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34章:那一抹姹紫嫣红

第434章:那一抹姹紫嫣红


  这群人啊,各自拿了自己人礼物就溜了,只有天真留下来问我两这段时间都去了什么地方,听完我们的旅程,天真羡慕的说:“听你们说的这么美好,还真想去一次。”
  恩静笑了笑道:“可以啊,下次让小媳妇儿带上你,咱一起去。”
  天真俏脸一红,嘀咕道:“你说什么呢。”
  “嘿,天真姐啊,你可就别骗我了……”
  我知道允恩静又要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摇着头就回自己的房间,推开窗户感受着微风吹在脸上的感觉,我伸了个懒腰感慨起了人生。
  天空还是那么的蓝,和小时候没什么区别,这个时节的温度开始下降了,即便外面有太阳也是冷的不行,张超在走廊另一头的房间里窝着,不愿意起床,他更愿意躺着打游戏。
  袁野似乎开窍了,开始有意无意的跟瑶瑶套近乎,黄瑶瑶一开始不怎么喜欢袁野这家伙的,可日久生情嘛,慢慢的态度也就发生了转变。
  不一会儿,丰伟打电话给我,说是让天真过去一趟,九叔想问她一些问题,其实问的也不是啥特别重要的问题,只是一些关于半步多的,这老头寻思下去以后怎么着也得谋一个职位才行,我们都被他整无语了,活的好好的,就想着死不死的这些问题。
  天真一离开,灵灵堂就变得冷冷清清的,张超也不知道啥时候出去了,袁野则带着黄瑶瑶去逛街购物,我一看店里都没人了,无聊的慌,就去找允恩静,想叫她出去逛街的,当做散散心也好。
  但我敲了好久的门都没人应,我担心出什么事了,就直接开门进去,结果看到这丫头只是睡着了,被子都没盖好。
  天气冷了,被冻着咋办?
  我走过去帮她拉了下被子,然后就这么看着她,以前咋没发现,这丫头睡着了也这么好看?
  我情不自禁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亲她,虽然只是额头,但小心脏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刚起身,她就睁开眼睛了,一个起身,迅速出手把我按床上,捏着我下巴说道:“谁允许你进我房间了?说好的约法三章呢?你都忘了?”
  “我……我这不是看你睡着了,被子没盖好吗?”
  “哦?那又是谁给你的胆子亲我的?”
  “我……”我顿时欲哭无泪了,不是,你是我女朋友,亲一下怎么了?又没做啥过分的举动,可考虑到允恩静这彪悍的战斗力,我只能认错,委屈巴巴的说道:“我错了,我的错,以后再也不敢了。”
  “胆小鬼,以后不敢了?”
  “不敢了。”
  “真的?”
  “真的。”
  “那我允许你再亲一次呢?”
  “我……”我刚想说不敢,就愣住了:“你说啥?”
  唔……
  话音一落,允恩静就压了下来,感受着嘴唇上的温暖,我一下子没忍住搂住了她……K‘永久wP免费V看小F。说rE0H$
  一个小时后!
  看着床上那一抹红,我撑着额头问道:“为什么?”
  允恩静笑了笑,说道:“小媳妇儿,我真的,时间不多了。”
  “不会的,别说这些傻话。”我躺了下去,搂着允恩静的身子,这一次她没有拒绝,依偎在我怀里,像只小猫咪一样,我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恩静,我不会让你出任何差错,一定会有办法的,相信我。”
  允恩静的眼睛红了,她把脑袋埋在我怀里轻声说道:“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这是五弊三缺,命中注定,无法改变的,我不怕死,因为,在最后的这段时光里,是你陪我度过的。以前,别人经常问我以后要找什么样的男人,我都会告诉他们,没有男人活不下去吗?再说,做我允恩静的男人,必须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才行。你说你,厉害么?打架还打不过我,身体强壮么?上个街没走几步就累的求饶。明明一点都不符合我的要求,可偏偏的,我喜欢上你了,张是非,我不介意你和天真姐在一起,真的不介意,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状况,我只希望一件事,你不要忘了我,这辈子都不要忘记,我死以后,我想躺在你家的地界里,我想在你家,有一点位置,我是你张是非的老婆,在我的墓碑上,一定要写的清清楚楚才行……原谅我的自私,可,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我听了心里很难受,是真的很难受,眼泪不受控制的就流出来了,我告诉她:“恩静,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任何差错的,会有办法的,你不能放弃,我也不会放弃,明白吗?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我会陪你一起走下去的。”
  允恩静嗯了一声,声音有些哽咽,没再继续出声。
  就这样睡了一天,醒来的时候,允恩静已经起了,她把床单上那一抹红给收走了,她说,这个对于她来说很重要,我也知道这些,穿了衣服心烦意乱的下楼去,一出门就看到了一个拐角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鬼灵。
  我走过去警惕的问道:“你在这里干嘛?”
  鬼灵冷笑一声:“怎么,我不能来吗?”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鬼灵呵呵一笑:“张是非,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杀你,反而,我希望你能帮我打开宝藏,我要离开这里,去文王的那个世界,怎么说,我也算是她的孩子,她会接纳我的。”
  “随你的便。”
  “所以你最好活着,千万不要出差错,我等你打开宝藏。”
  鬼灵离开后,我又看到了表哥的身影。
  他砍了丰伟的手臂,按理说我应该对他恨之入骨,可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再次遇到他,我心里却是恨不起来了,没有一丝怒火,就这样跟着他走出巷子。
  表哥给我递了一根烟,我接下了,他笑呵呵的问:“不怕我下毒?”
  我苦笑一声:“毒死我算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让陈畅杀我们吗?”
  表哥说:“我并没有杀你的意思,其他人的生死与我无关,让陈畅对付你,是想让你狠下心来,变得强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