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08章:亲自过来

第308章:亲自过来


  “别太过了吧,这是警察,他们也是听命行事。”州州皱了皱眉头,怕我把事闹大。
  但我在乎吗?不在乎,要想立得住脚,必须狠一点才行,我这人狠不起来,耍赖倒是有一番本事。
  放着特殊身份不用,那是我的风格吗?之前不是,以前我就特别不喜欢这种仗势欺人的行为,但,从地府出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的时候,有点权势名声不是什么坏事,用这种权利欺压他人,也不是什么坏事。
  好比说在地府的时候,如果不是童天真认识白无常,这会儿我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话又说回来,如果我早点用自己的身份在这边搭上上层关系,州州还会被光头佬绑架?
  所以,现在,我就是要用自己的权利去打出属于自己的名声,不管好与否,只要有用,对我来说就是好事儿。
  鬼面人说家人爱人会成为一个人的弱点,他错了,正是因为有了要守护的人,我们才能一次又一次从失败中站起来。
  眼下,我侧头对州州说道:“没事,我有分寸。”
  “什么事儿什么事儿啊?”这时,学校校长跑了出来,原本他也没想管太多,这些富二代的家庭背景他是知道的,只要别闹太过,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现在把警察都闹过来了,他还坐得住吗?不管怎样,还得出个面才行。
  “校长好”旁边的同学喊了一声。
  我一看,顿时笑嘻嘻的说道:“校长啊,没事没事,这警察同志说要请我去局里配合调查呢。”
  警察同志苦着脸道:“张兄弟,我都解释过了,这是一个误会,误会而已。”
  “哎,什么误会啊,我真的知道些内幕,走走走,我跟你一起去啊。”
  “爷,小爷,您就别为难我了,我只是一个跑腿的而已,我也是……也是身不由己啊。”
  校长虽然不知道我的身份,但再傻,此时也看得出我不是什么普通人,不然人家也不会这么客气对我说话。
  他哈腰点头的讨好道:“张兄弟是吧,要我说,这事儿就别为难咱们小同志了,他们也是跑腿的,不容易。”[email protected]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G盗…r版…0W“
  言外之意就是,你牛逼你去找李家伟老爹啊,人家副局长呢,你欺负一个小同志算啥本事。
  我没有点破,顺水推舟道:“唉,既然校长都开口了,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样吧,同志,让你们副局长过来亲自给我解开,这事儿我就不追究了。如果他不来,那我不干,他儿子调戏我女朋友,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忍着呢?”
  警察同志一脸苦涩,看着还在打电话的李家伟不知道说什么好,校长也愣住了,没想到我会这么愣头青。
  不过他有自知之明,没有多说什么,他心里想着,这小子估计有点背景,不然不会这么横。
  就在这时,一辆轿车驶来,李家伟的父亲从车里走出,他本不想把事情闹大,碍于人多眼杂,就坐了辆普通的轿车过来。
  没想到一下车,就看到这么一大群人。
  心里苦涩,也恨李家伟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可没办法,刚才局长很生气,直接动怒了,他不把这事儿处理好,怕是乌纱帽保不住。
  李国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家伟,后者低下头不敢说话,前者从他身边走过,满脸笑容来到我面前:“张兄弟,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是犬子无眼,冲撞了您,我代犬子向您赔个不是,还请您收了神通,别为难我们这些小官了。”
  “嘶”
  话音一落,人群倒吸一口凉气,有人就讨论起来了。
  “州州的对象啥背景啊,副局长都亲自来了。”
  “不晓得啊,看这情况,背景比副局长还牛逼。”
  “真是年少有为,还记得上次州州那起绑架案吗,他一出马就搞定了,本事肯定也不差,至少比李家伟那种坑爹的强。”
  旁边的女生满眼羡慕:“就是哇,真羡慕州州,这个年头能找到一个敢为自己拼命的就不错了,这人不但敢为她拼命,还很有背景。”
  “切,说的我对你就很差一样。”
  “你可拉倒吧,整天打游戏,咋不跟你的游戏过日子去呢。”
  听着这些言论,看着眼前满脸笑容的李国良,我依旧是笑而不语,不表态,不退步。
  州州有些心虚:“小非非,你就顺个台阶下来吧,人家好歹是副局长,别闹太过了。”
  我满眼宠溺的看着州州:“我不敢保证能一直陪在你身边,有时候外出做事,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所以,我得做点事,保证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能安全。”
  州州皱了皱眉头:“可是,也没必要这样吧,再说了我能出什么事啊,就一普普通通的学生而已。”
  “我不希望昨天晚上那种事再发生。”
  我拍了拍她:“我有分寸的,放心好了。”
  这才看向李国良:“副局长是吧,哎呀你看你,我这不是配合你们调查案子吗?咋还亲自过来请我,我就普通的市民而已,哪儿能让您老亲自过来啊,我可担当不起这份心啊。”
  李国良笑呵呵的说道:“张兄弟,是我们搞错了,你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做方法的事呢。”
  “哎,你错了,我真的做了,你看看你儿子身边的弟兄,个个鼻青脸肿,就是我打的,打架斗殴也算犯法,你快抓我吧,我认了,啥都认了。”
  李国良脸色惨白下来:“张兄弟,这些人整天无所事事,只会欺负平民百姓,你动手教训他们是应该的,这是他们的光荣。还请张兄弟看在老朽的面子上,收了神通吧,事儿也不大,得饶人处且饶人。”
  “想让我收手?也可以,你先帮我解开。”
  他解开手铐,我揉了揉手腕,冷笑一声来到李家伟面前:“你儿子的右手,刚才摸到我女朋友的脸了,我现在很生气。”
  李家伟没了之前的气势,吓得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去:“哥,是我错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州州的对象,如果知道的话,给我十个胆儿我也不敢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