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盛唐破晓 > 第九百七十一章?美人迟暮 五十

第九百七十一章?美人迟暮 五十


  首阳山,焰火军休整驻地。
  权策独自坐在中军大帐,手中拿着两封信。
  一封来自长安,权竺写的,叙说了他的行止和朝野反应,着重揭露了赵祥此人的言行,声言此人要么是遭逢惨剧,性情大变,要么是大奸若忠,表里不一,绝不是早前定性的赤子纯臣,而是得志猖狂的阴险之辈。
  “……依弟弟愚见,此人以忠耿示人,并非本心,而是以此伪装,待机而动,眼下北部军行将到手,坐拥四万边军,猖狂狡诈之态,便难以掩饰,未知包藏何等祸心,又是谁人爪牙……”
  “大兄代天行宪,手挽重权,当居安思危,防患未然,对此虚伪之辈,有所提防,或有所利用,若有令下,弟弟愿躬行代劳”
  “元宵将至,弟弟听闻,舅父自藩地运载大批用度吃穿之物,想必是用以馈赠父母双亲,恩惠我等晚辈,盼大兄如约返京,共叙天伦”
  “呵呵,二郎,也长大了”权策摇头轻笑两声,面露满意之色。
  权竺生于安乐,顺风顺水,性情醇厚,待人接物上头,有时过于宽容绵软,甚少以恶意揣测人心,更不会对人出恶言,现在就从赵祥的一句咄咄逼人的话,还有一个怪异的表情,便思虑深远,猜疑到了他的根子上。
  “赵祥啊,要真有别样心思,反倒是件好事”权策眼睛眯缝了起来,精光闪闪。
  信手拿起武崇敏的来信,看着看着,幽幽长叹。
  武崇敏汇报了神都中的动向。
  豆卢钦望和宗秦客在骊山联手,顶了王之贲一手,将他的兵力部署谋划敲实在,又神来之笔,将赵祥拱出来担当北部军统领,挠中了武后的痒处,顺利得手。
  这预示着梁王武三思和相王李旦出现了合流的苗头。
  此事在神都朝堂掀起轩然大波,李武皇族,原本有天堑鸿沟,势不两立,竟然成了一丘之貉。
  神都留守狄仁杰抓住了良机,动作频频,与朝中清流中立势力晤面,加意说服其中骨干根基力量,着手加以整合,酝酿改变立场。
  毕竟,中立派系挂着中立的羊头,实质上卖的是恢复李唐的狗肉,现如今,李唐宗室当中,血统最纯正的相王李旦,都已经与武氏联手了,他们的立场变成了一场笑话,一场讽刺。
  狄仁杰彻底撕下伪装,公然向权策靠拢,神都留守的朝臣,天官尚书武攸暨、秋官尚书黄选、冬官尚书张柬之、洛阳府尹萧至忠等人为辅助,手段迭出。
  不在局中,只晓得政通人和,按部就班,在局中的,才晓得静水深流,暗流汹涌。
  中立势力面临的,是存亡拷问,跟着狄仁杰融入权策一党,自然能平步青云,稳享高官厚禄,要么固执己见,一根筋通到底,换个李家人继续扶持,比如太孙李重俊之类,这类人的下场便不会体面。
  先投闲置散,寻由子贬官发落,待找到把柄,便一纸弹章上去,找不到把柄,便制造一些把柄,总归御史台是自家地盘儿,流放罢黜,都只是等闲。
  神都水温突然鼎沸,惊动了李旦,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已经没了主动出击的劲头儿,生怕自己再成众矢之的,孤立无援,他只剩下两个儿子了,实在死不起了,便有意让幼子中山王李隆业向梁王府勤加走动,又是过礼,又是请安,极为热络。
  这般倒行逆施,与梁王府捆绑,反倒无心插柳,让中立派系中忠于李氏的人马灰心丧气。
  狄仁杰借着这股东风,加快了进度,收拢整合中立人马愈发顺遂,渐近尾声。
  信件的末尾,武崇敏提到了自己的私事。
  “……崇敏赖大兄教养提携,乃有今日,公事正业,效力微薄,常自怀愧……大兄殚精竭虑,为国为民,崇敏却因儿女私情,以私事搅扰,罪莫大焉……”
  挺长的一段铺垫。
  权策挑了挑眉,将信纸按下,没有再往下看。
  他已经猜到了武崇敏要说什么。
  长安连发三桩重案,矛头直指吐蕃使团,吐蕃贵女没庐氏协尔定然是无法安稳的。
  平心而论,长安的这场乱局,以尼雅氏开头,在他手中扩大,但却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因为武后的三日期限。
  刘幽求虽是个死脑筋,不知变通,在太平公主一系融入权策一党的时候,犯了原则错误,发配到长安来,但到底是个可堪一用的人才,因为此事陨落,实在暴殄天物。
  于公于私,将罪责扣死在吐蕃头上,是最佳的处理方式。
  “呼……”权策叹了口气,这回却是要对不住崇敏了。
  游目在信纸上扫了一扫,眼睛突地瞪大。
  “……没庐氏央求殷殷,若大兄便给,请勿久拖此事,从速定下尼雅氏罪责,以她一人之殃,宽解吐蕃阖族之祸,没庐氏愿行文逻些,说服吐蕃王太后及赞普,具折请罪,服膺王法……”
  “呵呵”权策失声笑了出来。
  他竟也有小人之心的一天。
  这个决断,不管是出自没庐氏协尔,还是出自武崇敏,都不失为壮士断腕的明智抉择。
  吐蕃王后尼雅氏的家族,也是逻些城统治力量的一股,上升势头迅猛,分走了没庐氏不少风光,她若在大周获罪,尼雅氏家族相当于断了起飞的翅膀,还背上了吐蕃罪人的名头,赞普家族和没庐氏家族,定会乐见其成的。
  “哈哈哈,好,真的长大了,我无忧矣”权策大笑出声。
  笑声骤停,权策决心已定,朗声将绝地唤了进来,面授机宜。
  绝地领命出去不久,帐幕揭开,一个缁衣劲装的苗条身形闪了进来。
  正是谢瑶环。
  她来,公私兼顾,陪侍权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在焰火军安插人手,同时将焰火军中可靠的人手,调入虞山军中,明里帮着武秉德和骆务整掌控大局,暗里仍是她的谍探。
  谢瑶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只要有军力调动,便会产生她的耳目眼线,领军卫升迁调出的下层军官和有功士卒,遍布南衙军卫,她的势力如同雨后春笋,勃然茁壮。
  与此同时,她还在打安东、安西两军的主意,充实边塞的府兵,撤回来休整的老兵,双向都是她的着力点,机会难得,她也是忙得脚不沾地。
  “郎君,千金殿下北上,奴奴也想着跟去,早点着手布局北部军,便能多一分把握”谢瑶环乳燕归巢,抱紧了权策,轻声呢喃。
  “似乎不必如此,北部军都是拓跋司余和赵与欢带出来的,有他们的香火在,北部军回中枢之后再着手,也不晚”权策抚了抚她愈发瘦削的肩背,有些心疼,劝说了两句。
  谢瑶环笑得烂漫,脸颊在他胸前蹭了蹭,不说话。
  权策知她心意已定,深深嗅了一口她的发香,“回京之后,我会为你安排”
  “嗯”谢瑶环脆声应下,抬起头,面上泛起朵朵红霞,“奴奴又要远行,郎君还不多多怜惜人家?”
  权策哪里还有犹豫,躬身将她抱起,大步流星向着内室床榻行去。
  “啊呀……郎君,郎君等等,唔……”
  “梅花内卫那边,有消息,内卫十三部,有八部重建了起来,头领仍是陛下身边女官,呃啊……”。
  “呼哧……是何人?”
  “徐,徐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