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29章:我们就走到这里吧

第329章:我们就走到这里吧


  深夜。
  灵灵堂。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看着天花板发呆了。
  心里想的事很多。
  有雪儿,有表哥,有州州。
  尤其是州州。
  手机里还是没有她的消息,说不上难过,但很失落,心里挺不是滋味。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光豪打的。
  “非哥,我今天看到周腾那小子跟嫂子走的很近,要不要我找人过去教训他?”
  “旁边有其他人吗?”
  “有,还有嫂子的闺蜜,然后还有两个男的,应该是周腾的朋友。”
  “那不用管,光豪,我这段时间不在那边,你经常在学校附近转悠,别让任何人欺负州州。”
  光豪嗯了一声:“非哥,你两是不是闹矛盾了?”
  “其他的不要问。”
  “我只是想说一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兄弟,兄弟一定在。”
  挂了电话,我继续发呆。
  此时的州州同样没睡着,辗转难眠,多次拿起手机又放了下去。
  这一点我两一样。
  其实心里都很想联系对方,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咽不下那口气。
  想想也没多大点事,为什么就不能退步呢?
  这一夜,我两都没睡好。
  接下来一个星期,还是谁都不愿意联系谁,我感觉这一次真的玩完了,心里很失落,张超说,其实你退一步,你们就和好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退。
  多年后仔细想想,其实很多情侣都这样吧,彼此试探着对方,又彼此想念着对方,最后谁都不愿意主动联系对方。
  有一段时间,前任3特别火,有人说,我以为孟云扮至尊宝是为了挽留,其实不是,是为了放手。
  当初看这部电影,心里没多大感触,在和州州闹矛盾冷战的这段时间,又重新看了一遍,感触倒是很大。
  孟云和林佳其实也没多大矛盾,偏偏最后没走到一起。
  他们没走到一起的原因也简单,就像郑凯剧里说的,一个以为不会走,一个以为会挽留。
  两个人都在以为,然后,缘分到头了。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是这样?
  我也怕我和州州就这样结束,可还是不愿意先一步低头。
  可能这就是作吧,作到最后不好受的还是自己。E看正版W章节I上,e酷匠“网0
  又一个周末,张超问我真的不打算回去找州州,我非常硬气的说不想。
  心里其实是想的。
  张超切了一声:“你就死鸭子嘴硬吧。”
  另一边,州州的闺蜜也对她说:“你就死鸭子嘴硬吧,明明心里很想他,还死要面子不愿意承认,你就不怕你们真的分了。”
  “怕什么怕,要分就分,我没了他就没人要了吗?”
  州州嘴上这么说,心里有多难受只有她知道。
  后来我回村去看望我父母,路过的村民都问我州州怎么没来,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在别人眼里,我两一直在一起的。
  到家里我妈也问州州怎么没来。
  我随口敷衍过去了。
  我妈给我做饭的时候,一边做一边念叨:“我跟你说,州州是个好女孩,你可不要辜负人家,你敢辜负她我就打死你。”
  “哎呀妈,到底我是亲的,还是她是亲的?”
  “少臭嘴,一边玩去。”我妈呵斥道。
  又一个星期到来,州州她们如愿高考,在填志愿的时候,州州最先想到的是G省,她想考到这边来。
  最后还是选择了c庆。
  知道她们高考,我也没给她发消息,那段时间我有一个通病,经常给她打一大段字,最后又默默无闻的全部删掉。
  在家待了一周我又回张超那里去,很快就要到成绩出来的时候了,张超让我怎么着都给州州发消息。
  最后我硬着头皮发了一句:考的怎么样?
  对方过了很久才回:感觉还好。
  然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了。
  张超看这情况,对我说了一句:“小非我跟你说,无论怎样都不能分手,分手容易,和好也容易,但分手以后再和好,如初就很难。”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感情专家。”我白了他一眼。
  “那必须,社会你超哥,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那天晚上,州州给我发了句消息,她问我怎么想的。
  我说,没想法。
  然后两个人继续冷战。
  后来丰伟给我打电话了,他说这段时间他一直带着雪儿东躲西.藏,各大门派的风声总算松点了,不过暂时还不能与我们见面。
  我让他自己小心一点,一有什么情况就赶紧告诉我们。
  然后雪儿又和我说了很多,她说她学会做饭了,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等见到我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做一桌满满的菜。
  这丫头越来越活泼可爱了。
  难受了这么多天,也就雪儿能让我高兴一点了。
  和雪儿这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挂了电话后,躺在床上依旧辗转难眠。
  州州拿到通知的那天,我两终于摊牌了。
  她说她累了,我说,我后天回c庆,到时候见面说。
  其实第二天我就回去了,张超黄瑶瑶我们三人一起回去的。
  只是我没有着急去见州州,那一刻我心里只觉得很累,很不想谈。
  你问我喜欢她吗?
  其实还是很喜欢。
  但心累了,真的很累。
  我想了很多很多,始终觉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以后再也不想陪一个人去长大了。
  那就是我的想法。
  人有的时候就是贱,越是烦,越要想,我还去了很多地方。
  我们一起去玩过的每一个角落我都走了一遍,在同样的时间,走到了我和州州第一次接吻的时候,那一幕到现在记忆犹新。
  脑海里满是烟火照亮她的画面,真的很美。
  手机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闺蜜录的视频。
  里面有说有笑,打打闹闹。
  “请问张是非先生,第一次跟我们可爱的州州见面,对她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漂亮,可爱,我媳妇就是最棒的。”
  “那请问我们可爱的州州女士,对张先生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第一印象,帅啊,我男朋友给的第一印象能差吗?”
  “咦,那你们相互喜欢对方哪一点?”
  “漂亮,善解人意,温柔可爱,活泼开朗,全身都是优点,哪点都喜欢。”
  “那州州你呢?喜欢张先生哪一点?”
  “我喜欢他长得丑。”
  “哎呀卧槽,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哪里丑,告诉你,我人送外号贵州吴彦祖,水城县汪东城……”
  除了这些,手机里还有很多我们的聊天记录以及合照,那些过往都成了回忆。
  后来我给州州打了电话,我问她:“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州州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下就挂断电话。
  我拿着手机,心里空荡荡的。
  这一切,不是我造成的吗?
  为什么心里这么难过?
  可为什么难过了,不会掉眼泪。
  那会儿我坐在河岸上,大脑很乱,心情很差,没多久州州给我发了一个视频,视频里是夜晚城市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街头。
  视频里说,Z国有十四亿人口,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三生有幸,感谢有你。
  那一刻我就知道答案了。
  第二天,我在三清铺做了很多好吃的,让州州过来吃饭,叫上她闺蜜一起。
  这边的话,有张超和瑶瑶陪我。
  很快她们就来了,张超和黄瑶瑶都没有说话,一直是我在忙,入座后,张超率先打破僵局,说了个冷笑话。
  他的冷笑话一点不好笑。
  而我和州州始终没有说话。
  吃了几口,州州的闺蜜说:“州州,多吃点啊,不都是你喜欢吃的吗?”
  州州突然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张是非,我们出去走走。”
  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我两这是和好了。
  我点头不语,同州州走了出去。
  “还记得这个地方吗?”又来到了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我装作很轻松的样子问她。
  州州点点头说:“记得。”
  接着,我们又沉默了,谁也没说话,就这么站着。
  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心里怎么想的,也不愿意把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说出来。
  其实大吵一架,就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过了好久,我才鼓起勇气说了一句。
  “州州,我们就走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