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68章:兄弟阋墙

第468章:兄弟阋墙


  “漫长岁月中,我忘了自己经历过几个轮回了,三四个?或者四五个?五六个?不记得了,夺舍一法很难施展成功,一般的夺舍法,成功以后这个人也活不久,会被天雷劈的魂飞魄散,毕竟是逆天而行。但我所修的夺舍不一样,我瞒天过海,一次又一次骗过老天爷的眼睛,直到上一世,地府那边开始注意到我,为了不引起麻烦,我开始低调行事,不与地府人员碰面。”
  “我低调的寻找文王传人,可惜,虽能夺走活人的身体,却无法延长寿命,他的寿命到期后,我还得重新寻找宿主。终于到这一世,让我找到了这幅身体,那时候,这幅身体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我看中了他的天赋,而且他的生辰八字都占据了天时地利,一样不差,我便废了他的三魂七魄,夺走他的身体,从此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张超,那就是我。”
  “为了不被地府那边发现,当时我封印了自己的道行,怎料在关键时刻出了差错,导致我把自己的意识也封印了,一直到我十八岁那年,所有的记忆才被打开,我也很好的躲开了地府的寻找,所有的一切,显得特别完美。”
  “那一年,很乱,我家有四个兄弟,我是最小的一个,自小就体弱多病,家里养不起,就寻思把我卖了,知道这些之后,我心生杀念,杀了一家子人,然后开始四处漂泊,继续寻找文王传人。”
  “那年头特别的乱,何况我是用邪术杀的他们,根本没人知道这一切是我做的。”
  “可惜啊可惜,在我记忆沉睡的那些年里,我居然爱上了一个小丫头,也就是我那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婷婷,我对她,可是有真感情的,哪怕我四处漂泊,心里也对她念念不忘。”
  “所以表哥杀了他,你怀恨在心,就利用起了表哥,可最初的表哥还傻乎乎的以为你真的是在帮它。”我冷静下来,理清自己的思路说道。
  “不不不,你说错了。”张超笑了笑,从兜里拿出一包烟,点上一根后,对我摇了摇手,意思是问我要不要来一根,见我不做任何反应,他又把烟盒揣回兜里,自己吸了一口烟,把烟雾吐出来后,舒适的活动了一下胳膊,然后靠着车门说道:“婷婷是我故意害死的,我记忆沉睡的时候,就像患了失忆症一样,爱上了这个丫头,当我记忆恢复的时候,我却后悔莫及,因为感情这种东西一旦有了,那这个人就会出现致命弱点,于是我躲开她,不敢回去找她。”
  “可没想到的是,会在水城县相遇,我也是脑子一热,就跟她在一起了,可后面我还是狠下心来,强迫自己离开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吧,断了我的念想。”
  “于是我莫准鬼面人的行踪,带着婷婷经常出现在他出没的地方,皇天不负有心人啊,终于引起他的注意了,他也终于对婷婷下手,就这样,婷婷死了,我唯一的念想没了。”
  听到这里我情绪激动起来,冲过去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吼道:“你他妈还是人吗?杀自己心爱的人,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
  他冷笑一声,没有理会我,吸了一口烟,又继续说道:“陈畅是我忽悠的,一步错,步步错,他终于被我带上了那条不归路,成为我磨炼你的一颗旗子。其实当初在茅山,开枪的并不是他,而是我,可笑的是,他一直跟你解释他没有开枪,偏偏你不相信。他确实没开枪啊,他的枪里也没子弹,枪是我给他的,子弹被我换掉了,这一切是我精心策划好的,所以当时那一枪,是我在暗中开的,我可不希望你死,所以只打在了你的胳膊上。”
  “你师父是鬼三算,他那么厉害,自然也不会看着你送死的,他没出面,我就知道,即便你用了五解符也不会死,所以我丝毫不担心。”
  太可怕了,我从来没发现张超是如此的可怕,这还是那个大大咧咧傻里傻气又没心没肺的张超吗?还是那个穿着个裤衩子在大热天和我蹲马路边上舔雪糕的张超吗?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那老梦为何会说阿伟是鬼面人?这一切也是你安排好的?”最、新{}章节。上U酷&匠网},0as
  张超点点头,依旧笑着脸:“没错,是我安排的,那天晚上鬼三算陨落的时候推算出了我的位置,我人是在灵灵堂睡觉没错,但我的魂魄却不在。灵灵堂附近有一个废弃仓库,里面有一个下水道,我藏了一只尸煞在那里。当时我感觉到梦信歌来了,于是心生一计,想控制傀儡去会会他,因为我知道他当时怀疑我是鬼面人,想查清我的身份。所以我.操控傀儡,来到灵灵堂,就是故意让他看见我人还在灵灵堂睡觉,避开嫌疑。怎料,我才踏上阳台,天空中就闪过一道光,我知道自己的位置暴露了,就立马离去,刚好那个时候,天真追了出来。”
  “天真追我去了,老梦就进入房间看看我在没在,他隐藏自己的气息,怕被发现,看到我和袁野睡的很死就离开了。而我在离去的路上看到了丰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刻意折回去引诱老梦,他果然被我引来了,在和丰伟一个巷子的时候,我迅速躲进巷子里的下水道中,隐藏了自己所有的气息,只要我想,你们就没人能发现我,当时丰伟也没发现我,我两隔的还有一段距离。”
  “在丰伟出来的时候,被老梦看到了,也被天真看到了,老梦没站出来,也没让天真发现他,他身上有地府的闭气令,天真即便是鬼妖,距离远了也发现不了他。”
  “如此一来,老梦聪明反被聪明误,真的以为丰伟就是鬼面人,知道他上当了,我又引他去地窖里面,然后自导自演把自己乔装打扮成阿伟,特地弄了一只假臂,老梦以为他很厉害,查破了我的身份,却没想到被我反将一军,本来我是想杀他的,没想到他掐破闭气令,瞬间就回地府去了,那东西可以保他一命,确实出乎意料了。”
  “后来为了真的让你们以为丰伟是鬼面人,我就把他抓起来,所有人找不到他,就真的相信他是鬼面人了,真是可笑。本来吧,我还打算等取得宝藏再放阿伟回去的,可我没想到,无论我用什么办法都操控不了傀儡接近文王墓,想抢个活人的身体吧陪你去吧,我又被天谴了,再抢容易引来天罚,我可不敢冒这个险,所以,我前面的计划都功亏一篑了,到最后,还得我自己和你去一趟,唉,真是烦恼啊。”
  原来是这样,呵呵,呵呵呵,我捂着脑袋退后几步,瞬间感觉浑身无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三天你一直想办法操控傀儡去文王墓,就是不想暴露身份,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那你为什么要抢尸花,你不知道那是我唯一能救恩静的方法了吗?”
  张超冷笑一声:“自然知道,你放心,尸花我放着呢,还好好的,一根汗毛没少。我既然要和你去文王墓,自然得找个保障,万一你在文王墓得到了什么,反过来将我一军怎么办?所以我得有一个能控制你的东西在手里才行,只要你乖乖的和我去取宝藏,拿到宝藏以后,我会还你尸花的,你不用耍小心思,在里面即便你找到了解救她的方法,你也斗不过我,暂时拿走你的尸花,不过是为了让我安心而已,算是一个保障品咯,我们是兄弟,我不会害你的,放心吧……”
  我没理会他,看了一眼地上虚弱到说不了话的丰伟,冷声问道:“那阿伟的手……也是你让表哥断的?”
  “没错,即便他当时不出手,我也是会控制你表哥断他一条胳膊的,他的五弊三缺是残,断一只手已经算是轻的了,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是帮他,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