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04章:我不许你受半点委屈

第304章:我不许你受半点委屈


  那可是棒球棍,被我一拳拦腰打断,吓得拿棍子的人一激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一拳放倒,一脚踢在肚子上将其踢飞出去很远。
  很快,一群人全部倒下。
  光头佬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刚好这个时候张超的三纳盾身也到时间了。
  我两肩并肩站着,周腾坐在地上气喘吁吁,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比我两惨多了。
  光头佬此时被吓傻了,尤其是张超能变身,他就知道我们不是普通人。
  收了鬼面人一百万,就为了对付周腾的,后来又多了我一个,他本以为就是普通人而已,可现在来看,尼玛普通被打了脑袋一棍屁事没有?普通人能一拳打断棒球棍?普通人能像绿巨人一样变得巨大化?
  他什么样的世面没见过?这个道上混的谁都迷信,不然也不会硬着头皮扛下恶鬼纹身,就是为了站起来,如果站不起来,死路一条。
  比起穷,他不怕没命,可当老大久了,还真就怕起来了。
  他带来的这二十多人,全都是干架最厉害的,其他的兄弟根本没带,因为他觉得,对付普通人这些人就够了。
  周腾是富二代,他老爹是这边数一数二的大老板,得罪这样的人光头佬根本没法在这里混下去,所以鬼面人承诺,做了周腾会安排他们出国。
  这就是赌一把,看看老天爷给不给发财的机会,拿着一百万跑去国外避一避风头,等时机成熟了,回来继续做自己的老大。
  当然,去国外也不是白去,鬼面人甚至安排好了一切,去到那边会有人收留他们,日子照样潇洒。
  现在好了,周腾没死,还得罪了两个其他圈子的人。
  他额头的汗水唰唰往下流,看着地上躺着的兄弟,个个都被打的断手断脚,哀嚎声不停,他是真的怕了。
  我走到他面前,冷声说道:“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
  一拳下去,光头佬直接飞跪在地上,捂着肚子痛苦不堪的哀求道:“兄弟,给个面子,钱我不要了,一百万一个子儿不差的全给你,以后再也不会找你们麻烦,求你留我一条活路。”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刚刚你哪只手碰了我女朋友?”
  “兄弟……”光头佬冷汗直流的看着我。
  这一刻我眼里全是杀意,看的他说话都不会说了。
  “哪只手?”我又冷声问了一遍。
  他低头浑身哆嗦的说道:“兄弟,给个机会,以后我会……啊!!!”
  我蹲下身子,一把按住他的肩膀,浑身的力气全聚集在手上,用力一抓,他肩膀的骨头瞬间咯咯作响。
  光头佬话都没有说完,就疼的倒在地上抽搐。
  我一脚踩在他脸上,冷声说道:“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了吧?”
  “知……知道了,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求兄弟给条生路。”
  我本来想杀他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我一把将他提起来,抓着他的脖子指向州州:“看清楚了,这是我的女人,今天你右手碰了她,我便废你右手。从今往后,在这一片,她若出半点差错,我就找你麻烦,不管是不是你做的,你都没有好下场。所以,保护好她,谁敢找她麻烦,你就废了谁,谁敢碰她一根汗毛,哪只手碰的,你就剁掉哪只手,听明白了吗?”
  光头佬咬着牙点头:“记住了放心,在这一代,没人敢找她麻烦。”
  “好,我叫张是非,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冷声说完,我便松掉掐着他脖子的手:“一百万我不需要,给你的兄弟治病用吧,从今往后我不许你们欺负别人,也不许你们做犯法的勾当,我会时刻盯着你们,让我发现了,我同样不会让你们好过。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我能吃下你们,一样能在警方有一席之地。现如今的社会,想混,必须有点自己的生意做,你肯定也有自己的生意,所以你最好守点本。当然,前提是我女朋友没麻烦的情况下,如果我女朋友有麻烦,哪怕是犯法,你也得给我犯,我不许我女朋友出半点差错。”
  “我记住了,非哥,今后嫂子我会保护好的”光头佬见自己小命保住了,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今天的事让他心里不得劲儿,但,能结识一个人物,也不算亏。从刚才我说的话就能听出,我在警方有关系,所以,我现在是他的一座靠山,起码,目前是这样。
  刚刚打架的时候我把外套脱掉了,当下,捡起外套,冷脸来到州州面前,给三人松绑后,我将外套披在她身上,擦掉她脸上的眼泪柔声说道:“别怕,有我在。”
  州州终于忍不住扑到我怀里放声大哭:“你怎么这么傻啊,明知道有危险还来。”
  “没事,都过去了,我们回家”我把她抱在怀里,大步向门口走去。
  我没有搭理她的闺蜜,这两个女人在州州面前说过周腾好话,我是一个很小心眼的男人,所以,我不待见她们。
  抱着州州来到周腾的车前,打开车门将她放在副驾驶上,随即坐上主驾驶,张超唰一下就钻上来了。
  把摩托车钥匙丢出去给周腾:“喂,你会骑摩托车吧,那两妹子你自己解决。”
  周腾在心里骂娘,不过看着楚楚可怜的两个妹子,心里舒服不少。
  我把车开出去,州州才说道:“要不带他们一起。”.!看l正P版M章`节上fX酷☆p匠/"网K0
  “我不喜欢”我直视前方,话语里充满醋意。
  张超赶紧打圆场:“哎呀放心吧州州妹子,后面不是有那个小白脸吗,有他在没事的,那群人现在也为难不了他们,放心好了昂。”
  州州点点头,又问我:“我们去哪儿?”
  “三清铺”我依旧冷着脸,张超一听不由得在后面对我竖起大拇指。
  州州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我语气缓下来对她说道:“州州,以后不许再骗我了,也不许再离开我。我不想今天这种事还有下次,我不许你受半点委屈,更不许你受半点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