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18章:我要入那一方险境

第418章:我要入那一方险境


  这个办法是个好办法,普通人没法抽离行尸身体里的魂魄,因为他们已经融为一体。阳间人不行,阴间使者却可以,他们干的,可不就是勾魂这档子事?灵魂摆渡人,干的也都是这档子事,对于老梦来说,只是甩甩钩子的功夫就完成了。
  当然,这也仅限于行尸而已,像就僵尸那种地步的尸怪,就没法剥离了,当初旱魃说听闻地府有一法子可以剥离魂魄,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她此时也应该剥离了魂魄了。
  倒是这么做,对于老梦来说,会不会有啥惩罚?毕竟地府规矩那么严格。
  天真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膀,她说地府那么大,很多地府职员都会偷偷帮着身处阳间的亲人,或多或少给他们一些好处,像抽魂这样的事,还是抽一具已经死去的人的魂魄,压根就没多大的问题,只不过,被抽出来的魂魄下了地府后,得在地府住上一段时间,才可前去投胎,起码得把自身罪孽给洗清才行。
  这就关乎到阳间的人了,倘若身处阳间的人多做善事,积下来的阴德对身处阴间的鬼魂也是有好处的。
  可以帮助他们洗清罪孽,早日入那六道轮回。
  如此一般,一拍即合!
  要找老梦,还得去地府一趟,这里最合适去地府的,就是天真了,她对地府熟悉,而且还认识黑白无常,到了那边,还能和他们说说话,通融一下,至于老梦的话,按照他的性格,我想他应该会帮忙的。
  接着,天真入了地府,她有地府的密令,去地府很简单,不用像我们一样还得开鬼门或者过阴。
  她离开了,也就该说正事儿了,头发花白的老者和李慧臻先是对我鞠了一躬以表感谢,然后老者又问我:“小先生到此地是有什么问题吗?”
  我也没过多拐弯抹角,直截了当道:“听闻苗巫蛊术中,曾出现过一个大蛊师,他知晓破解五弊三缺之法,此事当真吗?”
  老者没想到问会问起这个,他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道:“是有过这么一个大蛊师,不过,那都是百年前的事了。小先生可能并不知道,我们这个寨子,寨主都是一脉相承的,从来没有选举过其他家族的人,原因倒也简单,就是为了守住大蛊师当年破解五弊三缺的秘密。据我祖上先辈流传下来的原话来看,根本没人知道大蛊师进入那方山洞后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大蛊师进去之前说过一句话,倘若他成功了,会回来普度后生,如果没成功,就将这个山洞守住,不可轻易让人进去,永远守住这个秘密。”
  也就是说,没人知道大蛊师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有没有成功。
  老者又告诉我,后来陆续进去过几个寨主,他们进去后,没发现大蛊师的尸体,反倒是受到了很严重的影响,身染重病,没多久就驾鹤西去了。
  听到此处我倒吸一口凉气,莫非那山洞里遍布蛊毒,连这些寨主也无法抵御?
  修炼蛊术的人都无法抵御,我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抵得住?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慧臻此时开口了,他皱了皱眉头问我:“你是第一次来这边吗?”
  “对,第一次。”
  这一点我倒是没有隐瞒。
  李慧臻却觉得不对劲:“为什么你第一次来就能找对地方,你不觉得这一切太顺利了?”看!`正》版章…c节上酷匠》网X“0●y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一切太顺利了,从来黔西南开始,一直到现在,一切的一切,没有一丝阻拦,没有一点难题,就连找到寨主,也很顺利,寨子里的人,对我们没有丝毫防备之心,又刚好在这里遇到了李慧臻,没成想李慧臻和寨主又有这层关系。
  我们帮了他们,他们也反过来帮我们,这一切,就好像是安排好的一样。
  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在指引我前行。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也许是好人有好报呢,我做了那么多好事,总得给我点好报吧?再说了,不管这件事有多蹊跷,我都必须进你们说的那个山洞去看一眼。”
  说到这里,我看向寨主,郑重其事的说道:“寨主,为了你孙女,我朋友亲自下地府去找人帮忙,现在,我想恳求你让我进那个山洞看一眼,我需要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去救我女朋友,她的命缺开始应验了,我没办法,只能奋力一搏。”
  寨主摆了摆手,笑呵呵的道:“小先生不必如此,那山洞百年未成有人进过,如果你敢进,那你便进吧。说实话,我已经打算把山洞给堵死了,往后不许我的后人再碰蛊术,也不必再说起祖上的故事,如此,便没人再打山洞的主意了。”
  这么一来,山洞就会像一块丢荒的土地,过几十年,几百年,便无人知道它的存在了,就算知道,也没人会费尽心思去整一个山洞。
  我对老者鞠了一躬,以表谢意,随后李慧臻在这里守着他对象的尸身,老者则带我前往那方山洞。
  寨子里不少人看见我们要往山洞的方向走,一个接一个跟了过来,我和老者也没在意这些细节,一直到荒山密林深处,一片紫竹林中,才看到山洞的影子。
  老者指着山洞说道:“看见了吗,那山洞旁边有一块大石碑,上面雕刻的字符已经被时间冲淡了,看不清是什么,但大体意思就是,但凡进入里面的人,后果自负,小先生,我知道你为救人而来,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逆天而行这种事,终究不可行,你要想清楚了,很有可能这一去,连你自己也无法回来。”
  我从怀里掏出和允恩静的合照,看着她把我摁在肩膀上喜笑颜开的样子,心里便流过一股暖流,这是我要守护的女孩,就是这个笑容,我想一辈子都能看见,所以我必须进去,生亦何哀死亦何苦?人这一辈子,活到最后能带走的,只有自己和自己的脾气。
  允恩静,老子为你冒险去了,以后你要是敢再打老子,老子跟你急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