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91章:锁魂棺

第291章:锁魂棺


  飞机落点到县城,州州那边就立马给我来电话,她问我什么时候回重.庆,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一点,努力笑了笑说:“我已经回来了,现在在水城县,先回家一趟,过两天再回三清铺。”
  州州噢了一声:“那你回来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我去接你。”
  “好”聊了两句州州还要上课就挂电话了。
  张超坐我旁边伸了个懒腰说道:“小非,你跟州州啥时候结婚啊?有没有想过这方面?”
  “起码也得等她大学毕业,州州说她以前爱玩,所以被留读过,不然现在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说起来我也郁闷的很,不过话说回来了,结婚这个东西不能我说了算,还得看她意愿。就州州的性格而言,毕业以后也不会那么快就结婚,我没啥可说的,两人现在的年纪都不大,虽然我们这边结婚都挺早,但我不太喜欢这样的生活,早早过上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对别人来说涂个安稳,对我来说并不是,我更喜欢把基础打好以后再到那一步。
  “哈,那也不错,将来你两若是结婚了,我给你安排满城烟花,指定漂亮。对了对了,我还要当孩子的干爹,大名儿你去,小名儿我取,咱俩都姓张,指定没问题的。”
  “到那个时候再说吧,你要能想到啥有诗意的名字,大名儿让你取都没问题。”
  说话间走出机场,来不及去坐客车了,只能沿途拦一辆出租车回去。
  车上张超给我说了一下那天洞里的情况,他说当时我人就像开挂了一样,能跟邪念打的不分上下,甚至略站上风。他还特地问我是不是鬼灵又出来作怪了,我摇头告诉他不是,但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当时是怎么变成那样的。
  我把梦到的那一幕告诉张超,张超恍然大悟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一定又是文王为你安排的外挂,毕竟她那么喜欢你。你说我咋就没这个运气呢?他奶奶的,如果咱们这个世界是一部小说的话,我晚上就悄悄去把作者的小老弟剪了,让他偏心。”
  我顿时无语。
  前头开车的司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张超,我赶紧解释道:“师傅别误会,我这兄弟小说看魔怔了,经常这样。”
  司机师父点点头道:“啥小说啊,听你们说的挺精彩的。”
  我随口一说:“活人怨,有空就看看吧。”
  特么能不能搜出来那就是你的事了,毕竟帅的人才能看见。
  很快,车就到村口了,众多村民在村口等我,边上有一块大理石,几个小孩还坐在上面玩来着。
  下了车付过车费,我连忙问大伯:“大伯,你们都没事吧?”
  大伯摇头道:“我们能有什么事,倒是你家这事儿不好整,小非,你是不是在外面惹到什么大人物了?”
  不应该是冲我来的,如果冲我来,大可直接找我,又何必牵扯到我家人身上?如果想用家人威胁我,也该早就联系我了,但他没有,所以目前来看还不确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这时一个大婶说道:“小非啊,实在不行咱就报警吧,这件事交给警察处理。”
  我摇摇头说道:“婶儿,这件事我能处理,交给我吧。另外,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但我家的事还希望你们不要说出去,也别接触,我怕牵扯到你们身上。”
  大伙儿纷纷安慰我,说了好一会儿他们才离开。
  大伯则跟着我两一并回我家。
  路上我介绍了一下张超,张超挺自来熟的对大伯就说:“大伯,你放心吧,小非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件事我会帮到底的。”
  大伯点点头,又一番感谢。
  到家门口,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白布,大伯说他也不会装门,只能暂时弄这么个东西遮挡一下。
  我也没说些什么,大步流星的上前去,揭开白布往里一看,果然看到了那口大红棺材。
  棺材的颜色很鲜艳,像血染出来的一样,周身还捆绑着很粗的铁链。
  “锁魂棺”张超愣了一下:“这是给谁准备的锁魂棺?”
  锁魂棺是一种邪术炼制出来的棺材,用来封锁魂魄最为实用,一副棺材足矣容纳百鬼。
  这种棺材不好炼制,一旦成功,多数人会用来养鬼,丢一百个鬼魂在里面,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留下来的魂魄,就是最强大的一个。
  因为他吃了其他魂魄,吸纳了其他魂魄的阴气。
  谁会把这种棺材留在我家?
  虽然这确实是锁魂棺,但里面并没有阴气。
  里面是空的!!!
  “上面有字”张超惊呼一声。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一排金色细小的字迹。
  “庚午年,辛巳月,壬申日。”
  张超问道:“谁的生辰八字?”
  “我的”我眯起眼睛回道。
  张超顿时愣住:“你得罪什么人了?居然给你准备锁魂棺。”t首发?!0E
  “不知道,看看里面再说”我让大伯退后一点,和张超合力推开厚重的棺材盖,就见里面写着一排字。
  “欠命还命!”
  欠命?欠谁的命?
  我皱了皱眉头,扭头问大伯:“大伯,你知道我家发生过什么事吗?”
  大伯摇头:“当年生你的时候引来不少阴魂,那会儿你爷爷还把你丢到井里去过,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事情了。不过要说奇怪的话,还有一件事,就是给你接生的接生婆死的很离奇,你爷爷当时说是被吓死的,至于被什么东西吓的,我不说你应该也明白。”
  可这跟欠命还命有什么关系?
  而且接生婆被吓死跟我也不搭边吧?生完我以后过了好几年她才死的,都那么久了,能跟我有啥关系?
  “不如打电话问你师父吧。”张超提议道:“你师父神机妙算,肯定能算出来的。”
  有理,我点点头摸出手机,刚准备打电话师父就来电了。
  接通后居然是大师兄的声音。
  大师兄说道:“师父说这是你家的因果,得你自己来解决。”
  这老头提前知道我会打电话问他了?
  看这情况,他也算出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