诬权相爷,谨防着给自己招祸才对”
  徐慧左看看,右看看,见四下里的守卫都与这校尉差不多,横眉立目,很是不善。
  “呵呵,行了,我等真是奉了圣命而来,有十万火急的要事,要面见权相爷”徐慧换了副笑吟吟的面孔,大大的杏眼灵动起来,方才的盛气凌人登时不见,变得和蔼可亲,“你们既是有一颗赤胆忠心,自也不愿误了权相爷大事,是么?”
  值守校尉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礼仪不缺,“贵人稍待,我这便入内请示”
  临走之前,不经意地摆了摆手,众多守卫变换了阵型,从方才的正面对垒,变成了包围。
  “噗嗤……”徐慧摇头晃脑,不在意地笑了起来。
  她虽接触枢机,为武后办理阴私差事,但并不是典型的政治人物,或者说,与年龄和外在模样不相称,她将有些事看得分外透彻。
  在那些人眼中,政治利益、体面尊严和立场倾向,都是致命的东西,为此不惜血雨腥风,就像狄仁杰在神都搞的暗流大清洗一样。
  在她这里,这些都不过是浮云一般,并不值得太过在意,只要事情办妥,能给武后交差便好,绝不会多事,不会笼络谁,也不会针对谁。
  狄仁杰在神都的异动,早有消息传到她手中,她搁置一旁,权当不晓得,并没有主动向武后禀报,梅花内卫还在重建之中,有所疏漏都是正常的,何必多生枝节?
  要是武后认为她办事不利,卸了她的差事,那才是最好。
  她一个宫禁女子,安安稳稳,磋磨时日,到龄出宫便好,要那么大的权势光环来干嘛?
  像上官婉儿那样,威风八面,触角深远,万众吹捧,众星拱月,又如何,不还是奴婢么?
  她才不以为然。
  “啧啧”说起来,徐慧倒是对以挑衅的方式叛离宫禁的谢瑶环颇有些敬意,这等胆魄和决绝,令人心生向往。
  只是不知,她的下场如何?
  “但愿平安吧”
  徐慧微微晃着头,送出了自己的祝福。
  殊不知,她祝福的人,正在高高的瞭望塔楼上,俯视着她。
  谢瑶环眉头是蹙着的,“这新任的梅花内卫统领,瞧着,有些单纯啊”
  权策冷不丁听到她的点评,懵了好一会儿,失声轻笑,“呵呵,人不可貌相,能得陛下信重,必有过人之处,今日三日大限,她星夜而来,想必与长安的三桩案子有关,我且去见见他”
  谢瑶环转过身,素手微抬,为他理了理衣襟,咬着嘴唇,羞涩地将他的衣领扯起来了一些,遮掩脖颈上紫红的吻痕,温柔地道,“去吧,我先走了,安西军的两千余老卒将要回来,我的人手已经安插进去了,还有些扫尾关节之事要做,去北塞的事,郎君可莫要忘了”
  权策握住她的手,细细摩挲片刻,点点头,“你安心,我心中有数,只是,苦了你了”
  “咯咯,郎君说的傻话”谢瑶环轻声娇嗔,双手反握住他,俏脸凑上前来,朱唇在他脸颊上碰了碰,“为郎君奔走,赴汤蹈火,奴奴甘之如饴”
  “主人,奴婢告退”谢瑶环带着一阵香风离去,花奴落在后头,屈膝行了一礼。
  权策点了点头,“你也保重,代我看顾她”
  花奴眼中星星点点,重重点头,快步跟了上去。
  权策在塔楼上头呆立了片刻,才缓步返回中军帐。
  徐慧已经被迎了进来,在里头等着他。
  “权相爷的待客之道,却是新鲜了,竟然让客人等主人”徐慧见权策迈步进来,也不客套,张口便是一通不满。
  权策心绪不佳,没有搭理她,背着手缓步上前,在主位坐定,“徐娘子远来辛苦,不妨有话直说,陛下有何吩咐?”
  徐慧气息一滞,即便是性情开朗,也不免有些气鼓鼓,针锋相对,“那好,我要宣旨,权相爷不来行礼么?”
  权策哑然失笑,站起身,微微躬身。
  “陛下有旨,令权策速速返回骊山”徐慧拖着长音,念得极其缓慢,眉头高高挑着,很有几分孩子气。
  “臣遵旨”权策颇觉荒唐,有些进退失据。
  如此看来,谢瑶环的单纯评语,不仅没错,还有些轻了。
  武后用这样的烂漫女子做梅花内卫统领,是想不开了??
  莫不是因为谢瑶环叛出,便走了极端,用了个性情迥异的?
  大帐中的薛崇简和狄光远,也是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