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56章:周元闯祸

第356章:周元闯祸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心虚不已的从他旁边走过去。
  王玄快步跟来,问道:“你去见了晏有财,为什么不告诉我?”看CX正z版#Q章。节上酷AP匠☆网T0{:
  “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人怕不是有病吧?我跟他很熟吗?
  王玄闻言,顿了顿又道:“你们说了些什么?”
  我耸耸肩道:“我打算帮他取出血罗阴煞,条件是不再找你报仇,同样的,你也不能去找他麻烦,怎么说那也是我朋友,如果你找他麻烦,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王玄道:“我没有那么无聊,不过,你真有办法取出血罗阴煞?”
  我嘿嘿一笑:“当然有,我可以找允恩静帮忙,她有一种手段可以进入人的梦境,只需晏有财睡一觉就好,我趁此机会进入他的梦境杀掉血罗阴煞的魂魄就行。”
  王玄点点头:“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办法,但你有没有想过,会因此惹来杀身之祸,血罗阴煞尸身不毁,灵魂便可不断重聚,你杀了他的魂魄,等他尸身出动的时候,会跟着你的气息找到你的。”
  “我会怕吗?”我不以为然,因为我相信鬼面人现在还不敢对我出手,就算他想杀我,也得等到文王宝藏找到才行。
  步入道观,王玄提起一事。
  “对了,允老邪死了,你知道吗?”
  “什么?”我愣住,瞪大眼睛问道:“你说允恩静的师父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王玄皱了皱眉头:“你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允恩静又没联系我,你以为像你一样有那么多人崇拜你啊。”
  “昨天死的,允恩静那边估计很快就要选举出新的继承人了,允老邪留下的势力很大,跟警方那边也有关系,如果选举出来的人心术不正,对这边的影响极大。”
  “别瞎操心了,他们的事他们自己关心去。”
  嘴上这么说,我心里还是蛮担心允恩静的。
  允家大院。
  道安和允恩静披麻戴孝,将允老邪的尸体抬进棺材,二人脸色极其难看,尤其是道安,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师父,您走好!”道安一拳锤在棺材板上,闭着眼睛痛苦的说道。
  允恩静叹了口气:“师兄,你也别太难过了,对了,师父留下的盒子呢?打开看看吧,看师父留了什么话。”
  里面是一封信,允老邪死前居然回光返照把信交给了他们,这是他事先就写好的了。
  不过,当时没让他们打开,说是等他走了,再打开看。
  如今,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道安让柳二诺去把盒子拿来,取出信封看了起来,里面最开始是说把允家的大权交由道安掌管,以后道安就是继承者了。
  随后又说了一件让允恩静有些不知所措的事。
  字语间,允老邪的意思是,让允恩静嫁给道安,他留下了一个机关盒,里面是允家继承者的大印,得此印者可掌管允家大势。
  他希望,允恩静和道安完婚,婚礼上允老邪的心腹长老会把机关盒给他们,且告诉他们怎么打开。
  允恩静怎么也没想到,允老邪居然让她嫁给道安。
  道安也是一愣,叹气道:“师妹,我不为难你,尊重你的选择,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的,这是你的终身大事,师兄无权干涉,师父也无权决定。”
  允恩静有些乱,看着信封,确实是师父的笔迹,她楞楞的说道:“给我点时间缓缓,我,我有点接受不过来。”
  “嗯,你想清楚了,婚姻不是儿戏。”
  柳二诺看道安明明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她心里非常不舒服,甚至是对允恩静产生了一丝恨意。
  本来成为新娘的应该是她,现在却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去娶别人。
  这一切,她虽然知道一些内幕,可,心里还是无法接受,多少次告诉自己这是逢场作戏,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她还是乱了阵脚。
  深夜,允恩静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这两天发生的事,仅仅是两天而已,她师父就从大病到去世,而且把一切都给安排好了,她有点接受不过来。
  允恩静说道:“张是非,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是你师父的遗嘱,你应该去照做的。”我吐了口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师父把你带到大,不比你父母差,他这么安排,也应该有他的想法吧。”
  “可是……可是我不喜欢我师兄啊,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会幸福吗?”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好,我知道了。”允恩静的语气带着一丝失望。
  挂了电话之后,我来到房间里,从床底下取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一道大印。
  “抱歉啊,我必须这么做。”
  老头的魂魄再次出现在房间里,幽幽的看着我道:“坐下,继续帮你排除身体里的邪气。”
  “多谢前辈!”
  “不用客气,记住我跟你说的事就行。”
  我盘腿坐在地上,老头将手放在我头顶上,嘴里念念有词,随即一股寒气进入我的身体,这股寒气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直接在身体里绞碎了残留的邪气。
  天亮之际,老头离去。
  我偷偷溜出了紫晶道观,回到之前允恩静住的地方,将紫极剑取出。
  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道观。
  一天过去,允家那边开始操办丧礼,我这边继续打坐修行。
  晚间,周元和唐小蝶又来了,这货这次没带东西来,还被揍的鼻青脸肿。
  我一看他这模样,不禁想笑,还好我憋住了。
  “你咋搞成这样了?”
  周元叹了口气:“还不是后院那些家伙,非得说我整天缠着大师兄,让他们揍了一顿,然后今天出去买东西又……”
  话还没说完房间门被人踹开。
  三个粗糙大汗怒骂道:“王八蛋,还跑这里躲着来了,你不是说在比试台上单挑的吗?等你半天也没见你过来,怎么着,害怕了?”
  “这些人是谁?”我没在道观见过他们。
  周元躲我后面小声逼逼道:“这是其他道观的人,我出去买东西吃的时候冲撞到他们了,本来想忽悠他们去单挑的,但是我又打不过,他们人到后院去,我就躲这里来了,我觉得道观里的人应该不会出卖我,毕竟一个道观的,没想到那群人这么不讲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