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盛唐破晓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卿卿性命 上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卿卿性命 上

    如意元年冬日,皇嗣遭厄,东宫风雨飘摇。
  
      来俊臣大施淫威,挟圣旨侵凌无度,将东宫当成了案板上的羊羔,肆意宰割,每日都有东宫属官杂役被如狼似虎的黑衣官差带走,运气好的,奄奄一息回来,运气差的,回来时已经是一具尸体。
  
      太平公主的车驾驶入永泰门的时候,正碰到一群黑衣官差自双曜城龙光门出来,吆喝声,惨叫声,乱糟糟一片,惊得驾车马匹唏律律往一边奔逃,车身剧烈摇晃了几下,咚的一声后,传来一声惨叫。
  
      御者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将两匹马控制住,车驾稳稳停了下来,帷帐掀开,太平公主和权策相继下车,权策还捂着脑门儿,上头起了个红彤彤的大包,方才车驾一栽歪,权策闪身护住太平公主,自己撞了个瓷实。
  
      “谁是主事的?”太平公主面带寒霜。
  
      登时有个瘦高的吏目快步上前来,并不识得太平公主,只是看车驾仪制,不是等闲人,躬身弯腰,“拜见贵人,卑职办差不慎,还请恕罪”
  
      太平公主冷哼一声,“掌嘴”
  
      早有随扈的护卫涌上前去,按住这瘦高吏目,抡圆了手臂,正正反反便是数十个大耳刮子。
  
      瘦高吏目两边脸颊红肿一片,满嘴腥咸,激发了凶性,觑得个空子挣扎开去,趁人不备溜到一众官差群中,官差们将他团团护住,吏目双目灼灼,自打入了御史台制狱,高官显贵都经过手,还没受过这等罪过。
  
      “来俊臣倒是养的好狗”权策欺身上前,将太平公主挡在身后,戟指那名吏目,冷声道,“眼下的耳光若是不挨够,等着你的便是刀子,我说到做到”
  
      “权……权郎君?”吏目这才看到眼前站的,竟是威名赫赫的权策,这人在宫中横着走,敢当着陛下的面抽四品少卿一脸血,何况他区区一个流外官,慢慢磨蹭过来,满面苦楚。
  
      “知道好歹便好,每人掌嘴二十”权策无意多说,摆摆手,公主府的随扈又是涌上,这回不只是吏目,黑衣官差们有一个算一个,逐一挨了耳光。
  
      既是下了马车,太平公主便不再坐回去,令人将后面一辆车上五花大绑的张昌宗带上,步入永泰门,太平公主牵着权策的手,一路缓行,斜昵他一眼,嘴角有淡淡笑意,“好个威风八面的权郎君,却是连姨母都盖了过去”
  
      “姨母莫要取笑,都是些恶名,实上不得台面”权策略略落后半步跟着,摸了摸鼻尖,说起来,他这凶名虽有一半是因为行事果决,另有接近一半是因为武后和太平公主的宠信,加上上官婉儿和谢瑶环明里暗里一力维护,说他能在宫禁横着走,只是观感罢了,他可一向是谨守礼仪的。
  
      两人到了长生殿外,却见韦团儿在外,喜气洋洋,“殿下,权大夫,陛下方才召见了皇嗣殿下、临淄王殿下与来中丞,怕要有劳二位稍待片刻”
  
      不用她说,也能晓得个大概,武后高亢的呵斥声不时响起,似是东宫中有人不堪刑讯,招供了些有的没的,与皇嗣李旦没有太大瓜葛,却与临淄王李隆基牵连不小。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殿门大开,走出神情恍惚的李旦、战战兢兢的李隆基,来俊臣落在最后,却是满面春风。
  
      李旦与太平公主对了个面,兄妹二人神情复杂,李旦苦苦一笑,开口叮咛了一句,声音沙哑,“太平,多加小心”
  
      “殿下且慢行一步”上官婉儿快步走出长生殿,朗声道,“陛下有旨,双曜城东宫年久失修,即日由冬官衙门和将作监修葺整饬,着皇嗣迁居麟趾殿”
  
      “哐当”李旦胖大的身体直愣愣摔倒在地,两眼翻白,人事不省,权策赶忙上前扶起,交由东宫侍者扶回去,李隆基呜哇哇哭了出来,跟在侍者身后小跑着,哭声凄惨不已,也只有此时,这个向来以心机谋略示人的临淄王,才像是个**岁的孩童。
  
      “殿下、权大夫请”韦团儿弯腰伸手延请。
  
      “韦尚宫似是很愉悦?”毕竟是亲兄长和亲侄儿,太平公主未必在意他们得志还是失势,却见不得有人幸灾乐祸,嘲笑皇家血裔,声调清冷。
  
      “奴婢不敢,殿下请”韦团儿嘴上不敢,笑容却并未收敛,当先引路,腰肢慢摇款摆,风情四溢。
  
      权策接手了张昌宗的押运工作,去掉了他身上的绳索,为他打理了下衣装,恢复了些许卖相,眼角余光一扫,将二人互动收在眼底。
  
      “大郎快些进殿吧”上官婉儿唤了一声,瞟了权策手中拎着的张昌宗一眼,“大郎,你似是差着我一些物事……”
  
      话说一半便停,权策一头雾水,“金盏花茶我托李笊带进宫,他未曾给你?”
  
      “哼,好生琢磨着吧”上官婉儿娇俏的扭过头,将他从路上挤开,自顾自先进殿去了。
  
      权策脸色泛苦,这猜谜游戏委实害人,推了张昌宗一下,跟了上去。
  
      长生殿中气压很低,武侯脸上结冰,“权策,朕命你幽闭太平,你竟敢抗旨不遵?”
  
      “陛下容禀,臣彻查太平公主府,奸人已见端倪,太平殿下亦是受人蒙蔽,听闻陛下震怒,切切牵挂,以泪洗面,故而亲自带人上殿,向陛下请罪,以稍慰慈怀”权策声调柔和沉稳,语速放得很慢,尽量避免遭到武后的迁怒。
  
      “哦?奸人?”武后深吸一口气,指着张昌宗,冷声问,“便是这人了,说来听听,你都做过哪些奸诈之事?”
  
      张昌宗缓缓抬起头,露出莲花一般的盛世美颜,面上有几分忧郁,几分畏怯,还有些倔强,“臣曾假借太平公主府名义,欺行霸市,强占市井产业,甚至欺凌到义阳公主府头上……曾假冒公主名义令原铨选郎中岑羲诬告权郎君……曾指使人与东宫败类联络,意图陷害魏王……”
  
      一桩桩一件件,真真假假,张昌宗全都认领了下来。
  
      “哈哈哈”武后仰天大笑,笑得很是剧烈,几乎难以喘息,“不错,不错啊,你倒是个实诚孩子,有几分谋算天分,只是可惜,你太不会选对手,劳碌来去,竟是半件事都未曾做成,也是一桩异数”
  
      张昌宗嘴唇抖动,双目黯然,眼角流出一串清泪,脸却拧着,很有一些不服气的神采。
  
      神态动作,无不极大的取悦了武后,她是个女人,心头有柔软在,却是个不一般的女人,偏爱有气魄,有手段,有雄心的男儿,张昌宗步步踩准。
  
      武后迈步下阶,捏住张昌宗一边脸颊,上下打量,很是细致。
  
      太平公主与权策微微对视,一触即分。
  
      “罢了,难得你们两人有孝心”武后语调轻快了不少,面上虽有几分嗔意,更多却是欣喜,“折冲府不堪用,瑶环正在演训万骑,到时选三百人入太平公主府,以壮行色”
  
      太平公主娇滴滴下拜谢恩,双手一绕,像个小女儿家一般缠绕到武后手臂上,撒娇卖痴。
  
      武后神色更柔,转到低头顺眼的权策面前,却没了好声气,“权策不务正业,许是太过悠闲之故,瑶环演训万骑,正是劳碌,你便去看着些”
  
      “臣遵旨”权策躬身领命,偷眼瞟到一边的上官婉儿,脸色瘪了瘪,不大好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