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67章:谜底揭晓

第467章:谜底揭晓


  我认识丰伟,那也是一个巧合,没有工厂厉鬼事件,我这辈子跟阴阳圈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更不用说去连山请他出山。曾经,我最信任的人是他,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还一起加入了灵异小组,一起对付了牛头,一起对付了旱魃,就连传说中的天外魔君我们也见识过,试问人这一辈子,有谁能看到这么多大场面的?
  丰伟替我冒过险,差点丢了性命,我也把他当做好兄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一直以为是那种一个眼神,我就能懂你,一个电话,我就可以为了你飞奔千里的兄弟情义。
  可现在我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隔着千山万水,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走近过,他在骗我,一直在骗我,有意思吗,哈哈哈,我傻乎乎的当他是兄弟,到头来被骗的这么惨,有意思吗?我去你妈的老天爷,为什么要耍我,我失去了师父,什么狗屁一世师徒几世情缘?我失去了兄弟,什么出生入死肝胆相照?如今,我的妻子还在医院等我,我却无能为力只能来面对我昔日的好兄弟,凭什么,凭什么啊?
  试问我张是非是做过什么不对的事了吗?比起那些江湖骗子,我哪次不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帮别人?比起那些江湖骗子,我又是什么时候坑骗过别人了?难道真的是好人命不久,祸害遗千年吗?可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啊?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凭什么偏偏选中了我面对这一切?酷匠N网@H首}H发A◎0P
  就因为我是文王传人吗?可我想做这个狗屁传人吗?我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大的作用,可是,为什么所有事情都与我“背道而驰”了?我曾经希望的一切,全都没了,只剩下一条不归路,我必须走完,哪怕是咬碎牙往肚子里咽,也必须得走下去。
  我有选择吗?没有,我从来没有选择的机会。
  于是我苦笑了一下,任由这冷风吹乱头发,又任由头发拍打眼睛,扎的眼睛刺痛,可,我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那辆车,等我接近以后,后座的车门打开了,两个带着鬼脸面具的人从里面倒了出来,直接摔在地上,一个是袁野,我认得他的衣服,另一个……是张超吗?可是,并不像啊。
  我愣愣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二人,突然发现了不对,而边生风,我回头一看,一只利爪朝我抓过来,我抬手挡住,另一只手掐印,反扣在来人的额头,脚下一点,身体迅速退出去一米多远,被我打中的人,正是那天晚上我和天真遇到的老头,也就是自称是真正鬼面人的老头。
  只见这老头吃了我一记道印,身上的皮肤竟然迅速腐烂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消散,化作一摊烂泥,散发恶臭味儿。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这么弱?
  “咳咳咳……”
  地上的二人咳嗽了几下,袁野最先醒来,他被捆绑着身体,身边的人也是,身边那人,胳膊是空的,眼见如此,我心中咯噔一下,瞳孔微微一缩,又迅速放大,不敢相信的看着车子里坐着的人。
  “小……小非,你为什么要来。”
  袁野颤抖着声音朝我喊了一声。
  旁边的人也醒来了,咳嗽两声后,用脸在地上蹭了两下,把面具蹭掉后我整个人愣住,那是丰伟,他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嘴皮上起了很多死皮,眼睛边还有泪痕,显然是哭过。
  怎么会这样?
  我猛然看向主驾驶位置,咔一声响起,门开了。
  人还没下来,声音先到。
  “我再次尝试了一下控制傀儡去文王故乡,却还是行不通,只要一接近文王墓,所有的傀儡都得倒下,于是我又用夺舍的方法,灵魂入住其他尸煞身体里前往文王宝藏,我想,既然是我的灵魂,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因为我不想暴露身份,也不想面对你,只要我成功了,就会带着宝藏消失,从此不与你见面,可现实却是,无论如何都接近不了文王墓,哪怕是我的灵魂去了也没用,会直接把我弹出来,所以我还是得以自己的身份进去,并且是跟你一起进去,任何傀儡身上的气息都是无法掩盖的,文王墓排斥他们,没办法啊,所以,我终究要以自己的身份来面对你。”
  怎么会这样?
  不是阿伟吗?
  怎么变成张超了?
  那,那声音是张超的,怎么可能是他啊。
  我脑海里响起老梦的推测,他说过,丰伟断臂,是不敢接表哥一拳,即便表哥是傀儡,可,那身体里也蕴含鬼面人的力量,那一击可是所有力量汇聚在一起的,哪怕只是傀儡,鬼面人也不敢接,所以丰伟选择断臂,他知道,张超会替我挡,没了张超,天真,白狐,总有一个人会替我挡,但,无论是谁,我都不会再怀疑丰伟,他已经没有嫌疑了。
  可现在,为什么是张超?
  替我接下一拳险些丢掉性命的是张超啊,是那个大大咧咧傻里傻气的张超啊,为什么他现在变成鬼面人了?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我他妈不相信。
  张超从车里走下来,他穿着一身白西装,正了正脖子上的蝴蝶结,笑呵呵的对我说道:“小非,你说,老天爷是不是特别会玩?”
  “为什么是你?”我不敢相信的问道:“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我情绪有些激动,可我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张超是鬼面人,为什么会是他?
  我根本接受不了。
  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面对丰伟,以为他就是鬼面人,可现在告诉我张超才是,我累积出来的勇气瞬间被打消了。
  张超呵呵一笑,说道:“跟你说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个穷小子跟着师父学了一身本事,他喜欢降妖除魔行侠仗义,可是,他师父教他本事,却不允许他为民除害,终于有一天,穷小子和师父闹掰了,他知道了古门这个组织,且加入了这个组织,他师父知道后,扬言要清理门户,想杀他,那可是他师父啊,居然想杀他,终于在一气之下,穷小子杀了自己的师父,跟着古门长老一去不复返。”
  “古门长老很好吗?不,他只是看中了这穷小子的天赋,想以夺舍的方法抢走他的身体。可惜这穷小子天生本事就大,那老头最后没成功,一身道行反被穷小子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