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盛唐破晓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庐陵魅影 终

第三百一十六章 庐陵魅影 终

    太初宫,三清观。
  
      卜月治疗半月有余,谢瑶环中毒情状有明显好转,先是恶臭之气消弭,再是身体溃烂之处愈合结痂,去掉血痂之后,光滑莹白如初,待脸色由青黑转为粉粉的血色,卜月大大松气,至此,权策交代的“惨烈其事,务保平安”便都做到了。
  
      卜月是占星的得意弟子,虽没有继承他的刺儿头秉性,却也有嗜好,便是爱出风头,心境一宽,有意炫一下手段,很有信心地命三清观侍候的宫人散布消息,言之凿凿说一个时辰之后,谢瑶环便会苏醒。
  
      同行之间**裸仇恨的尚医局诸多御医率先来到,横挑眉毛竖挑眼,便是等着他的预测不成功,来看笑话的。
  
      紧随其后到来的是内侍省各方女官太监,谢瑶环如今在宫中没了职务,但却是武后身边得用的亲近人,又一向居中持正,不党不群,无人敢于怠慢。
  
      其后,殿中省少监李笊也带人前来守候,与他同来的,是唯一一个外官,在宫中各处行走的济阳县公武崇行。
  
      “卜道长,人已经来得够多了,还不抓紧施救,再耽搁一会儿,时辰该来不及了?”有个御医见人越聚越多,卜月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不由出言讥讽,他的面前,日晷、燃香和沙漏摆的齐齐整整,一副惜时如金的样子。
  
      “已无需施救,天地有灵,陛下紫微星洪福庇佑,谢将军将星由暗复炽,时辰到了,毒素自消,谢将军亦将苏醒,继续扶保帝星,助大周金瓯永固”卜月将术士角色发挥到极致,口中神神道道,摇头晃脑,眼底的讥嘲不加掩饰。
  
      “你……”御医被顶撞得直翻白眼,挥了挥官袍,不屑的道,“乡野偏门,小人得志,难登大雅之堂”
  
      卜月不以为意,高傲的梗着脖子,维持仙风道骨的姿态。
  
      当时间走满一个时辰,谢瑶环清咳两声,睁开了双眼,朦胧之中,一片刺眼的金色,蓝色丝线织就的凤凰振翅于飞映入眼帘,立时打了一个激灵,曲肘便要起身,还有些干裂的嘴唇微微翕张,吐出一句,“陛下恕罪”
  
      “快快起来”武后上前,伸手将她安置好,“无事便好,几日不见你,朕颇有些不惯,你素有忠贞之心,便是为了朕,也要早日复原”
  
      谢瑶环方才的起身已然用尽了力气,额上沁出密密的汗珠,蹙着眉头,剌着嗓子艰难道,“陛下,渑池……”
  
      “你不必再劳心,渑池与叛逆诸事,朕已料理清爽,你可安心温养”武后柔声安抚,谢瑶环听到她口中的叛逆字眼,放下了一大半的心,疲惫的阖上了双目。
  
      武后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起身来,看着边上面上无光的御医们,无声地笑了笑,“卜月,你既有如此本事,何不入宫尚医局,为朕效力?”
  
      “为陛下效力,草民之幸,唯草民性情怪癖,不善交际,难为人所容,且医理之道,迥异于众人,于民间尚不能取信,于宫中贵人云集之地,怕更难有所施展,是故,草民不敢入尚医局,愿于义阳公主府结庐而居,专候陛下召唤”卜月从容答对,一席话情理兼备,姿态也很是诚挚。
  
      “呵呵”武后轻声一笑,面上神情反倒明亮了几分,“晓得眷恋旧主,不贪恋权势,虽有些浮夸,终有可取之处,朕赐你钱百贯,与你朝请郎散官,好自为之”
  
      “谢陛下”卜月跪地谢恩,脸上有茫然之色,他自入无字碑为占星之徒,衣食用度,从来都是义阳公主府供给,钱帛之物,于他毫无用处,朝请郎什么的,更是笑谈,他易容蒙面的时候,比本来面目示人更多,比如现在,他的草原方士打扮,便是一个假面。
  
      房州,庐陵王府。
  
      庐陵王李显召集了一场家宴,他年有三十七岁,却子嗣艰难,已有八女,其中韦氏生产嫡女四人,李裹儿是其中最幼的一个,也是最漂亮的一个,年仅八岁,已有倾城之色,只有三个儿子,长子李重福庶出,年有十三岁,比李旦长子李成器小一岁,嫡子李重润是次子,年十一岁,三子李重俊也是庶出,年九岁,与李隆基同龄。
  
      宴会算不得和谐,韦氏偏心嫡出子女,将李显的一干偏房侧室全都排除在宴会之外,姬妾之辈更是不得见天日,嫡子李重润尚好,得宠而不骄,性情平和稳重,四个嫡女却是一个赛一个的跋扈欺人,尤以幼女李裹儿为甚,庶出的子女都是夹缝求生,性情畏缩,不敢怒也不敢言,长子李重福是最为怯懦的,也是因他带偏了风向,致使庶出子女抬不起头,嫡出子女愈发张狂出格。
  
      李显高居上座,只做未见。
  
      “兄长,春日渐浓,该当踏青放纸鸢了,你吩咐人为我做个凤凰的,要最大的”宴席尾声,眉眼如画的李裹儿尖声呼唤。
  
      李重润转过身来,未及开口,李重俊先凑了过来,带着几分讨好地道,“小妹,我院中小厮长生最擅长做这类竹子物事,转天做了来与你可好?”
  
      岂料,李裹儿并不领情,秀丽的脸颊一扬,翻了个厌弃的白眼,大声奚落道,“我自唤我兄长,何曾唤奴儿?”
  
      李重俊脸色剧变,垂下头,双拳紧握,掌心剧痛而不觉。
  
      “裹儿不可如此”
  
      “裹儿……”
  
      李重润轻声教导,蹲下身牵着她的小手,逗弄抚慰,无暇顾及一旁的李重俊。
  
      李显也出了一声,很快便被韦氏拖走,“夫君且莫管这些,自有重润教导于她,尚有大事要与你商议”
  
      李重俊呆呆站在原地,看着兄长的背影,再看看父亲拂袖而去,心头蒙上了厚重的阴影,同有一父,我却是奴儿?
  
      书房中,韦氏与李显相对而坐,神色冷峻,李显有几分不安,他曾位居九五,一度有过雄心抱负,被武后废黜之后,一蹶不振,再也无意掺和朝中争斗,一应事宜都是韦氏在操纵,她也极少与他商议。
  
      “夫君却是有个好外甥,做的好手段,设局坑陷了周仁轨不说,又杀了我从弟韦湑,真是咄咄逼人,未曾将你这破落舅父放在眼中呐,呜呜呜”韦氏拿起绢帕擦拭眼角,却并无一丝泪痕,她隐去了自己的所有动作,连张璟藏其人也忽略不提。
  
      李显连忙温声安慰,“爱妃切莫气怒,仔细伤了身子,你说的,怕是义阳皇姐家中的权策吧,我有所耳闻,此子有才有德,文武双全,却是个麒麟儿……咳咳,此间怕是有些误会在,爱妃是长辈,又何必与他计较?”
  
      “误会许是有一些”韦氏哭哭啼啼,眼神闪烁,“周仁轨出意外,事出偶然,我那从弟立身不检,在军营赌博,一时失手,也是情有可原,可是,谁晓得你那外甥会不会咄咄逼人,刘思礼都被他的门下抓了,若是追查起来,夫君昔日东宫旧人,岂不全都散了人心?”
  
      “爱妃以为当如何?我照办就是”李显苦笑一声,无奈地道。
  
      “只求夫君书信一封与他,就看这大名鼎鼎的权郎君,给不给你这个薄面了”韦氏委委屈屈地道。
  
      李显哈哈一笑,当即铺下纸张,命笔写信。
  
      韦氏在侧后看着李显写下一串串很是温和亲近的字眼,眼中戾气四溢。
  
      这一局棋差一招,我认栽了,权郎君,日后山水相逢,再决胜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