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42章:无限循环

第442章:无限循环


  老实说在听到周队喊我的那一瞬间我是犹豫了的,如果这里不是幻境,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那我刚才看到的岂不就是我幻想出来的,要知道,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是会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比如那本精神病患者的访问记录《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面就有记载,很多精神病患者在发病的时候会看到一个黑影,那个黑影自称会救他们,还会带着他们跳楼,只要被黑影抓住了双手,就再也无法挣脱。可这些都是疯子眼里看到的东西,正常人是看不见的,他们已经到了那种分不清现实与幻觉的地步了,可以说是精神错乱,甚至更为严重。
  所以我听到周队喊我的时候确确实实的犹豫了一下,可,那犹豫感,一闪即逝,因为我对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允恩静死了,天真死了,张超丰伟也都死了,所有人都离开了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在我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周队大喊了一声:“小非,你想清楚了啊,跳下去很容易,但,你就这样解脱了,你父母呢?你不得给他们养老送终么?你是不是傻啊?你对得起你父母么?”
  是啊,我这么做太不负责任了,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父母吗?
  可,这个世界是幻境,所有人都是不存在的,我看到的都是假象,周队他们也是假象,我不能受影响,不能再受影响了。
  允恩静没死,天真也没死,他们还在等我回去。
  想到这里我纵身跳了下去。
  随着身体的坠落,我耳边响起了一大片尖叫声,紧接着嘭一声巨响,砸在了车顶上,我人失去了意识,那辆车,被砸出一个大坑。
  “小非非?小非非?你怎么了,别吓唬我啊,你醒醒,你怎么了?”
  有人在喊我。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人,在房间里,身边,是州州,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我深吸了一口气,浑身都是汗,州州见我醒了,握着我的手松了口气说道:“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刚刚一直在喊救命,还喊有鬼,是不是梦到什么可怕的画面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揉了揉脑袋,记忆一下子涌入脑海中。
  这些记忆,是刚才的梦吗?我跳楼了,摔在了车顶上,整个人瞬间失去意识,然后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所以刚刚是梦吗?
  “这里,是哪里?”我问州州。
  州州说:“这里是你家啊,你忘了?我们一起来你家的。”
  我看了眼偌大的房间,不对,这里不是我家,我跳下床,光着脚丫拉开窗帘往外一看,这里少说也是在五层楼以上了。
  外面是高楼大厦,能看到远处车道上的灯光,这里绝对不是我家,我家什么时候搬到大城市里来了?
  州州又怎么会在这里?
  我连忙问道:“恩静呢?天真呢?还有张超丰伟他们人呢?”
  州州皱了皱眉头,狐疑的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谁啊?你朋友吗?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小非非,你怎么了,今天晚上怎么怪怪的?”
  我揉着脑袋直摇头:“不对不对,文王墓,墓碑,表哥,幻境,我现在应该在文王故乡,而不是在家里,所以这里的一切也都是假的,我还在幻境里。”
  说完我又要跳楼。
  州州一看里面从后面抱住我:“你怎么了?小非非你别吓我好吗,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的,你别丢下我。”
  我停住身子,扭头看向了州州:“我们,在一起了?”
  州州说:“对啊,你都忘了吗?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结婚这一步的,你说过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不会丢下我的,可是你现在怎么什么都忘了,尽说些稀里糊涂的话,你到底怎么了啊小非非。”
  “我……”我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苦笑:“幻境果然最能窥视人心,尽管这里的一切都很美好,可它不属于我,州州,对不起。”
  我推开了她,冲向窗户跳了下去。
  突然眼前一黑,感觉身体在迅速下坠,整个身体突兀的动弹了一下,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迎来了刺眼的光芒,我,躺在了洞穴门口,这个洞,就是我和表哥进去的那一个,当我爬起来的时候,意外发现,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表哥不在。
  怎么会这样?g看正j-版d}章节x上Dc0y}
  难道这里还是幻境?我还没出去?
  想到这里我拧了自己一下,好痛,不对啊,第一个幻境里我被针扎了也会痛的,所以说这个不能证明我是否还在幻境,想到这里我赶紧爬上山顶,一看手机有信号了,便马上打电话给张超。
  张超那边无法接通,我又给天真,恩静他们依次打了电话,依旧是无法接通。
  怪了,不应该的。
  难道说我真的还在幻境?
  我赶紧下山,再次进洞穴寻找文王故乡。
  可这一次,我居然找不到了,一直走到尽头,都没有出口,也没什么大草原,尽头就是一面漆黑的石壁,上面还是潮湿的。
  我又立马回头跑出去,这一次我直接出山,往外跑,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当我翻过一座山的时候,又回到了原点,无论我走哪个方向,最后都会回到洞穴门口。
  鬼打墙吗?
  不会,按照我现在的道行,鬼打墙不可能看不出来的,眼下的情况确确实实不是鬼打墙,那,这又是怎么回事?经历了两次跳楼,我似乎有了一丝勇气了,想着既然出不去,那我从山顶跳总行吧?
  等我爬到山顶的时候还是吓住了,太高了,这摔下去,下面都是石头,不得摔个稀巴烂啊?
  可,如果不这么做,我就出不去。
  赌一把吧,张是非,恩静还等着你回去呢。
  想到这里,我张开双手跳了下去。
  整个过程我都不敢睁开眼睛。
  铛!
  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吸住了一样,我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居然又回到洞穴门口了,和刚才一样躺在地上,而且还是同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