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96章:一只单身狗的愤怒

第396章:一只单身狗的愤怒


  张小雅微红着脸点了点头说道:“我心动了,所以我答应你了。”
  这也行,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人做点小小的举动都得感动的泪流满面。
  “嗨皮波斯得涂油~嗨皮波斯得涂油~”
  允恩静她们推着蛋糕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拍手唱歌,我没想到允恩静这种女人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要不是场合不允许,我都想掏手机给录下来了,但还别说,允恩静虽然穿的普普通通,可还是照样漂亮。
  张超还踹了我一下说:“看啥呢,当心允大小姐给你眼珠子挖出来。”酷:p匠^网e'永久免u“费hM看SQ小=说{0、
  “咦”我浑身一颤,赶紧挪开目光。
  允恩静,童天真,黄瑶瑶,雪儿,以及雪儿怀里的猫大胆,唱完后就对张小雅兴奋的喊道:“小雅,生日快乐!”
  没想到今天还是张小雅的生日,丰伟都没告诉我们,这叼毛是怕我两说漏嘴吗?
  肯定是这样,回头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了。
  居然不相信哥们儿,我呸。
  再说那张小雅妹子,早就感动的泪流满面了,我和张超都产生了单身狗式的想法:这有啥好感动的?
  这还没完呢,黄瑶瑶她们喊完后,这里的工作人员又抱着各种各样的礼物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唱生日歌,那些礼物也是五花八门,大熊,项链,裙子,鞋子,啥都有。
  “张小雅小姐,生日快乐!”
  “谢谢,谢谢大家”张小雅捂着嘴激动的浑身都在发抖,那是高兴的表现,张超羡慕极了,靠在我肩头嘟嘴说道:“我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爱情啊?老天爷,我要甜甜的恋爱,给我一个渣女都可以,我想被爱情狠狠地伤一次,起码我还爱过,我没啥要求了,只要对象是女的活的就行。”
  “唉”我叹了口气:“确认过眼神,是单身久了的人。”
  “小雅,许愿吹蜡烛吧”丰伟牵着张小雅的手说道。
  张小雅点点头,走到蜡烛前面,闭上眼睛许了个愿望,然后一口气吹灭蜡烛。
  “你许了啥愿望啊小雅姐。”雪儿一脸好奇的问道。
  张小雅捏了捏雪儿圆润的小脸,笑嘻嘻的说道:“不能告诉你哦雪儿,说了就不灵验了。”
  虽然她没说是啥愿望,但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关于丰伟和她的。
  刚好这个时候,往后余生又响了,我们几个立马拍着手跟着节奏唱了起来,今天晚上的这场求婚,简直就是弯瑞古德,在包厢里疯到大半夜我们才离开,把张小雅送回家的路上,丰伟去买了一堆礼品,帮着把礼物送进家去,他说就这样进去,不给老丈人买点啥心里不舒服。
  张超又感叹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当他老丈人,这么多礼品这辈子都没人送我过。”
  “没事,以后哥哥我给你多烧点。”
  “呸,臭不要脸。”
  “哈哈!”
  我们几个开车回去,把丰伟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第二天丰伟回来的时候高兴坏了,这会儿九叔还在一个老头子那里下象棋呢,两人来劲儿了,非得争输赢,输了就是不服气,还得再来。
  丰伟抑制不住喜悦,打电话告诉九叔张小雅一家都谈妥了,如果可以的话下个星期就结婚。
  我们还寻思咋这么快呢,感情是丰伟忽悠他们说下个星期是大好的日子,合适出嫁,得,人家就这么答应了。
  九叔一听旗都不下了,他是丰伟的师父,也算是丰伟的再生父母,不管怎么的,他把丰伟当儿子一样看待,听到这个消息哪里还有心情下象棋?屁颠屁颠就往灵灵堂赶了。
  随后丰伟还通知了自己的父母,毕竟婚姻不是儿戏,这还是终身大事,父母必须在场的。
  于是,下午的时候双方家长见了个面,婚期就定在下个星期六了。
  丰伟可高兴坏了,完全没有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他在灵灵堂里蹦来蹦去,我和张超两个人把脑袋放前台柜子上,跟着他的动作左右摆动,不禁叹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嫁给爱情的样子?”
  为了群主,他还让我和张超出去买点酒回来好好喝一场,不去都不行。
  得,去就去呗。
  我两走到广场上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大爷和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起了争执,少年摆个大音响在那里,搂着个年轻小妹儿就一顿亲,音响里是吊炸天的那首:“如果我是狄杰你会不会爱我……”
  周围的大爷大妈都看不下去了,上去让他小点声,你两搂着亲也就算了,人家大爷大妈没说啥,只是让你把音响声音调小点。
  结果倒好,这叼毛骂骂咧咧满口胡言乱语飙脏话。
  张超一看就忍不住了:“狗在路上走粮从天上来啊,丰伟也就算了,这小崽子凭啥啊?”
  这少年耳朵上打了六个耳环,染一头红发,穿个黑色T恤,下面一条紧身裤,人字拖,旁边还停着一辆鬼火。
  真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瞎的,居然看上这种人。
  张超上去就从后面给少年来了一脚,少年从长椅上摔下去,爬起来就骂:“谁踢你爹了?”
  “儿子,爹在这里呢”张超上去抓着他就是一巴掌:“服不服?”
  少年也是暴脾气,随手从兜里挑出来一把弹簧刀。
  吓得大爷大妈忙喊:“小伙子,小心刀。”
  我摆了摆手说道:“没事的,这是一只憋屈太久的单身狗,且看他是怎么发泄不公的。”
  张超身手敏捷的躲开了弹簧刀,跳进去一脚踢少年胸口上,少年退了几步,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又被张超抓住衣领了,把他的弹簧刀抢过来扔掉后,对着脸哐哐就是一顿扇。
  “有种啊?不服啊?现在服不服?”
  “服了,我服了哥”少年一看,这家伙这就是练家子啊,哪里还能不服?
  “服了?知道服了?我去你大爷的。”张超狠狠地推开他,冲屁股就是一脚。
  那个女孩早就跑不见了。
  少年肿着脸去收音响,放鬼火上面就准备离开,临走时还看了一眼张超,张超扬起拳头喊道:“看啥看?还不服昂?不服随时找我,我叫张是非。”
  “我丢”我上去给他一脚:“你大爷的惹完祸就把锅丢给我?”
  张超嘿嘿一笑:“咱们是兄弟,分什么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