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17章:惊喜吗?

第317章:惊喜吗?


  这鬼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好好的气候,转眼间下起了小雨。我和鬼面人坐在一家还没打烊的面馆,两人面前纷纷放着一碗热腾腾的汤面。我没有胃口吃,鬼面人却狼吞虎咽,好似我不存在一样,直接给我当空气了。
  “说吧,怎么回事?你怎么没死?”
  鬼面人咽了一口面条,抬头望着我说道:“你很希望我死吗?”
  砰!
  我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满脸怒气瞪着眼珠子吼道:“当初鬼面人亲手把你送到我们手里的,岂会有错?张超亲手杀了你,岂会有错?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但是他心里一直对我很愧疚,所以无论我怎么着他都不会生气,有什么困难他还第一时间站出来帮我,这一切就是因为你的死。现在,你没死,我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我一直以为你死了,尸体都化作骨灰了,根本不可能复活,也不可能还阳,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死?”
  是的没错,眼前这个鬼面人就是我以前很信任的表哥。
  他没死,活生生坐在我面前吃面条。
  “你很希望我死吗?”表哥又重复了一句。
  我心里没来由的生气,但被我压制住了,叹了口气,继续问道:“既然你没死,那可以把当初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吗?”
  表哥放下筷子,拍拍手道:“先跟你说说当初的事,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两人,真正的鬼面人是听不到咱俩的谈话的。要说当初啊,本来我大限将至已经无法挽救,没想到在最后一刻遇到了鬼面人,他说他有办法救我,一开始我不相信,但……后来我信了,他给我吃了一种东西,类似于骨灰的灰烬,没告诉我这是什么,只说吃了这个,就能活下去,但得定期吃,因为这不是长时间有效的。”
  “我吃过以后,身体果然恢复了,我问他为什么帮我,是不是有什么条件,毕竟天上不会掉馅饼。他说,需要我帮他办事,他会定期给我这种东西延长生命。而办的事,不问缘由,只需听命行事,做不做是随便我。为了活命,我答应了。再后来,我就成了鬼面人一员,至于张超杀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是我,鬼面人用了一种特殊手段给那人换脸,换了一张人皮面具,时效不长,只能维持三天,三天一到功效就会不攻自破。”
  “按照张超的性格,我杀了她女朋友,他肯定对我恨之入骨,会想尽办法杀我,所以,我们有这个信心,把那个人送过去,也不会被识破。至于他为什么会有我的记忆,这个说来更加玄乎,就好像借尸还魂一样,魂魄移驾到其他尸体身上后,那具尸体会拥有魂魄的记忆。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句,事实上鬼面人用了一种很奇怪的邪术,将我的记忆融入到了那个人的脑海中,如此一来,他就变成了我。当然,时效也一样只有三天,不过,三天时间没到,你们就已经把他杀死了,以至于我就这样在你们心中死去,然而,真正的我从来没有死过,一直逍遥法外着。”
  “这么说来张超杀了一个普通的无辜人?”我愣了愣神。
  “不不不,那个人是个抢劫犯,连年迈的老人都不放过,所以,不算无辜人。”
  “呼——”我深吸一口气:“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鬼面人停住手中的动作,突然叹息了一声:“因为我始终是你表哥,小非,我知道你已经不相信我了,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一声,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师父,如果可以的话,远离你师父,这个人太危险了,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
  “打住,他再有目的,也好过你过去的那些手段。”
  “行,随你怎么说,你高兴就好。”表哥摇头道:“那么,你再听我一句劝,你师父的事你不相信我,但这件事,你必须相信我。”
  “魔星的事情,到最后会彻底应验,整个茅山会因为她而毁灭,而跟魔星有关系的人,都会受到牵连。我始终是你哥,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了你好,如果可以的话,远离魔星吧。”
  “不可能”我直接摇头拒绝:“如果有一天邪念和雪儿合为一体了,我也相信雪儿可以战胜她。哪怕全世界与雪儿为敌,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身前保护她。我会告诉她,有我在,别怕,没人敢欺负你。”
  后面这句话,是说给表哥听的。
  小时候我经常被人欺负,表哥就会站到我面前,然后跟我说着这句话,当时我特别的相信他。
  然而表哥已经忘记这些了,他耸耸肩表示无所谓:“随你怎么做,对了,我没钱,你帮我买单,告辞。”
  他重新戴上鬼脸面具,转身走向大门。
  “你不回去看看大伯他们吗?”我起身大喊道。
  表哥摆了摆手,一句话都没说,就这样离开了。
  我看着面前的面条,心里很沉重,完全没心情吃。
  我一直以为表哥死了,却没想到他活的好好的,真正的鬼面人太恐怖了,我再一次对他感到恐惧。
  这个人把我们耍的团团转,他的本事也很通天,所有逆天本领他都会,我感觉他就是无敌的。
  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他在下棋,我只是一颗棋子,以为摆脱他了。
  最后才发现,不过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而已。
  这两个坑,都是他挖的。
  接下来我要怎么办?表哥杀了张超的对象,张超自然对他恨之入骨,如果知道他还没死,肯定满门心思想要报仇。a更新√)最快上Xh酷@匠网?0X
  我要告诉张超真相吗?
  一边是兄弟,一边是伴我长大的表哥,我真的很难选择。
  这个问题就好像你老婆和你妈同时掉水里,还是两个不一样的水塘,水很深,两个人都不会游泳,现场只有你一个人,你救谁?
  离开面馆,我心情低落的往三清铺走去。
  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周腾从里面走出来,和州州有说有笑,随即上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