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80章:办丧

第280章:办丧


  这里说的神龛联文,只是我家上面这么写而已,并不是所有人家户都一样,这个东西怎么说呢,得找个懂行儿的先生来看,他会看你家这个位置属于什么位,座什么方向朝什么方向,有没有占了什么煞位,这些都给看清楚了,才会落笔出文。
  各位别小看了这联文,但凡一个马虎眼下去,就得出事儿。不过要说这习俗问题,我也觉得挺郁闷的,大城市里头可没有这么多规矩,但人家就是活的逍遥自在。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发现,很多灵异事件都来自于乡下,不然咋叫乡野怪谈呢?
  好了,神龛这玩意咱就说到这里,言归正传继续说咱们的故事。
  这一下车,龙莹莹那些个七大姑八大姨目光全都落我身上来了,一个女人挺不识趣的当着我面说道:“哎呦啊四啊,这就是你找来的先生?别是被骗了吧,这年纪轻轻怎么就是先生了,别遇到点事儿就给下尿裤子咯。”
  州州瞪了她一眼刚要说话就被我制止了,我嬉皮笑脸的对女人说道:“这位婆婆,就是吓尿了,裤子也不让你洗啊,你急眼啥呢?”
  “叫谁婆婆呢?你眼瞎了昂?”
  “啊不好意思,奶奶,是我眼神儿不好。”
  “噗嗤”虽然说这是龙莹莹的三姨,还是亲三姨,可她愣是没忍住和州州一起笑出了声。
  龙叔一看女人要发怒,冷哼一声说道:“别吵了,今天是我爸升天的日子,你给我少说两句。”
  女人气呼呼的看着我,不再言语。
  我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跟着龙叔去了桃屋,里头摆放着一口棺材,已经封棺了,棺材是用两张凳子撑起来的。前头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是一张遗照,遗照前面是香炉,里面插着三炷香。
  “灵墙弄好了没有?”所谓灵墙,是用竹片搭建的一面墙,中间空着一个圆形通口,那个地方要放八卦。这个八卦是画出来,两条鱼,相互之间,鱼头对鱼尾,弯曲身子,刚好就形成一个八卦图了。
  “弄好了,就是还没放上去。”这个东西要放在桃屋大门口往前一点,刚好顶住房梁与地面。
  “去拿来放好,我先把八卦画出来!”我将工具取出,一一摆在了桌子上,待龙叔将灵墙弄出来放置好以后,便接过竹片做成的圆形“墙”面。画这种东西不难,对我来说就是小ks而已,我画的时候,州州就坐旁边托腮看着我。
  “看我干啥?”我不由得纳闷的问了一句。
  “你认真的样子真帅!”
  “那必须的,我帅起来自己都害怕。”看H◇正%l版Z$章节uE上C…酷XX匠)#网/0
  “哎呦呦,夸你胖你还喘上了。”
  这时,龙莹莹跑过来问道:“非哥,那个冥花要贴在灵墙上吗?”
  “贴,最好给贴满,另外把红纸拿来湖上,里里外外都得糊上,老人家是喜丧,得走的洋气一点。还有,把那种一根线的小彩灯卡在上面,晚上旧苦的时候亮一点比较好。”
  “非哥你真专业”龙莹莹一一记下,末了还不忘夸赞一句。
  “快去吧,别夸他,等会儿他上天了。”州州乐道。
  “这话说的,我就没下来过好不好?”
  画完八卦图,我将其装在了灵墙中间的圆形通口内,这玩意顶部和地步相对较为凸出一点,这样的话装上去是可以旋转的。
  弄完这些,我又去准备敲锣打鼓要用的东西。
  晚上旧苦的时候,家属亲人得围着棺材转,手里捏一炷香,转到灵墙外面的时候,得跪下来拜一拜。
  我的工作就是他们拜的时候,念超度文,念上一个段落,得敲一下鼓锣,这个超度文可不是超度亡魂的那种,那种只有一段,而接下来我要念的这玩意是一本书,得把一本书都念完。
  说是念吧,也不太对,完全是唱出来的。但要说是唱吧,也不太对,毕竟没有调子,就是这么干喊,啊对了,跟跳大神是一个样子。只是跳大神的词儿有曲调,超度文没有。
  我念的经文是这种时候才用到的,跟超度鬼魂去投胎完全没关系。
  待一切都准备就绪,龙叔便叫我去吃饭,我一个人一桌,因为只有我一个先生,平时的话人家得找好几个,两个念经文,两个敲锣打鼓,配合妥当。
  我这边就一个人,全部都承担了,要不咋说州州不懂行呢,这种事她居然就找我一个,起初我以为她也找了其他人的。
  没法,自己找的女朋友能怎么办,宠着呗。
  不过这种事对我来说也不难,比起抓鬼斗法轻松太多了。
  只是这吃饭吧,我一个人吃不下去,就让州州和龙莹莹陪我一起,这两人挺熟,说话毫无遮拦,当着我的面聊我,还特么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干咳了几下,说道:“二位,说我可以,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歹我还在这里坐着呢。”
  龙莹莹哈哈大笑:“那没事,又不是外人,不过我可跟你说了,你得看好州州哦,那个周腾最近在追她哎,我们都知道他喜欢州州。”
  我完全不把那家伙放在眼里:“就他么?有啥过人之处。”
  “人家有钱啊,富二代啊。”
  “有钱咋地了?我也有钱啊,富二代怎么了?有我富一代牛逼吗?他长得也不如我啊,比本事也没我厉害,你说州州能看上他不?”
  龙莹莹白了我一眼:“没见过这么夸自己的,州州啊,当初你咋看上他的。”
  州州说:“我近视了没戴眼镜。”
  我切了一声:“不戴眼镜自配美颜的,多好?”
  “这话中听”龙莹莹哈哈大笑。
  吃完饭,就该去旧苦了,我用黄纸捏了三个令牌形状的牌位,上面写的是老爷子的生辰八字,念完一遍经文,烧一道牌子,所以得念三遍,就是说我得把一本书念三遍。
  至于这个旧苦,可能很多人不懂,这是一个地方习俗而已,就是前面说的,家属拿着香围着棺材转,从桃屋转到灵墙外面,拜一下就转回来。
  桃屋两侧都是有房间的,所以形成一个大圈。
  龙叔家有四子妹,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戴孝帕,拿三炷香就行。
  儿子的话,得用一个盆,端着灵牌,里面还要放三炷香,以及一些冥纸。
  这是大儿子做的,小儿子要扛灵杆,就是一根竹竿,上面挂着一丝丝冥纸。
  龙叔是最小的一个,这活儿自然落在他肩膀上。
  接下来他们旧苦,我开始念经文。
  这种时候不能让州州在这里待,不然影响不好,她便在隔间和几个女孩坐一起聊天,一边聊一边往我这里瞅。
  我清了清嗓子,把书翻开,从第一页开始念。
  尔时,救苦天尊,
  遍满十方界,常以威神力,救拔诸众生,得离于迷途。
  众生不知觉,如盲见日月,我本太无中,拔领无边际。
  庆云开生门,祥烟塞死户,初发玄元始,以通祥感机。
  救一切罪,度一切厄。
  渺渺超仙源,荡荡自然清,皆承大道力,以伏诸魔精。
  空中何灼灼,名曰泥丸仙,紫云覆黄老,是名三宝君。
  还将上天炁,以制九天魂,救苦诸妙神,善见救苦时。
  天上混无分,天炁归一身,皆成自然人,自然有别体。
  本在空洞中,空洞迹非迹,遍体皆虚空。
  第一委炁立,第二顺炁生,第三成万法,第四生光明……
  需要注意一点,这个经文很多地方要用方言念,所以听起来怪怪的,再者,经文过长,这里我就不一一写出来了。
  念一段落,我就得敲锣打鼓一下,刚开始还好,到第二遍的时候就累了,硬撑着念完第三遍,这个时候嗓子已经干渴的不行。
  念完后,我起身喊道:“孝子孝孙蹲下,鸣炮,完礼。”
  管事儿的拿着火炮到边上放,放完后这些家属起身,将手里的香丢到一口大锅里烧掉。
  “孝子孝孙送礼!”我又喊了一声。
  这里的送礼,就是烧冥币了,烧的时候还得哭丧,当然,哭丧这种活儿得落女人身上。
  烧完后,我又得再念一遍经文,这次念的不一样了,之前得敲锣打鼓,现在只打鼓,念一段打三声。
  然后还得说一句:“孝子孝孙拜三拜。”
  老爷子的后人得站三排,重新拿三炷香,我喊拜的时候,他们要拜一下棺材,然后又拜一下后方,接着再转身面对我。
  如此折腾一番,才算完工。
  龙叔也知道念这个不容易,所以一休息他就赶紧给我倒茶。
  “小先生辛苦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念这东西却这么麻溜。”
  我笑了笑说:“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不难,哦对了,你安排几个人,明天天亮之前上山把井挖好。需要注意一点,挖的时候不能出声,无论你挖到蚂蚁也好,蛇虫也罢,都不能出声,不然会有不好的影响。”
  这里的挖井,说的就是挖坟。
  龙叔记下后我又补充道:“还有,把旧苦的人员名单准备好,后天下井的时候要念。”
  龙叔对我竖起大拇指:“小先生,你真的太专业了。”
  “得了,快去安排吧!”我摇头苦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