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59章:那个我爱的女孩

第259章:那个我爱的女孩


  又是一个凉风阵阵的夜晚,我打开窗户,窗台上摆放着几盆花草,风吹,花摆,它们不是被买来的,而是,自己生长的。
  九叔喜养花植木,他抓一把花籽,曾告诉过我,生命是自由的,只需随手一撒,剩下的,听天由命。
  这是他养的花,长的很好,生的灵巧,颇有一种美丽动人的姿彩。
  “什么时候,你也喜欢九叔这老一套的习惯了,提前过一下老年人的生活?这算啥?养生?”
  张超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算算时间,再有两天就到点了,我不急,他不急,一切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区别。
  “九叔什么时候回来?”我双手撑着窗台,看向远方的灯火,心中感慨万千。
  “明天早上到,你的小情人也是明天早上到。”
  “什么小情人?”
  “允恩静啊,她不是你的小情人么?”
  “是你大爷”我踹了他一下:“这话你敢当她面说不?”
  “我不敢,怎么了?我骄傲了吗?”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夜里是我两爽朗的笑声,后来,允恩静给我打了电话,她说,九阳钉一法太过于危险,如果有什么话想对家人说的,赶紧说吧,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我何尝不想给家人打这个电话呢?可是,我怕他们听出端倪,怕他们会为我担心。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自私一次,九阳钉一法没成功,我就会死,我死了,鬼灵也不见得会活,一尸两命也算说得过去,不亏。
  后半夜,我辗转难眠,拿着手机很想给州州打电话,我怕自己一声不响的消失,她会担心,也怕她会误会我。
  韩剧这样的剧情很多,一般男猪脚都会悄悄离开,搞得自己很伟大一样,其实这样的做法很自私。
  你把一切都埋在心里,丢下她什么都不知道,活在悲痛之中,这样的做法,不就很自私吗?
  犹豫了好久,我还是决定打电话过去,第一次拨打,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我挂了又打,依旧通话中,第三次我停了几秒,心里纳闷她在跟谁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响了。
  州州打来的,一接通她就问我,你在跟谁打电话。
  我笑了,原来,我两这么有默契。
  知道真相后,州州也笑了,我问她,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干嘛。
  她那边一下子沉默,我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正准备道歉,就听到州州说:“小非非,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好想你,我想去找你,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就像要发生什么事了一样。”
  我告诉她,安心学习,不要想那么多没用的,可听的出来,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她说,觉得要失去我了。
  那一刻,我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傻瓜,明天请一天假,我去找你。”
  然后,她笑了,虽然看不见她,可我能感觉到,她笑的同时,脸上有眼泪滑过。
  这一下,又给我整哭了。
  第二天,是九叔回来的日子,按理说我本该亲自去接他老人家的,可自私的我,先去了重.庆。
  九叔没怪我,我给他打电话解释了一下,他笑呵呵的对我说,有什么想做的事,尽管去做。
  直到这一天的到来,我才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事没做,还有很多事想做,可具体的有哪些,我又说不上来。
  总之,就是不甘。
  到了重.庆,州州来接我,我们俩一如既往的腻在一起,有好多好多细节想写,可是最后我发现,什么都写不出来。
  逛街,看电影,吃饭,散步,这好像是每一对情侣都会做的事,很普通,很正常。
  可,这很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陪她了。
  当黄昏来临的时候,州州问我,能多留几天吗?
  我叹了口气告诉她,那边还有工作,走不开。
  州州明显的很失落,但她没说,而是笑着继续散步。
  走着走着,天就黑了,州州说她突然很想坐摩天轮,很想坐在里面,透过窗户看星星,那一定很浪漫。
  我让她等我一下,然后跑到一个小地摊前,花了五块钱,买了一个小戒指。
  我没告诉州州,随后两人买了票,上了摩天轮。
  当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州州看着天空,将手搭在窗户上,仿佛在透过窗户触摸满天繁星。
  天空繁星点点,烟火散落,她在看夜景,我在看她。
  她说这样的夜晚,真的好美。
  我说是啊,很美。$&酷U匠网P唯M一LB正版X%,其`他n…都dZ是)盗c版u0q
  她说的是夜景,我说的是她。
  “张是非,每个人对爱情都有美好的想象空间吧?你知道我一直等待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吗?”
  “愿闻其详!”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一个懂得珍惜缘分的人,一个愿和我牵手相伴到老的人,一个跟我一样相信世间有真爱的人;一直在等一个人,一个关心我在意我的人,一个懂得包容体谅我的人,一个也许并不完美但懂得珍惜我的人;一直在等一个人,一个与我相亲相爱的人,一个我们相互都喜欢的人,现在我好像等到了,等到了一个,因为我一句话,就跨过两个城市来找我的傻子。”
  我情不自禁的笑了,伸手把戒指拿出来,另一只手牵着她:“别动,我给你戴上。”
  “什么时候买的?”
  “刚刚,时间太匆忙了,所以只买了一个地摊货,但你相信我,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会给你戴上世界上最好看的戒指。”
  “不要”州州靠了过来,依偎在我怀里轻声说道:“就这个,很美,我很喜欢。所以,不要什么最好看的戒指,没有什么比这个好看。”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笑着笑着就哭了,她想抬头,我说,别抬头,听我的。
  她便没抬,静静地贴在我胸膛上。
  然后啊,州州对我说:“昨天晚上我又做梦了,梦到我们走在黄昏的小路上,一开始你牵着我,有说有笑。后面不知怎了,你松开我,越走越快,最后离我远去。我跑过去从后面拥抱你,可是,你如光粒一般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在我生命中出现过一样。”
  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大概就是,她的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都能让你开心,都能让你难过,都能,牵动你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