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66章:目的何在?

第266章:目的何在?


  滴……滴……
  又是医院,我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医院的各种仪器,手上还打着点滴。
  旁边坐着张超和九叔,见我醒了,这小子老高兴,就差蹦起来了,他哈哈大笑着说道:“我就说吧,我就说吧,哈哈,这孙子肯定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声音,允恩静瞬间把门打开,皱了皱眉头说道:“还真活过来了啊,你命够硬的。”
  完全不给我机会说话,九叔就抢先说道:“小非,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动了动胳膊,又揉了揉脖子,感觉都挺正常的,没不舒服的地方。
  “没事了九叔”我好奇的问道:“对了,怎么回事啊,我当时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呢!”张超瞪了我一眼,说起了那天的事。
  当时九阳钉钉下,我身上翻滚出了无数阴邪之气,很快又被九叔画的符箓打散,而鬼灵在这期间也不停的挣扎着,从我的眼神就可以分辨出来,那会儿一下子是我自己本体意识,一下子又是鬼灵的意识,好似两个人在抢夺身体的控制权一样。
  张超他们只能在旁边看,不敢插手,这一插手搞不好所有人都得凉凉,于是他们就一直看一直看,最后,我身上的气息消失了。
  无论是道术还是邪气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体温也消失的什么都没剩下,人就这么没了。
  得到这个结果,所有人眼神黯淡无光,都很失落,本来九叔都打算把我送回家了。
  可张超不愿意,他不相信我真的死了,硬要把我留下,说什么多守几天,可能会出现奇迹。
  事实证明奇迹真的出现了,我没死,我又活过来了,脉搏心跳时隔一天后全都恢复正常。
  九叔说,张超当时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再然后,九叔去查阅书籍,翻找了很多资料才查到我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找着了方法,剩下的就是张超进去唤醒我的那一幕了。
  所以我真的没死,我又活过来了,我伸手去摸了一下阳光,阳光晒在手上,很温暖,这种活着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张是非,欢迎回来”允恩静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我把九阳钉送回去后,还寻思你肯定活不了了,这次回来本来是想给你烧点东西的,可没想到,一回来你就醒了。”
  “心有灵犀一点通呗”张超呲牙笑道。
  “滚犊子”我拍了他一下:“对了,鬼灵呢?鬼灵解决了吗?”
  见我问起这个,所有人沉默不语,我顿时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所以,做了这么多,鬼灵还是没消失。
  九叔叹了口气:“小非啊,鬼灵没死,邪魄也没归位,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鬼灵他出不来了,虽然没融合到三魂七魄里去,但他再也出不来了,这算是个好消息吧。”
  我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不对啊,如此一来我这三魂七魄还是缺了一魄,将来要嗝屁了,岂不是连投胎的资格都没有。”酷‘《匠“Z网永久c。免Rf费&看小●F说t0r
  “说啥呢”张超白了我一眼:“你有一辈子时间,难不成这一辈子的时间还找不到处理他的方法了?”
  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
  “行了啊”允恩静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你昏迷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州州联系不上你,都找我很多次了,每次我都帮你敷衍她,现在你回来了,就自己去哄她吧,她现在指定恨死你了。”
  “卧槽,忘了这茬”
  我连忙翻手机,从枕头底下拿出来一看,上面全是州州发的消息,最后一句是分手。
  这还得了,指定不能分。
  我拔掉针头想下床,刚站起来就昏倒了。
  张超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这咋还气急攻心了呢?”
  九叔连忙扶我躺好:“他刚刚醒,肚子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就靠这点营养液养着,能有啥力气?”
  “对哦”张超恍然大悟,咬牙切齿的看着允恩静:“都怪你,说什么不好,他刚刚醒就提这茬。”
  “怪我?”
  允恩静捏了捏拳头:“我看你是皮卡丘的弟弟皮卡痒吧?”
  张超一溜烟跑了出去:“我去给小非买点吃的,你们看好他了昂。”
  房间里顿时剩下九叔和允恩静两人大眼瞪小眼,被九叔看的有点不自在,允恩静抱手扭头道:“看我干嘛?欠你钱吗?”
  九叔冷哼一声:“允老邪的徒弟,连九阳钉这种东西都能借出来,你师父倒是挺疼你的。”
  “多谢夸奖”允恩静一脸不屑。
  九叔继续说道:“你接近小非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老头,你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我跟他是朋友,况且他救过我,我只是在还人情而已。”
  “是吗?”九叔盯着她看:“小丫头,你骗不了我的,你三番两次帮他,每次都是生死攸关之时,是不是太巧合了点?你们俩之间也没怎么来往过吧,你会为了一个关系不怎么好的人动用九阳钉这种东西?”
  允恩静的语气跟着冷了下来:“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接近小非,你帮了他,我在这里替他感谢你,但你记住了,倘若你对他有半点非分之想,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这点你大可放心,我若想害他,就不用等到现在,刚认识他的时候就有机会下手了。”
  “但愿如此!”
  “呵呵,那么,你又为何对他这么好?你们非亲非故,为了他,你却能豁出老命,你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还是在给你那个徒弟打基础。张是非生于四辰,身带阴阳眼,你不会是瞧上这点了吧?我以同样的话回给你,如果你对他有半点非分之想,尤其是阴阳眼这一块,我不会饶了你的。”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凌厉起来。
  这时门开了,张超挠着脑袋尴尬的说道:“那个,钱包忘带了。”
  九叔冷哼一声回头离开,张超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咋回事啊,九叔咋生气了。”
  允恩静耸耸肩:“被我戳到痛处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