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14章:一起打变婆

第314章:一起打变婆


  从奶奶那里回去,李涛就大病一场,经常半夜发高烧说胡话,因为这事儿,奶奶让大哥家的父母天天念叨,责怪她没看好孩子,只有二娃家很庆幸,什么事都没有。
  最难过的莫过于大哥家,孩子没了,死的这么惨,夫妻二人终日以泪洗面,奶奶心疼,也怪自己,好几次想寻短见,都被阻止了,好一顿苦口婆心,才把她说好。
  听完故事,我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大概知道是什么妖怪在作祟了。
  关于这个妖怪,在G省一代有这么一则童谣。
  老变婆,背背箩,背在妈姑河。
  不吃妈姑饭,清水打鸭蛋。
  鸭蛋不成汤,气死娘娘。
  娘娘洗碗,洗出灯盏。
  灯盏漏油,漏出气球。
  气球打鼓,打出老虎。
  老虎爬岩,爬出幺儿。
  幺儿大又大,三间房子装不下。
  幺儿小又小,落在灰兜(里)找不到!
  这个民谣得用当地方言念才有感觉,小时候没少听小朋友们念,当然了,自己也会念。
  变婆,这是盛行于G省一代民间故事中的妖魔,据说生前是个老婆婆,手很奇特,整只手臂的骨头都是圆的。
  这种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会破棺而出,喜吃小孩的手和脚,还会根据情况变成家属的家人,就比如说李涛的奶奶,最开始来家里的并不是奶奶,而是变婆,这就是变婆的手段,变成奶奶的样子骗过三人。
  在这边,我记得没错的话,他们把这种妖魔叫做老背背(第四声),小孩子爱哭爱闹,老人就会说,再哭老背背就来把你抓走了。
  别说,很多小孩小时候都怕这东西,知道它会吃人。
  不过,随着科技发展,现在的孩子生活水平越来越好,这样的民间故事他们几乎听不到,他们的生活就是学习和手机,像我们那会儿,哪有手机玩?整天揣着一兜的玻璃珠和卡片,调皮点的还喜欢撕书折纸飞机。
  眼下,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叔,大叔听完后摇头叹气道:“知道是老背背又怎么样,关键是找了好几个人都说对付不了。”
  我轻笑一声:“其实,变婆,也就是你们说的背背,是很好对付的,只要找对方法就行。这东西难对付就难在她会通过眼睛迷惑住人,只要不被迷惑,普通人都可以抓住它。变婆喜吃小孩,是因为它胆子小,怕大人,至于你找的那些人不敢抓它,怕是觉得自己心境不够层次,挡不住她那双眼睛的迷惑。”
  真不是我吹,变婆就像猫脸老太太一样,迷惑人特别有一手,心境层次不够的,还真不一定抓得住它。
  据说,很久以前就有个阴阳先生不信邪,亲自上阵去抓一个经常偷小孩子吃的变婆。
  一开始变婆是挺怕他的,可被逼急了狗都能跳墙,何况还是个妖魔。最后,这阴阳先生被变婆迷惑住心性,自己把自己的肠子挖出来献给了变婆。
  隔天尸体让人发现,死的那是一个惨不忍睹啊。
  眼下这李哲光看我的眼神变了几分,不难看出他有些相信我了。
  “小先生,多少钱你说个价吧。”
  我举起一根手指头。
  “一万?”
  我摇头。
  “十万?”
  我依旧摇头。
  李哲光脸色有些难看:“小先生,你看我这穿着打扮,像是拿的出那么多钱的人吗?”
  “一千”我淡淡的说道。
  “啊?”李哲光大跌眼镜:“我之前请他们都是好几万。”
  “所以这事儿我做亏了”我做生意这么久以来,一直都在亏本,每次还都卖命做事。好在师父留下三清铺的时候,告诉过他那些老朋友一声,平日里隔个十天半月的,就有人上门买佛像,每次都是好几千。
  只是,我这门面租的也难受,价高。
  我看了一眼李哲光,清描淡写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本该不收钱,但我收你钱,是为了结清因果,避免以后咱们再有瓜葛,我这个人怕麻烦,一向如此。”
  李哲光顿时再三道谢。
  他家,住在一个叫李河村的村子,村边上就是一条大河,村里人口挺多,六七十户人家是有的,不过,多数以务农为生,门口晒着些谷粮。看O正版章G☆节#F上Y'酷匠~网☆M0
  李家住的是一间瓦房配两间平房,进屋后我先去简单的看了眼李涛,这孩子脸色乌青,双目无神,肩头的两把火已经萎靡,快要熄灭,天灵盖的火焰也极低,这是受变婆身上的妖气影响。
  这股妖气挺重,看来这只变婆活的年头挺久,这程度看样子是快成精了。
  动物成精化作妖,妖怪成精则会更上一层楼,黑色妖气到绿色再到红色,虽然是三个层次,可每个层次相差都特别大。
  极少有红色妖气的大妖怪。
  这里说一下,魔星不一样,魔星虽说是妖怪,但本质上算魔。
  妖魔妖魔,妖和魔其实不一样。
  我给李哲光的孩子画了两道符,一道放枕头底下,另一道烧成灰参水给他喝,一碗符水下肚,身上的妖气就减少很多。
  “看样子,是要把变婆除掉才能解开他的梦魇”这是被变婆吓坏了,除掉变婆,再化解身上的妖气,就无大碍了。
  “叔,给我炒几个菜,肚子有点饿”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所以我也不客气。
  李哲光让他媳妇去做,自己则过来和我唠嗑,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片刻后酒菜上桌,我一边吃一边对他说道:“今天晚上把村里的人都叫过来帮忙,我带你们一起打变婆。”
  “啊?”李哲光夫妻二人吓了一跳:“打变婆?”
  “没错,等会儿给我砍几棵竹子,我要用竹条扎小纸人,用来冒充孩子。你们负责给我找一间靠村边上,人烟相对来说稀少一点的房间,我把纸人放在里面,取你儿子的生辰八字贴在上头,误导变婆这是你儿子,你儿子身上残留她的妖气,她早晚会跟着妖气寻过来的,所以我将计就计,等她一进屋,就带人围住,大伙儿一起打她。”
  做到这一点说难不难,说不难倒也挺难。
  像民间先生的话,道行都不是很高,光是做纸人取生辰八字骗变婆,他们就做不到,更不用说引李涛身上的妖气到纸人身上了。
  至于找村民帮忙打变婆,其实我一个人就能对付,这么做,是为了让他们知道,变婆没那么可怕,有的时候只要大伙儿团结一点,妖魔鬼怪都得绕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