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72章:故地重游

第472章:故地重游


  如果说州州难过的话,我又何尝不是,后来我听说她坐飞机去国外的途中,哭了一场,他父母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能看着她哭。这个傻丫头,在睡着了的时候,还流着眼泪,我记得后来我们见过面,那是大雪天,她脖子上裹着毛茸茸的围巾,那是她对象送给她的。那时候,州州站在路灯底下告诉我:其实那天,我觉得你一定去了,后来我做了个梦,梦到你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然后我醒来了,突然觉得,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真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每当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都很遗憾,为什么年少时一定要让心爱的人痛苦难过?难道说真的必须这样才能成长吗?那成长未免太残忍了。
  在我回县城的途中,我也做了个梦,梦中,有人突然拍了我脑袋一下,我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坐在教室里,周围的同学都面带笑意的看着我,那是嘲笑,开着玩笑的嘲笑,而非发自内心的嘲笑。在我的旁边,站着凶神恶煞的班主任,她手中拿着刚才拍打在我脑袋上的语文书,明明她那张脸凶神恶煞的看着我,我却不觉得害怕,反倒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后面的哥们儿看我眼睛红红的盯着老师看,还拍了我一下笑道:“小非,你怕不是憨了吧?不就是拍了你一下吗,至于要流眼泪?”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水城县了,一出机场,我突然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尽管天空飘着飞雪。
  我双手插兜,吐着白哈气走在街道上,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就这样漫无目的,任由自己的两只脚去走,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熟悉的巷子,就是这条巷子,就在这条巷子里面,我和允恩静第一次交手,跟那只精怪打了起来。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没有半点道行,可即便如此,我还是硬着头皮去救允恩静,然后被一只小精怪打成猪头,允恩静却“撒腿就跑”,就在我以为她真的跑了的时候,她又回来救我,那是她第一次问我名字,冰冷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叫什么……我两就是在这里结缘的,没想到不知不觉我又走回这里了。
  只不过,这条巷子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拆了,而且旁边还开了一家奶茶店,可能是生意不好,一个人也没有,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走进去点了一杯奶茶。
  我不喜欢这个奶茶店的格局,但我觉得,在这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能我就是一个怀旧的人,正因如此,尽管奶茶不好喝,我还是喝完了,付钱的时候,我看到墙壁上贴着门面转让,就问老板:“生意不好吗?为什么要转让?”
  老板笑呵呵的说:“这生意不好做,而且这边偏僻了点。”
  我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几个大字就走了。
  水城县的雪,又大了很多,去年都没有这般下过,难道说老天爷在怜悯我吗?可能是吧。
  我以前念书的地方也是水城县,市一中,离这边有点距离,不过,想到就快要去文王故乡了,我还是决定去看一眼,因为我怕这次一去,就回不来了,我不敢保证,张超不会对我下手,连自己好兄弟的手他都能断,又怎会对我心软?
  走到学校门口,发现这学校变化挺大的,我从围墙翻了进去,按照以前的身手,肯定是翻不上去,可今非昔比啊,我一脚踏在墙壁上猛的一跳就抓住了墙顶,轻轻松松翻了进去,一群学生正在散步,被我冷不丁的吓了一跳,我朝他们笑了笑,赶紧离开。
  他们都穿的校服,就我没有,所以很快就被老师看出来了,一个挺着啤酒肚的地中海朝我走来,指着我就喊:“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我身上的气质和这些学生就不一样,一个涉世多年的人去学校,和学生相比较,那气质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不过,眼下我也没有着急,笑呵呵的朝他说道:“我来找陈月老师。”
  这是我以前的一个老师,就对她印象深刻。
  “你是陈老师的什么人?”
  “学生,以前的学生,我来看看。”
  地中海还想说些什么,突然陈老师就出现了,大老远的就看到我,连忙走过来喊道:“哎张是非,你怎么回来了?”
  “老师好!”我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回来看看母校啊,当年一走,就没回来过,挺想念的。”
  陈老师说道:“当年还挺可惜的,你说你怎么考的,平时表现那么好,偏偏考试就不行了。那会儿你要是听我的留下来复读,现在也是一个大学生了,怎么样,当初没听老师的话,现在后悔吗?”
  “挺后悔”我笑了笑,旁边的地中海看我和陈老师聊起来了,就没打扰,背着手就走开了。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我吗?就一家小公司而已,养家糊口还行。”
  “谈对象了没有?上学那会儿,可有不少小妹妹暗恋你啊,我都没少截下给你的情书。”
  “无情啊老师,你当年要让我收到的话,我上学都有动力了。”
  “你可拉倒吧,那你就光顾着谈恋爱去了,哪有时间学习?其实不让你们在高中尤其是高三这个年龄段谈恋爱也是为了你们好,可能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感觉不到哪里好,可,等你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就明白我的用心良苦了。”
  “那我最后还不是没考上去吗?”◇、\唯+一e正版T=,Q=其}他m都J是aH盗版0
  “……”这话给陈老师说的无言以对了,她白了我一眼,和我在学校里溜达起来。
  陈老师在我印象中就是个挺不错的老师,脾气好,不怎么骂人,反正我是从来没有被骂过,就上学那会儿吧,亦师亦友,是老师也是朋友,班上的头像都挺喜欢她的,就英语老师不一样,凶巴巴的,谁都不敢惹,明明是你有理,都能给你说没理了,而且还是个女老师,当时我们还私底下说她肯定没人要,结果还是这批老师里面最先结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