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07章:戴上容易解开难

第307章:戴上容易解开难


  我一看这人,顿时来了兴趣,这可不就是昨天晚上让我揍的满地找牙的那群家伙之一吗?我笑吟吟的看着他,不说话,也不表态。倒是李家伟,整急眼了,破口大骂道:“什么狗屁非哥,你不认识老子了?老子姓李,木子李的李,你不识字是不是,信不信回头我给光哥说一声,让他炒你鱿鱼。”
  那兄弟到现在脸上还贴着大大小小的创可贴,脸皮也是青一块紫一块。
  他狠狠地推了一把李家伟,然后冲其他人说道:“都给我听好了,第一,这位就是光哥今天早上开会说的非哥,以后咱们见了他就喊哥,谁敢得罪非哥,光哥第一个弄死他。第二……”
  猪头脸看向州州,神情严肃的说道:“这位就是嫂子,从今往后咱们得保护好嫂子,谁敢欺负嫂子,我们就剁谁。哪只手碰的嫂子,就剁哪只手,这是光哥的意思,听明白了吗?”
  “明白”一群人大声附合道。
  李家伟这下慌了,脸色都紧张了很多:“什么意思,光豪什么意思?收了我爸的钱就这么办事的吗?信不信他以后在这一片出事了我爸不管他,别忘了我爸是副局长,你们惹得起我爸吗?信不信回头就让我爸把你们所有人全部抓走,让你们坐牢,让你们出不来,让你们……咳咳咳……”
  这家伙说着说着让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总之他特别不服气。
  猪头脸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然后恭恭敬敬的问我:“非哥,他有没有动嫂子,要不要我把他的手给你砍下来。”
  州州拉了我一下:“别太过了,这里是学校,而且我们又不是社会人,打打杀杀的事不能去做。”
  我耸耸肩道:“听到没有,你嫂子都发话了。”
  我这话刚落,围观的人起哄吁了一声,整的州州脸都红了,我嘿嘿一笑,搂着她胳膊说道:“好好看戏就行,保准以后就没人敢惹咱们了。”
  再说李家伟吧,这个时候了还寻思他爹能救场,意气风发的说道:“我爸是副局长,你敢当街砍我?不想混了吗?敢不敢让我给我爸打个电话的。”
  “我让你妈”猪头脸骂了一句。
  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呲牙乐道:“哎,让他打啊,不然人家该说咱们欺负他了。”
  猪头脸皱了皱眉头:“可是非哥,他爸是警察局的副局长,还认识很多当官的人,他爸要是来了,咱不会对付啊。”
  我哦了一声,显得无所谓的样子:“那又怎样,让他打。”
  猪头脸点头不语,李家伟则赶紧打电话,也不知道说了啥,挂了电话后他得意洋洋的看着我道:“小王八蛋,等着我爸让人过来抓你们吧,谁都逃不了。”
  “就你有实力么?”我脑袋上还缠着纱布,不是很想动粗,但他这吊样就让我很不爽。
  我拿出手机给周队打过去:“喂,老哥,就问你一句话,我这特殊身份在c庆好不好使,我现在惹到一个警察局副局长的儿子了,正囔囔要让他老爹过来抓我呢。”
  周队有些汗颜:“小非,你这是闹啥嘞,以前你可不会这么张扬。”
  “以前是不会”我挠着耳朵说道:“可是现在不一样,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有的时候,我必须做狠一点,才能让人记住我的威名,才不会招惹那么多麻烦。”
  周队无语,不过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又道:“你现在是在c庆,按理说我不应该插手的,但要我帮你也不是不行,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啥事儿啊?”
  “我要你加入那边的灵异小组,那边已经搞起来了,差人手呢。”
  “别了,有事的时候我可以帮他们,平时就别指望我会过去工作,我就想守着我的破店铺过日子。”
  “成,只要找你,你乐意帮忙就好说。”
  切,没钱的话我帮毛线,我又不是不吃饭了。
  当然,这话我不能跟周队说,回头慢慢抠这边的工作人员就行。
  挂了电话,周队立马给这边的局部打电话,很快一辆警车驶来,围观的人连忙让我离开,就连猪头脸也有点心虚。
  但我偏偏不离开,我就要看看他们怎么抓我。
  州州看着我这小人得志的样子,不由得问了一句:“老实说你是不是耍什么阴谋诡计了。”
  “你咋能这么说我呢,我这明明是为民除害啊。”我咧嘴一笑。
  警车上下来几个三个警察,在李家伟的“指证”下,上来就想给我铐手铐,还正义凛然的说道:“我们怀疑你跟最近的案子有关,现在请你到局里配合调查。”
  我伸出双手相当配合:“配合你们办案是民众该做的,警察同志,还请你们加油。”
  三个人愣了愣,没想到我会这么配合。
  不过这时我却阴笑道:“但是,这个东西不能乱戴,戴上了,等会儿我就不想解开了。”
  几人不明白我这是什么意思。
  他刚刚给我戴上手铐,电话就响了。
  接电话的过程,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一开始得意洋洋的报告着这边的情况,还说什么我很配合。但是,后面表情就不一样了,都快成猪肝色了。
  挂了电话,警察同志笑呵呵的对我说道:“张兄弟,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是我们搞错了。”
  李家伟脸色一变:“什么意思啊?”
  警察同志冲他吼道:“问你爸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李家伟被骂懵圈,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但是这个时候,他爸先打电话来了。
  他那边接电话,这边作势就要给我解开手铐。
  我把手缩回来:“哎~我刚刚就说了,戴上容易解开难,你们不是怀疑我跟最近的案子有关吗?不是要请我配合调查吗?怎么现在又跟我说是误会了。”
  警察同志嘿嘿笑着:“张兄弟,这是一个完美的误会,是我们搞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别,你们没错,是我错了。”
  “不不不,是我们错。”
  “哎呀,说了是我错了嘛,我真的跟最近的案子有关,昨天晚上还打架斗殴了。”
  “怎么会怎么会,张兄弟一看就是那种见义勇为的好青年,头上的伤也肯定是见义勇为才受的。”
  “哎呀,还是你们懂我”我一看他又想解开手铐,就连忙说道:“但我还是不愿意解开。”)☆永L.久、C免)}费‘“看b小说,Y0\{
  小同志有些犯难,看向州州,那意思是想让州州帮忙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