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59章:我是张是非

第359章:我是张是非


  我嘴上当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有句妈卖批,瞧你这话的意思就是允恩静对我有意思咯?有意思能让我吃那么毒辣的东西,上次搞得我好像一口气生了七胞胎一样,还有还有,在许灵生家的时候,看个小说感动的泪流满面了,我没哭都得给我锤哭,逗笑了,我没笑还得给我锤笑。
  咱不说哭了,锤哭这是理所应当的,但你见过把人锤笑的?我那是笑吗?我那是欲哭无泪啊。
  再者,对我有意思能把州州介绍给我,可劲儿撮合我两?
  还有,就算她对我有意思,我也不敢对她有非分之想啊,一拳下来,我勒巴骨都得断两根(方言)。
  允老看我一副吃了屎的表情,不禁问道:“小友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老朽这里还有其他妙招,如果你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帮忙的。”
  “别”我哭笑不得的说道:“允老,这时间也不早了,你快送这小丫头去土地庙吧,早去早超生不是吗?她人这么好,说不定下辈子还能投个好人家。”
  允老点点头:“小友所言甚是,我这就送她离去。”
  小丫鬟虽然不太接受得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可死了就是死了,你始终得去地府。
  他们俩离去后,我把紫极剑放到床尾,躺在床上好生休息起来。
  翌日清晨,算算时间明天才是婚礼开始的日子,我就没那么着急起床,想好好睡个懒觉的,结果醒来第一次,还没闭上眼睛就听到外面有嘈杂的声音响动。
  我一个翻身下了床,还没来得及披外套,门就让人撞开了,只见周元连滚带爬的滚进来,一脸着急的朝我大喊:“洛大哥,不好了,那个……那个蛮横无理的老头过来找你了。”
  “来了?”我还郁闷怎么没动静呢,现在果然来了啊。
  我拿起紫极剑走出去。
  周元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洛大哥,这剑你哪里来的?”
  “我不姓洛,我姓张”留下这句话,我朝道观门口走去。
  周元皱了皱眉头,愣在原地嘀咕道:“姓张???那你为什么说自己姓洛呢。”
  道观门口,来了一大群人,常观主好声跟他们说话,没人把他放在眼里,王玄也在现场,他淡然对众人说道:“你们要找谁,报个名字就行,何必兴师动众?如果你们敢破坏道观半分,我一定让你们不得好死。”
  带头的老头哈哈大笑道:“王玄,你不要太猖狂了,在我手里,你根本没有胜算,上次,不过是给你一个教训罢了。”
  王玄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这时,老头身后的大汉指着走出人群的我说道:“师父,就是他,就是这人不把你放在眼里,还出言不逊。”
  “哦?你叫什么名字?”老头一脸傲气的看着我。
  “你又是谁?”我反问道。
  “呵,我乃至一道人,连我都不认识,还敢出言不逊。”
  “王玄,就是这种人赢过了你?”我冷笑道。
  王玄皱眉看着我:“此人不好对付。”
  道观里的人也纷纷对我议论起来。
  “没想到是这个新来的打了对方的人。”
  “这新人整天跟周元混在一起,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看A|正jg版章L节U上$酷k匠|网W$0.}
  “亏得大师兄担心他,你看他那个样子,呸,辣鸡就是辣鸡。”
  “就是,我看,不出一招,这家伙就得跪地求饶。”
  周元站出来说道:“放屁,洛大哥是为我出头才惹的他们,是他们有错在先。”
  “无需解释”我冷笑一声,解开紫极剑上的布料,将剑亮出来:“知道这个吗?”
  没人知道。
  对方也没人知道,至一道人嘲笑道:“小家伙,你是想用一把剑来赎罪?你这破剑,我看不上。”
  唯有王玄愣住:“这剑我在书中见过,洛逸,你怎么会有这把剑的。”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相信王玄已经猜出我的身份了,我也没必要隐瞒,只不过,要先解决这个家伙。
  老头手中出现一把拂尘,对我喊道:“现在,道歉,我可以饶你不死。”
  “身为师长,目中无人,你这样的人,教出来的徒弟,也就这种素质了。”
  我摇头执剑走了下去。
  “你们猜他能坚持多久?”
  “三分钟就不错了。”
  “我看一分钟都不行。”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至一道人随手一扫,拂尘撒出一道白色粉末。
  “臭小子,你们的人都不相信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允老邪给我带来不少东西,现在,排的上用场了。
  我一手丢出铜豆,和白色粉末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有点东西”至一道人结印对我拍出。
  一个道字出现在他面前,朝我飞了过来。
  我举剑一剑破之。
  老头倒退两步,眼中有些惊讶的神色:“你那是什么剑?”
  我冷笑一声道:“曾经有一个人拿着这把剑,一人一剑毁了茅山。”
  王玄眼神一凝,心道:“果然是你,张是非。”
  至一道人也是面色一惊:“你是张是非?”
  人群彻底炸开锅。
  “张是非?那个毁了茅山的人?”
  “他不是死了吗?”
  “对啊,怎么会到我们道观来?”
  只有周元这个二傻子激动的喊道:“看见没有,看见没有,我之前就暗示你们张是非是我好朋友了,你们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
  至一道人哼道:“那家伙早就死了,你怎么可能是他?”
  我举剑笑了一声:“是与不是,我知道就行,何须向你解释?”
  一剑斩出。
  至一道人挥舞拂尘格挡,拂尘被强大的力量绞碎,他人也飞了出去,口吐鲜血。
  我迅速来到他身前,一剑挑断了他右手的经脉。
  “这是你惹我的下场,也是你纵容自己弟子横行霸道的下场,现在,从我眼前消失,我不杀你,如果你还想对这里任何一个人施展报复,我就杀了你。”
  至一道人脸色大变,忙让自己的人把他带走。
  牛逼哄哄的来,屁滚尿流的回去,也是够滑稽的了。
  我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众人。
  王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找我报仇,只是默默地站在人群中。
  其他人见我上前,被吓得不停的往后退。
  只有周元和唐小蝶愣在原地没动。
  我上前一把抱住二人,挺感动的说道:“这几天谢谢你们的照顾了,如今我身体已经恢复,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所以,我要离开了。对了,等会儿你们记一下我的联系方式,将来你们二人若是结婚了,一定要通知我。”
  周元中二的说道:“喂喂喂,你好歹是毁了茅山的大人物啊,要不要这么煽情的?”
  唐小蝶则笑道:“张大哥,无论你要去做什么,都得平安回来。”
  “必须的”我哈哈大笑道:“记住,婚礼一定要通知我。”
  周元道:“哈哈,肯定通知,一想到传说中毁了茅山的大人物亲自坐镇我的婚礼,就倍有面子。”
  “臭屁”我松开他,想好哥们儿开玩笑一样踢了他一脚:“以后少惹是生非,你还要照顾小蝶,知道没?”
  “知道了知道了!”
  二人记下我的联系方式后,我转身看了一眼王玄。
  王玄说道:“不用看我,茅山之事,相信你已经知道掌门的用心,我与你,并无仇恨。”
  “江湖路漫漫,有缘再见!”我笑道。
  王玄点头:“有缘再见!”
  随即,我转身离开了紫晶道观。
  至此,道观里没人再敢欺负周元了。
  这也算是我留给他最后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