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38章:黔南

第438章:黔南


  灵灵堂这个地方我再熟悉不过了,熟悉到每一个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心里都一清二楚,回到房间把行李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此番前去我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会发生什么,所以我准备了一些事物和水,晚些的时候,允恩静又和天真一并来了我的房间,这二人都想与我一起去,不过,被我拒绝了,允恩静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再冒险,而天真纵然厉害,我也不能让她跟着一起去,留下天真的理由,因为我怕表哥使其他诡计,天真的实力,断然可以独当一面,有她在这里我比较放心。
  三天时间终于到了,我带上背包,拿着紫极剑前往车站,在那里与表哥会面,这一次他没再隐瞒自己的身份,穿了一身西装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见我来了,他露出一抹笑容,一副感慨万千的表情说道:“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最后我们两兄弟还是联手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次合作,不过是为了你我各自的利益罢了。”
  “随你怎么说,走吧,出发。”
  这次去的黔南,表哥说文王故乡出现在了黔南的一片深山之中,路途遥远,我带上食物确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一路上我两没有过多的交流,他闭目养神,我在一旁拿出耳机听起了歌。
  手机里播的是起风了,这首歌火的时候,大家都在干什么?相信过的比现在都好吧?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这样,反正,我是这样的。◎最新章节上酷L匠&q网0T
  再次听这歌,看着绿皮火车的车窗,行驶过万水千山的感觉,让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是一个怀旧的人,脑子里随着歌声闪过了无数从前的记忆,不管是美好的,还是糟糕的那些曾经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回忆,到现在还能再冒出来,就足矣说明它在我心中的地位分量。
  这时,车厢里走过来两个人,一个小男孩和一个老婆婆,两人只买到一张坐票,老婆婆让小男孩坐,这小男孩很懂事,怎么说都不坐,非得让老婆婆坐才行。
  扪心自问,我张是非也不是什么大善人,但看到这温馨的一幕,我没由来的就想起身让坐,我扶住了对面的老婆婆,摘下一只耳机笑呵呵的说道:“婆婆,您坐我的位置吧,反正我也快到了,没事的。”
  老婆婆闻言,赶忙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孩子,你坐吧,婆婆也快到了。”
  “没事没事,婆婆你坐,我坐太久了,想起来走走。”
  老婆婆这才坐下,一个劲儿的对我道谢。
  我走到洗手间的位置去抽了根烟,这里有很多人,他们没买到坐票,就把行李箱放下来,坐在了过道边上。
  旁边有个同样带着耳机的女孩,她貌似不太喜欢烟味儿,我抽烟的时候,她刻意回避了一下,见状,我掐灭烟头把烟丢进垃圾桶。
  女孩见了连忙对我说:“没事的大哥,你抽吧。”
  我摇摇头,轻笑一下没有说话。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是允恩静打来的。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虚弱,有气无力,她问我现在在火车上了吗?我把眼前的情况报给她听,然后笑着对她说:“放心吧,没事的,在家乖乖等我回去。”
  “千万要小心,小媳妇儿,不管怎么样,遇到危险就撤退,我不要什么药,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行。”
  “嗯呐,没事的相信我,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
  “打得过我吗?”
  “额,这个……”我挠了挠头尴尬的说:“其实吧,我不是打不过你,只是老祖宗说过,好男不跟女斗,我怎么能跟你一般见识呢是不?”
  “呵呵哒,能耐的话回来单挑啊。”
  “可以,洗白白哈。”
  “滚!”
  我两聊了好一阵,这让我沉重的心情愉快了不少,挂掉电话后,旁边的女孩问我:“大哥,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听你和你对象聊的,好像你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似的。”
  我笑了笑说:“没什么,女朋友生病了,我去求药。”
  “那你一定很爱你女朋友吧?”
  “她也很爱我啊,爱情这种东西是相互的嘛。”
  “我觉得不是这样的,爱情虽然是相互的,可总有一个人付出的最多,不然怎么说爱的最深的人伤的最惨呢?”
  “你年纪不大,说话还一套一套的。”
  “大哥,年纪不能衡量一个人的成熟度,有的人年纪轻轻就经历了别人没经历的,所以一个人的成熟度得从他的经历来看。”
  我苦笑了一下没有争论,但在我心里,不太认同她的话,也许经历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很成熟,但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他的成熟度无法跟一个三十岁的人比,也许他很成熟,但,他只是比同龄人或者大他两三岁的人成熟,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处理方法依旧比不过一个三十来岁的人,这些不是经历就可以磨炼出来的,需要时间冲刷。
  打个比方,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他会懂男人三十而立这句话吗?他会知道一个男人到了三十还一无所有的压力吗?他会知道扛起一个家的压力有多大吗?不会,他不会知道,因为他的眼界始终比不上三十岁的人,不知道家庭二字是何意义。
  我到水池那里洗了把脸,随后走回车厢去,表哥依旧在闭目养神,老婆婆在逗她的小孙子玩耍,其他座位上的人,有情侣相互靠着休息或者玩手机的,也有远走他乡打工,一个人默默无语的,更有甚者在座位底下摆了一个袋子,直接睡在地面上,我就这么看着他们,默默带上耳机继续听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期间老婆婆想让我去坐一会儿,不过被我拒绝了,我在车间来回走动,倒也不觉得累,很快,就到黔南了,和表哥走出车站,两人拦下一辆车去表哥指出的地方,那里荒无人烟,一般的司机都不去,后来还是花了两倍价钱才找到的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