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15章:变婆现身

第315章:变婆现身


  李哲光夫妻二人听不懂我说的这些东西,只能不懂装懂的点头,我也没指望他们能听懂,等会儿按照我的要求去办事就行。
  吃完饭,李哲光去村里通知村民,他老婆去后厨洗碗,且帮我找来了竹条。我拿一张凳子坐在院里,不紧不慢的扎起了纸扎人,把竹条编制成人形后,因为找不到专用糊纸,只能拿几张黄纸应付应付。
  很快,纸人就做好了。恰在这时,村里的村民来了二十几个,剩下没来的是因为家里有牲口要喂,还得看家,走不开。有的人则是不喜欢这种场合,觉得不吉利,没办法,吃阴饭的人,在一些地方就是不受待见。
  我把纸人的眼睛画上,嘀咕道:“许你一双眼,让你有灵气,等会儿到了地方乖乖坐着,千万不要乱动。”
  村民觉得好笑,寻思这人脑子有病吗?跟一个纸人说话。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说不出话了,满脸惊讶。
  我将李涛的生辰八字用天干地支换算法写在了纸人的背部,然后找来一只大公鸡和一根红线,一刀下去,公鸡的血撒了出来,把红线沾满鸡血,我轻声对公鸡说道:“也算是功德无量,到了阴曹地府就去投胎吧,免得又落金鸡山做一只没法投胎的幽灵鸡。”
  随即将公鸡丢给李哲光:“鸡呢就拔毛煮掉吧。”
  之后又来到李涛的房间,红线一头绑在他左手中指上,另一头来到纸人身前,同样绑在左手中指上。
  做完这一切,我抬头看了一眼黯淡下来的天色,缓缓开口念道:“坛场土地,神祗最灵,通天达地,出入幽冥,为吾传奏,不得留停,有功之日,名书上清。召请土地公为弟子牵引邪祟气息,帮弟子降妖除魔,替天行道!急急如律令!”
  咒语落下,一抹黑气顺着红线引渡到纸人是谁,瞬间,纸人就像活了一样,眼睛里充满生机,别人看不到这一切,只看得到,纸人好像不一样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没人说的上来。
  “好了,现在去安排好的房间吧!”我扭头招呼道:“把鸡血冲干净,一滴都不能留。”
  “小师父,这纸人要扛过去吗?”一个村民问我。
  我摇头轻笑道:“用不着,它自己能走。”
  剪断红线,我走在纸人身前,往前一步,它就跟着走一步,后退一步,它也会后退一步,众人惊呆,这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了。
  在李哲光的带领下,来到了村边河岸上一间瓦房前,据村民说,这里之前是亦庄,专门存放尸体的地方,因为以前有赶尸匠这种行业,他们把尸体赶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需要在这里住一宿,亦庄就是专门给他们安排的。
  随着时代发展,赶尸匠这种职业已经渐渐消失,我到现在也没听说哪里有赶尸匠出没。
  毕竟现在的大城市都实行火葬,乡下的话,如果远了,用车拉都比找人赶要方便,速度也快很多。
  所以,赶尸匠行业就这样被代替了。
  倒是让我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亦庄,虽然简陋了一点,好歹也能遮风挡雨。
  一进去,里面就有一股子冷气,我若有所思的环顾一圈,摸着下巴问村民:“这里,平时有放尸体吗?”
  “嗯”李哲光点头道:“村里谁家要有人去世了,都抬这里来,把这里当灵堂用,这里地方宽阔,方便一点。”
  我哦了一声,漫不经心的来到屋子中间,地上有不少杂草,我让纸人躺在上面,然后吩咐村民找地方躲好,屋子挺大,角落里有很多杂物,找个藏身的地方不难。
  况且,来的人也不是很多,村子挺大,就来了二十多人,他们找到地方藏身后,我在这里做了一个小小的阵法,屏蔽住了他们身上的阳气,如此一来,变婆就不会发现端倪。
  接下来的时间,只需守株待兔即可。^酷~_匠网“首发T0*《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变婆却还没现身,有人耐不住性子,问了一句:“到底会不会来啊,这都过去大半个小时了。”
  “才半个小时,你急啥?”旁边的瞪了一眼。
  就这样又过了半小时时间,突然,紧关的大门被一阵冷风吹开,门口不知什么时候起了一阵白雾。
  雾里隐约出现一个身影,是一个老太婆的身影,猫着腰,走路摇摇晃晃,进屋后,我旁边的李哲光悄声对我说:“怎么是我妈?”
  “呵,是不是你妈,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死死盯着变婆。
  变婆来到纸人身前,仔细打量起来,在她眼里,这就是李涛,她的小“孙子”。
  她伸出手,笑呵呵的说道:“奶奶的宝贝孙子啊,要不要吃糖,奶奶这里有不少糖果哦。”
  纸人微微发抖,好似害怕。
  变婆看了更加高兴:“告诉奶奶,你父母去哪儿了?”
  纸人不会说话,只能摆动身体。
  变婆瞧了心下大喜,没有多想,伸手就去挖纸人的肚子。
  轻而易举就破了一个洞,只是,变婆停住动作了。
  她愣愣的看着纸人空荡荡的肚子,猛然醒悟,知道自己上当了。
  变婆转身就要离去,却被纸人从地上跳起来,打后面一把将其抱住。
  机会来了,我对李哲光说道:“等会儿我喊你们出去,你们再出去。”
  众人点头。
  我则从杂物后面钻出,笑呵呵的看着变婆说道:“这个时候了,还不现出原形吗?”
  变婆咿咿呀呀的怪叫着,这声音听着特别刺耳。
  “你不肯显形啊?那我帮你吧。”
  我屈指一弹,一道道气迸射出去,击中了变婆的胸口。
  变婆嗷一声惨叫,同纸人一并摔倒。
  纸人被我做了手脚,死死困住她,怎么着都不肯放手。变婆的胸口被击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洞口,连同纸人也是一样,但纸人不会受伤,她会。
  这一下,让变婆回到了原形。
  原脸满脸褶子,皮肤干枯,眼睛凹陷,眼边挂着恶心的绿色液体。
  和民间故事描述的一样,这家伙一头蓬乱干枯的毛发,尖嘴猴腮,手骨还是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