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96章:死气

第296章:死气


  “这个秘密,我守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这些人找上门来了,我也不会着急见你,告诉你一切。”婆婆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我和你爷爷,乃是故友,当年他一意孤行,造就后来的报应,也算是因果轮了。那时候他跟我说,如果没人找麻烦的话,这件事就不必对你提起,可能他是怕你意气用事去找那些人的麻烦。你爷爷是个本事很大的人,若不是强行给你借命,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孩子,你得感谢你爷爷,是他给了你二世的命。可是呐,你这孩子打出生的时候起,你爷爷就说你这辈子不会好过,婆婆没有什么能给你的,也没什么能帮到你的,只能对你说一句话,你觉得中听,就听到心里去。如果不中听,就左耳进右耳出吧。”
  “婆婆您说”我见不得人哭,不管是男人女人,不管是老人孩子,只要哭了,我这心里就难受,就不舒服。当下看见婆婆哭了,心里莫名的难受,其实她也可怜,一双眼睛为了我瞎掉,又守着一个秘密活到现在,没有后人,只有黄瑶瑶一个弟子。苍天有眼的话,就让婆婆安稳度个晚年吧。
  婆婆抓着我的手,眼泪婆娑地说道:“孩子,记住,不管将来你要面对什么,都不能丢了本心。咱不能忘本,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做最初的自己。你记住,不管是多大的劫难,都是一种历练,人这一生,就得悟一个道,只有经历别人不曾经历的,才能走出自己的道。”
  婆婆说完这些,就说自己困了,想好好休息。
  闻言,我跪在地上,对婆婆叩了三个响头,婆婆嘴角上扬,微微笑道:“将来有一天,婆婆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推脱。”
  磕完头,我认真的回道:“力所能及之事,定不推脱。超出范围的事,定当全力以赴。”
  出了门,黄瑶瑶坐石梯子上问我:“认识路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停下身子头也不回的说道:“照顾好你师父,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大叔,你悄悄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我师父?”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说完这句话,我就离去了。
  走到桥上,允恩静罕见的给我打了个电话。
  “喂允大小姐,怎么突然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允恩静冷声质问:“你和州州闹矛盾了?”
  “没有啊,为啥这么说?”
  “你确定没有?”她的语气缓和一些。
  “不是,我两感情那么好,能有啥矛盾?”
  “那州州咋去酒吧玩,还被人表白了。”
  “啥玩意?”V酷匠}网F唯一正E版u},其t他vd都r+是+H盗Is版z0
  “我给你发视频吧,我现在在她这边呢,同城都是这视频,那家酒吧还来回放,真特么贱,为了吸引顾客就这样博人眼球。”
  允恩静说完给我发来一个视频,我挂了电话点进视频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倒不是气周腾那货给州州表白,毕竟那是他的自由。
  但,如果州州明确拒绝了,他还死缠烂打,我定不会坐视不管。
  关键是,视频里州州没有明确拒绝,这是啥意思?给人家希望呗?
  我寻思任何一个男的看到自己对象被人表白心里都不会高兴吧?但这不是最气的,最气人的是,你对象没有明确拒绝。
  男人嘛,花言巧语一顿忽悠,如果女的不明确拒绝,那以后情侣之间有矛盾了,女的肯定会找这个男的倾诉。
  我看完视频气的不行,又正处在家里这件事的风头上,更是火冒三丈。
  允恩静很快又来电话来,她对我说道:“张是非,我可跟你说了,别凶州州,别发脾气,有什么话你们好好说。”
  “我有分寸!”
  “分寸毛线,老娘以为你两有矛盾闹掰了呢。”
  “行了行了,我这边忙死,回头跟你联系。”
  啪嗒一声挂了电话,我给州州拨打过去。
  这个时候应该在上课没带手机才对,可偏偏的她接了。
  我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问道:“州州,你没上课吗?”
  州州嗯了一声:“头疼,请假了。”
  “怎么了?生病了吗?”
  “嗯,有点小感冒。”
  “大热天的你还能感冒……”
  “那咋啦,热天就不能感冒了?”
  “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吗?”
  “没有啊,一直在宿舍待着呢。”
  这话让我心里有点失望,语气也略带怒气:“宿舍待着?宿舍待着能感冒?怕不是喝多了有后劲儿吧?”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心里没数吗?”
  “张是非,你不相信我?”
  “抱歉,我不是舔狗”说完我就气呼呼的把电话挂了。
  州州那边也来气,想打过来,可又觉得有点委屈,心想我又没答应,你火什么火。
  但她不知道的是,我火就火在你没答应,也没明确拒绝。
  于是她不打电话了,我一看电话没打过来,心里更加生气。
  回到家后,张超问我气呼呼的干嘛。
  我撇着脸问他:“你觉得舔狗可不可耻的?”
  张超摇头:“不觉得啊,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只要老子舔的快,别人就没机会。”
  “卧槽,滚”我白了他一眼。
  “行了行了,别生气了”张超摇了摇头。
  这时大伯来了,一进门就说道:“小非回来了?怎么样,听说你去见一个高人,知道些什么了吗?”
  “知道是知道,但对我来说没啥用,我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接下来一天,吃饭在大伯家吃,村里也没发生什么异样的情况。
  临近傍晚的时候,大娘从邻居家回来,我居然在她身上看到了死气。
  我连忙喊住大娘,问道:“大娘,你从谁家回来?”
  大娘说:“就村里二丫头家。”
  二丫头家住在村子边上,靠近村口。
  大娘身上的死气不会一下子把人弄死,只会慢慢浸透人的身体,让人患上不治之症。
  我摸出一道符递给大娘:“大娘,把这个烧成灰掺水喝了,这段时间不要去任何邻居家。”
  不需要过多解释,我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原因,大伯当下就拉着大娘去屋里捣鼓符箓,我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还能看见路怎么走,就对大伯说道:“大伯,我和阿超先出去一趟,老规矩,鸡和狗都得准备。”
  百鬼袭村已经过去,但不代表对方不会使其他法子,为了安全起见,必须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