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414章:是表哥

第414章:是表哥


  丰伟!!!
  天真皱了皱眉头,看着丰伟问道:“丰伟,你怎么在这里?”
  丰伟挠了挠头说:“我过来给小雅买点东西,怎么了?你咋这么早就起来了,还这么紧张。”
  天真笑了笑,耸肩道:“没事没事。”
  “真没事?那我先去买东西了哈?”
  “去吧!”
  丰伟走后,天真回到灵灵堂,打开我的房间发现人没在,又到阳台看了一眼,刚刚鬼面人站在这里,是在看什么?
  她陷入一阵沉思。
  此时此刻,张超的房间,这叼毛还在搂着袁野憨憨大睡,呼噜声响彻云霄,两个人好似在比谁的呼噜声大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响,就他娘的差把鼻涕泡给喷出来了。
  天真打开他们的房间看了一眼,见二人在熟睡,没有打扰,又去看了一眼黄瑶瑶的房间,这丫头也在熟睡,看来只有自己发现鬼面人的到来。
  另一边,我和大师兄赶回来的时候,碰到了丰伟,他手里提着一袋子吃的,事情紧急,就没和他多聊什么,直接奔灵灵堂去。
  进门一看,天真已经在楼下泡茶了,看我慌慌张张,身后还跟着大师兄,便问道:“你去哪了?怎么慌慌张张的?”
  “天真,有没有什么人来过这里?”我心里还做着最后一丝侥幸,真心希望鬼面人不是灵灵堂里住着的任何一个人。
  天真闻言,变得严肃起来:“鬼面人来过。”
  这话给我当头一棒,不知该喜该怒:“人呢?哪儿去了?”
  天真摇了摇头:“没追到,至于其他几个人,还在睡觉,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对于天真我是无比信任的,所以告诉了她师父的事,以及发现鬼面人在灵灵堂的事。
  我说完话,大师兄叹了口气,道:“也许是巧合吧,对方刚好来这里,又刚好被师父的阵法探测到,如此一来还是白费了,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我有点失落,但心里又有点高兴,失落的是师父就这样没了,高兴的是鬼面人不是灵灵堂里住着的某一个人。
  可师父也说了,此人是我身边的人。
  跟我玩的好,可以信任的人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个。
  如果不是灵灵堂里现在住着的,那会是谁?
  丰伟?《c;正E版UD首发0
  雪儿?
  九叔?
  梦信歌?
  雪儿不可能是鬼面人,这点百分百保证,九叔现在人在医院,也不可能是鬼面人,梦信歌的话……他是灵魂摆渡人,现在属于地府的职员,也不大可能是鬼面人,那么丰伟……
  刚刚我们来时也正巧遇到了他,赶在这个节骨眼上,鬼面人又刚好从灵灵堂离去,会不会太巧合了点?
  可是丰伟如今有家室,如果他是鬼面人的话,何必要在自己身边带上一个普通人做拖油瓶呢?
  难道是想用来掩盖自己?
  不会的不会的,丰伟不会是鬼面人的。
  张超袁野更不可能了,袁野的道行摆在这里,用游戏方面的知识来说,他就是一个远程法师,近战能力几乎为零,而鬼面人精通各种邪法,所以他不会是袁野。
  张超也不可能,鬼面人来的时候他在睡觉,而且还是和袁野一块儿睡的,如果他是鬼面人,刚刚起身的时候袁野会不知道?身在灵灵堂,一有动静,天真会察觉不到?天真可是鬼妖,反应能力比任何人都强。
  那这鬼面人到底是谁?
  我心里甚至萌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来了,鬼面人会不会是表哥?所有的一切自始至终都是表哥在演戏?他在自导自演,就像当初他以黄衣人的身份出现一样,把我们耍的团团转。
  天真去把张超他们叫醒,然后一群人坐在这里商量,思考,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
  鬼面人极有可能就是表哥,推翻之前表哥不是鬼面人的定论,现在重新看一遍,把他看成鬼面人的话,所有的一切就变成这样了。
  当初死的黄衣人不是表哥,送黄衣人上门的却是鬼面人,极有可能,鬼面人就是表哥,他找了个替死鬼瞒过我们,换另一个身份生存下去。
  所以当初,其实就是表哥自己送自己上门。
  纵观以往,我遇到危险的时候,鬼面人多数都会出现,有几次还帮过我,他虽然嘴上说是不想让我死,要留着我去开文王宝藏,可我觉得这个理由有点虚假,如果他是表哥的话,就更能解释的通了,到底是兄弟俩,他不想看着我死。
  我的说法是有那么一些道理,可没找到表哥之前,这个说法也仅仅是一个设想。
  反正说到最后,都觉得表哥的嫌疑最大。
  现在找不到他,只能先把师父的身后事办了。
  虽然他灰飞烟灭了,可总得有个墓。
  这事儿是师兄和我一起操办的,师兄还说,师父临死之前交代,他一旦死了,就对外宣布这个消息。
  所以赶来看望的人很多,不过,我们隐瞒了师父遗体不在的事,也没人知道师父已经魂飞魄散,所有人以为棺材里躺着的,就是师父,实际上,不过是一副空棺材罢了。
  也是因为这场葬礼,才让更多人知道,鬼三算还有第二个徒弟叫张是非。
  他们又想到了之前茅山的事,纷纷说,难怪这小子敢毁茅山,原来是因为他是鬼三算的徒弟。
  葬礼完毕,师兄离开了,他说他要去悟自己的道,一人一剑,就这么浪迹天涯。
  一个人无牵无挂,没有亲人,倒也潇洒。
  而经历了这些风波后,我的压力并没有减少,如今师父不在,虽然我的五弊三缺破了,可恩静呢,最让我头疼的是她的命缺。
  这丫头倒也乐观,从来不会往坏的地方想,天天没心没肺的,她说,没心没肺,活着不累。
  也许吧,可我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做不到像她那样没心没肺,很多东西我得去考虑。
  过几天,允恩静想回那边一趟,她说出来这么久,总得回去看看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这次我也没有留她,送她去机场后,寒暄了几句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