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82章:礼毕

第282章:礼毕


  撤掉木棍,收起红线,又在插木棍的地方做了标记,这里等会儿得做成摆放贡品的地方。这些都是他们的事儿,我继续自己的工作,抓了一把糯米在手里,站在棺材边上对众人大喊:“孝子孝孙站三排,等会儿我念完咒,会将糯米抛出去,你们跪在地上,把衣服牵好,尽可能的用衣服接住糯米,来回三次,礼毕以后,把糯米嚼烂咽下肚。”
  这是规矩,我接下来要替他们家后辈孝子孝孙念《太乙救苦护身妙经》,算是给他们祈福,消灾消难。一般的白事先生不念这个经文的,只念普通的祈福语,那玩意儿只能说走个形式,不具备真实功效。而《太乙救苦护身妙经》不一样,这个不敢说让他们后辈一生平安升官发财,但消除身上的小灾小病还是可以的。
  待众孝子孝孙跪到地上,我便开始念经,左手掐了道指,跟兰花指差不多,右手抓的是一把糯米,就这样,念念有词的念了起来:“尔时元始天尊。在玄景之上。清微天中。九色玉堂。升七宝座。放大光明。普集万灵。与天教化。十方天尊。道君老君。帝君元君。丈人圣人。万万仙众。俱来诣座。听宣妙法。於是梵王称善。帝释欣歌。仙乐自响。随光而至。
  是时太上老君。身离玉座。步蹑莲花。真人侍於左右。玉女扶於曳裾。至天尊前。奏曰。臣等蒙师开化。受福天堂。施功无极。恩不可量。臣观三界之中。苦海之内。无量众生。横遭厄难。罪网牵缠。异类羣情。难逃生化。臣不可住於太清。欲仗威光。分身三界。救度羣情。唯望至尊。观心慈愍……”
  念上一遍,撒一把糯米,三遍都结束之后,他们将接住的糯米咽下肚。接着我又对他们说道:“孝子孝孙动土,每人抓一把泥土撒在棺材上。”
  龙莹莹的三姨有些不耐烦,她撒完以后还说了句事儿多,这种时候是千万不能乱说话的,否则会出问题。
  我听她这么说,顿时铁青着脸,走过去一巴掌扇她脸上:“有什么话给我闭回去,再胡言乱语等会儿出事了我不负责。”
  女人捂着脸瞪大眼睛看我:“你打我?你他妈打我?你谁啊有什么资格打我?”
  “别吵别吵”龙叔连忙出来劝架:“今天老爷子下葬,都不要吵架,和和气气的,行不?”
  “不行”龙莹莹的三姨很不讲道理:“他当着这么多家属的面打我,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就他妈一个破白事先生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无药可救了这女人,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现场毫无征兆刮起一阵古怪的风。
  风不大,却冷的要死,是那种刺骨的冷。
  这是老爷子发怒了,这是他的主场,他已经死了,加上这块风水地是他的,所以我念的东西有没有用他是懂的,因为这会和风水地产生某种程度的联系。
  他也知道我在真心真意帮他家祈福,只是这无知的女人不把这些当回事儿。
  这种风虽然对其他人没有伤害,但耐不住冷啊,我见状赶紧把衣服脱下来披在州州身上,这种时候她也不好多说什么,抓紧衣服问我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我摇头,转身来到众人面前:“孝子孝孙赶紧下跪。”
  龙叔他们一听立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龙莹莹反应慢了半拍,被龙叔强行拽跪下。
  就她三姨还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我:“叫跪就跪,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占便宜。”
  呼,风又大了些,这个无知的女人已经让老爷子很生气很生气了。
  突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她痛喊了一声,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倒了一样,摔在地上,双手捂着脚踝喊道:“我的脚,我的脚好痛。”
  众人面面相觑,她的家属想去扶,我怒喝一声:“不许动她,否则出什么问题我不负责。”
  这下没人敢动,女人直接被痛哭了,她的脚踝瞬间臃肿,肿的发紫,还特别大一个包。
  她含泪哀求道:“先生,先生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
  我摇摇头说道:“求我没用,你得向老爷子道歉。”
  女人闻言,赶紧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哀求老爷子饶了她。
  这种时候最好别把事情闹大,于是我见好就收,对着棺材的方向恭敬说道:“老爷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您就收了神通吧。我也好继续祈福,送您老安心离去,替您老的后人消灾消难。”
  我这话说完,风就停了,女人脚踝上的大包也消了下去。
  这把众人看呆了,也不知道人群里是谁喊了一声好,接着其他人都拍手叫好。
  我没有理会他们,看了眼哭哭啼啼的女人,继续接下来的步骤。
  泥土撒完,得开棺见老爷子最后一面。
  “把白布拿来,等会儿开棺的时候挡着点,最好别让阳光照进去。”白布在老爷子看来就是一片天,阳光照进去的话会伤着他。
  众人安排好一切,村里的几个壮汉前来开棺。
  棺材只开一半,能看到老爷子的面容就行。
  这时候我取来旧苦名单,开始逐一念道:“土府九垒,高皇大帝,太玄紫英夫人,土公土母,土子土孙,土家神煞,孝子孝孙龙千四有没有。”
  孝子孝孙一行人得喊一声有。
  然后我又接着念咒,同样的在咒语后面喊名单上的名字,孝子孝孙一样得喊有。
  这样是在告诉老爷子孝子孝孙都来了,大伙儿来送他离开。
  这样嘛,老人家走的也高兴。
  全部念完,他们看了一下老爷子的面容,这才封棺,上土埋井。
  事情到这里就没我什么事了,我退到边上喝了口水,擦擦嘴巴对他们说道:“那只跳井鸡回去以后得养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杀,记住,七七四十九天后必须杀,这样事情才算圆满结束。以后逢年过节不要忘了给老爷子上香烧钱,老爷子在下面也会保佑你们平平安安家里利利浪浪(干干净净)。”
  “吉言吉言”龙叔递过来五千块钱塞到我手中,我取了一半,剩下一半递回去给他:“这种钱不收不好,但也用不着这么多,你女儿跟我媳妇儿是朋友,我就是抱着过来帮忙的心态来的。”W…酷◇匠;网&k永久(@免LM费看‘S小o说;@0Zp
  这种钱确实必须得收,不然对主人家不好,而且收多少没有定价,附近请先生是多少,他们就给多少。
  看在州州的面子上,我只收一半,龙叔也不好多推迟,因为这种钱推迟了就不好,所以他只能收下,感激不尽的对我说道:“真是太感谢你了小先生,我替我家所有人感谢你。”
  刚才那个女人也走过来对我说了句:“小先生,刚刚是我不对,对不起。”
  我摆摆手笑道:“没事,填井吧,以后说话多注意点就行了。”
  女人点点头,道了句谢,转身安安分分的帮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