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41章:反噬

第341章:反噬


  听到声音的那一刹那,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只见允恩静快速来到我身前,看着血流成河的茅山,展开双臂挡住我的去路:“张是非,你不能毁了茅山,不管他们做错了什么,你都不能毁掉它。如果你毁了茅山,那些妖魔就会大肆入侵阳间,靠龙虎山其他力量是无法阻止的,茅山它本身就占据了很大的作用。”
  我可不管这些,满脑子只想着为雪儿报仇,于是我再次举起了紫极剑:“让!”
  允恩静没有退却:“我不让,如果你下得去手,就杀了我。”
  茅山所有人松了口气,静静地看着我怎么选择。
  允恩静似乎很有信心,哪怕我身上戾气再重,她也没有退缩。
  “让!”
  我再次怒吼。
  “我不让,张是非,你给我清醒一点。”
  嗡嗡!
  身体里的力量又翻倍了,身体很多地方因承受不住这么强大的力量而开裂出一道道伤口,血肉里流出鲜红的血液来。
  允恩静愣了一下,呆呆的说道:“张是非,你……你用了五解符?你居然用了五解符?你特么不要命了吗?连这种东西你也敢用?”
  “让”我额头青筋暴起,厉声呵斥。
  “我不让!!!”允恩静大声喊道:“张是非,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让我就杀了你!”我一剑劈下去。
  允恩静闭上眼睛没有躲避。
  砰!
  一声巨响,阵法破裂,几个长老被击飞摔在地上。
  允恩静毫发无损。
  我没有伤她,剑气从旁边劈了过去。
  允恩静睁开眼睛,双眼猩红的看着我:“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这还是我认识的张是非吗?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特别的善良单纯,许灵生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鬼,你还要极力护他。那些村民对你恶言相向,不领你的情,你还是义无反顾的保护他们不让许灵生伤害他们。那个时候的你到哪里去了?我记得魔星刚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害怕她,只有你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呵护,还有,州州被妖怪抓走时,你拼了命的去救她,哪怕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也义无反顾,那个时候的你去哪里了?张是非,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不要一错再错了,雪儿的事可能对你打击很大,可她希望你这么做吗?如果雪儿希望你这么做的话,为什么自愿牺牲自己保你们一个平安?她就是想让你们好好生活,不想让你为了她再受任何伤害,如果你现在毁了茅山,雪儿不就白死了吗?你为什么不理解她的用心良苦?张是非,你醒醒吧,我求求你了,不要再错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允恩静说的这些,我心里的仇恨居然淡化了。
  嗡!!!
  突然,一阵力量从身体里往外翻滚,我感觉到浑身上下犹如针扎,血管里好比千万只小针在逆流。
  力量开始溃散了,五解符的反噬开始了。
  “啊……”
  紫极剑落在地上,我捂着脑袋痛苦的往后退了两步。
  “就是现在!”
  一个长老趁此机会夺剑而出,直接朝我刺了过来。
  “砰”
  一只狐妖闪到允恩静身后,一巴掌将他拍飞。
  “你们人类做错事不承认也就算了,别人放手了,你们还想赶尽杀绝,这一点,我们妖族都看不下去。这小子放我们出来,于我们有恩,你若想趁着现在杀他,是不可能的,除非过我们妖族这关。”
  这长老躺在地上吐了口血,心有不甘的看着狐妖,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啊啊啊”
  我双手的指甲倒扣进了皮肉,足矣想象是有多痛苦。
  身体好似要被撕裂一样,却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鬼灵这会儿安静下来了,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不过,我不好过,他也不好过。
  我死了,他未必会死,还有可能脱离我的身体。
  但现在,只要还在我身体里,他就避免不了这痛苦的感觉。
  “张是非”
  允恩静朝我走来,一把抓住了我那双沾满鲜血的双手:“你一定累了吧?没事,累了就睡一会儿,没人可以伤害你的,有我在,任何人也伤害不了你。”
  我的意识慢慢稳定下来了,身上的戾气不再那么重,虽然痛苦没有减轻反而加重,可听到允恩静这些话的时候,我整个人好像松了口气,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找到了靠山,可以无条件信任的靠山,所以我放弃了抵抗。
  整个人倒向允恩静,他拍着我的后背,用着从来都没有过的温柔语气对我说道:“你这个傻子,想报仇也不要自己一个人抗下啊,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你的父母,你的兄弟,你的朋友,还有……还有州州,他们都很关心你不是吗?哪怕你们分手了,可你忘不了她,她也肯定忘不了你,所以你干嘛要折磨自己让关心你的人难过呢?无论什么时候,身后总会有人在等你的。”
  我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只是一个爱哭鬼而已,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它就像开闸了一样,不停的往外流。
  “我……我好痛苦,允恩静,我现在一定……一定很难看吧?不行,我不能回去,我不能让他们看到我这幅样子。”
  “没有,一点都不难看,张是非,我以前老说你是个圣母婊,老说你长得丑,但那些都是玩笑话。你很善良,也不丑,你不能死,要好好的活下去。只要你活下去,以后我就罩着你,谁敢欺负你我抽死他。”
  “如果对方是茅山呢?”
  “那我就挡在你面前,要死也是我先死。”
  允恩静话音刚落,我就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看来……你……你没机会站在我面前了,因为……因为我要先走了。”yR最T%新}-章,节上酷√/匠%网0
  “不会的,你给我听好了,张是非,你不会死的。”
  我微微闭上了眼睛,身体已经痛到麻木,没有力气去回复她,也没有任何感觉了。
  手臂上的皮肉变得很松懈,轻轻一抓,就能抓掉外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