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21章:误会

第321章:误会


  吃了饭离去,径直回了三清铺,我让黄瑶瑶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一下,楼上有洗衣机,有浴室,她自个儿能折腾。然而是我想多了,这丫头洗个衣服把洗衣机差点给我弄坏,那洗衣机哐当哐当响,她愣是没反应,还在旁边梳头发打扮自己。
  得亏我耳朵机灵,不然今天就废这儿了。
  把一切安顿好,她在上面布置自己的房间,我则到楼下坐着刷电脑,心里烦心事多了,就寻思找个单机游戏解解闷。
  然后,我玩了好几个小时的植物大战僵尸。
  呼——
  突然,一阵阴风刮过,我抬头一看,竟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鬼。此女鬼披头散发,面如死灰,毫无血色。身体呈半透明状态,这一个不小心就能魂飞魄散了。
  虚弱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
  不管了,是人是鬼,来者是客。
  我起身上前扶住她,问了一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女鬼撑着腰说道:“小师父,帮帮我,我肚子里的孩子要生了。”
  “啊?”我愣了一下神:“那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我能感觉到这里有接阴婆,小师父,不会是你吧?”
  “啊不是我不是我”我赶紧摇头,冲楼上喊:“瑶瑶,有生意上门了,赶紧帮忙。”
  黄瑶瑶穿着我给她买的兔子拖鞋跑下楼来,乍一看女鬼的状态,连忙说道:“把她交给我,你身上的阳气太旺,会伤到她的。”
  “不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我背包里有工具。”
  黄瑶瑶的背包里有不少芭蕉叶,她说在帮鬼魂接生的时候,要用芭蕉叶捣碎敷在手上,这样才不会伤到刚出生的鬼婴。
  芭蕉叶可以压制人的阳气,这一点我倒是略知一二。O更ee新E最^U快上}酷kh匠网"0N
  看着她们两个上了楼,我干脆到门口去坐着,心里寻思这鬼生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
  事实上,跟人生孩子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一个生人,一个生魂。
  不一会儿,楼上响起凄厉的惨叫声,用鬼哭狼嚎来形容一点都不过为。
  额不对,人家本来就是鬼。
  啪嗒,一双小白鞋出现在我眼前,我抬头一看,居然是州州。
  女鬼声音小了很多,但还是能听到,她现在非常虚弱,导致自己的声音普通人都能听到。
  州州看着楼上,皱了皱眉头:“张是非,你搞什么鬼?”
  “你怎么来了?”我没回答,反问了一句。
  州州冷笑一声:“我为什么不能来?怕我破坏你的好事?”
  “什么好事,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我有点懵圈。
  “呵,还装,我什么都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呢?我没猜错的话她就在楼上吧?张是非,你可以的,转身就跟别的女孩勾搭上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
  “不是,你误会了”我连忙起身解释,伸出去的手却被州州一巴掌拍掉。
  她看着我一下子就哭了:“张是非,你为什么骗我?雪儿不是你妹妹,我也不是你的初恋,楼上那个女孩叫黄瑶瑶,是你们隔壁村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错愕在原地。
  “所以这些都是真的?张是非,你到底有多少事没有告诉我?”
  “不是,州州,你听我解释,雪儿她真的是我妹妹,瑶瑶她师父是我救命恩人,她师父去世了所以来我这里住两天,不会太久,至于初恋什么的,在你之前我是认识一个叫童天真的女孩,可我们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这也算吗?”
  “你还在骗我?”不知道州州怎么突然间知道这么多,她现在心里特别乱,特别难受:“你表哥都把一切告诉我了你敢说这个人不是你表哥吗?”
  州州拿出手机,里面照片正是表哥本人。
  他把一切都告诉州州了,而且故意掩盖真相,让州州误会了所有的一切。
  “要不是你表哥认出我,跟我提起了你的那些过往,我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
  “州州,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啪”
  一声脆响,我脸上火辣辣的疼,州州捂着嘴退了两步,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捂着脸,突然苦笑了一下,看着她说道:“你愿意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就像你从来没有为我考虑过一样,明知道有些事我不喜欢,你偏偏要做。是,你有你的苦衷,所以我才傻子似的跑你们学校去,想跟你道个歉,想让你回来住,想让我们重归于好。就今天分开这么一会儿,我就像疯了一样,手机一响就以为是你在找我,然而不是,州州,你让我好失望。为什么你从来不懂我要的是什么,在我心灰意冷遇到挫折的时候,哪怕你一句简单的问候我都会觉得很温暖,可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退步,我觉得好累啊。”
  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累?我也觉得我很累,你经常玩失踪,从来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尤其是知道你做的事以后,只要你一天没理我,我都担惊受怕,怕你出什么事。张是非,我跟你在一起涂过你什么吗?当初去你家,你妈妈给我的钱,我都让你退回去了,在一起这么久,你给我买礼物,我也都会给你买。我要的也不多,我只想天天跟你在一起,只想有心事的时候你可以陪在我身边,仅此而已,可是你做到了吗?”
  “那我出去拼命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买车买房,有点钱给你更好的生活吗?你要的陪伴,我暂时可能给不了你,但我也不是没有陪你啊,不也经常陪你了吗?你还要我怎样?”
  “如果你是这么觉得的,那就不用多说了。”
  州州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她的背影,我好想冲过去抱住她,可……心里就很不舒服,告诉自己不能再退步。
  这时,表哥的身影出现在另一头。
  我看到他的瞬间,整个人失控的奔过去,抬手就是一拳,表哥被我打的退了好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