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44章:白忙活一场了

第444章:白忙活一场了


  不管表哥怎么样了,不管我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我只想知道是否可以打开宝藏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从里面获得解救允恩静的方法,文王那般神通广大,连蓬莱都能去,留下解救五弊三缺的办法也不是不可能,可当我从守阵长老嘴里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要多失落就有多失落,他摇了摇头,对我说不能,就两个字而已,我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傻傻的愣在了原地,我迫切的问他为什么,谁知这守阵长老却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只有时机到了,你才能打得开宝藏,时机未到,你怎么努力都无用。”唯!一正☆版,:,}其他t都'是盗N版0-
  说完这句话,他抬手轻推了我一下:“行了,小子,你已经过了我的考验,就从这阵法里滚出去吧。”
  我身体向后倒去,那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变作万丈深渊,我猛的一颤睁开眼睛惊醒过来,此时的我还躺在文王墓前面,身边是一具骷髅。
  是的,表哥不见了,只留下一具骷髅,从衣物来看,这骷髅是表哥无疑,可表哥怎么会变成骷髅?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变成这样吧?
  我从地上爬起来,手握紫极剑将目光狠狠地看向了文王墓,大声喊道:“老头,你出来,小白姐,你也出来,你们告诉我,什么叫时机未到,什么是时机,还有人等着我去救,我等得起,可是我心爱的人她等不起,我必须打开文王墓,我必须拿到宝藏,你们出来,你们出来啊。”
  天边挂着金灿灿的太阳,很温暖,但又刮起了强风,吹的我头发凌乱不堪,在空中飞扬着,这风吹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勉强挤出一丝视线,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瞎眼狐狸,偏着头就站在文王墓上。
  “小白姐,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打开文王墓,我要看宝藏是什么,我需要宝藏。”
  小白姐摇了摇头,轻声对我说道:“没机会的,你现在是没机会打开文王墓的,只有时机到了才能打开。”
  “什么时机?你所谓的时机什么时候才能到?”
  小白姐说道:“这个时机跟你自己有关,至于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回去吧,现在是没用的,你打不开它。”
  “我不信!”我高举紫极剑,冷声说道:“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打开宝藏,殿下,对不住了。”
  嘭!
  一剑斩出,这文王墓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大石板上传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手中的紫极剑弹了出去,右手虎口也被撕裂,流出显眼的鲜血。
  我捂着手不甘的看着文王墓,捡起紫极剑想再劈一次,可这时小白姐跳了下来,一张嘴,一股白烟喷出,白烟扑打在我的脸上,我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接着眼前一黑,完全看不见,只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给推着走一样,等眼前再恢复光亮的时候,我已经到洞穴门口了,表哥的尸体也随之出来。
  我不甘心的往洞里跑,想再一次进入文王故乡,可这一次,就跟幻境里一样,跑到尽头,映入眼帘的只有一面石板,没有任何去路。
  我失落的跪在了地上,心中万般不甘,因为我不知道允恩静是否还等得起,也不知道文王宝藏是否真的蕴藏着能破解五弊三缺的秘诀,如果没有,到头来还是白忙活一场。
  最让我不敢相信的还是表哥的死,鬼面人,他可是鬼面人啊,那么诡计多端的一个人,居然就这样死了,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沮丧的走出山洞,看了眼表哥的尸体,我蹲到他身边,叹了口气说道:“你我都为了宝藏而来,可最终,只有我活着出来,你却死了,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苦苦追求那么久,到头来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说到这里我苦笑了一下:“可是我又比你好到哪里去呢?还不是一无所获,我甚至都不知道里面是否真的藏有解救之法,你跟着你来了,到头来白忙活一场,老天爷啊,你是不是在玩我?难道说我真的一样眼睁睁看着允恩静离开我吗?”
  我突然感觉好累,看着已经死去化作骷髅的表哥,我伸手去扒了一下他的衣服,怎料这一扒,他的尸体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尘埃随风而去了。
  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不觉得这很新奇了,看着表哥被风带走,我突然觉得好累,真的好累,可不管怎么样,我得接受这个事实,于是我从地上捡起背包,把紫极剑塞进背包里去,就这样独自一人往山外走去,按照来时的路走。
  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允恩静,同时也在心里告诉自己,张是非,这一次失败不代表下一次还是失败,既然他们都说时机未到,那就静等时机,这段时间内,我还可以去做其他事,去找其他方法,天地这么大,我就不相信除了文王墓,就再也没有任何方法可以破解五弊三缺。
  我一个人就这样走啊走,走啊走,也不觉得累,除了心累,尽管我努力安慰自己,可心里还是觉得很累,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
  公平,这是一个很可笑的词。
  走着走着,天就黑了,我依旧往前走,不做任何停留,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脚都走麻木了,才走出一座又一座的深山,走到马路上的时候都已经是凌晨了,我还记得那个司机的电话,手机里留的有,掏出手机便给他打了过去。
  这司机又狠狠地宰了我一刀,也许他还在庆幸自己今天赚了不少,但那与我无关,一上车我就困的不行,抱着背包睡了过去。
  我好像做梦了,一个很悲伤的梦,我忘了梦境的内容,只是从司机的口中得知,我睡着的时候哭了,没有声音,只是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争先恐后的涌入眼睛。
  这司机还问我,我们不是两个人一起来的吗?还有一个人呢?
  我心情不太好,随口应付了一句早就走了,司机也看出我心情不好,便没有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