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54章:如果……有一天

第254章:如果……有一天


  州州一下子哭更厉害了:你吓死我了,明明流那么多血怎么可能没事嘛,我醒来看不见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放心吧,我福大命大,哪可能那么容易就死啊?我笑着说道:至于抓你的那些人呢,已经被逮捕了,都过去了,没事,没事。
  呜张是非,我真的好害怕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不是来了吗,我在这儿呢。
  丫头啊,只是,不知道这以后会不会出其他事,更不知道我能否找到其他方法破除鬼灵。
  那天晚上啊,我们所有人陪在州州身边,和她有说有笑,尽量让她淡忘此事,很快,州州就睡过去了。;酷●A匠a网◇永》◎久{免费:c看小:说0
  给州州盖好被子,郑叔叔将我叫到边上,以为他又要提及我退阴阳圈的事,结果出乎意料的没有再提,郑叔叔仰头看着天空,挺感叹的说了一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能有这番作为。
  叔,退圈的事儿我想缓一缓,退肯定要退,但不是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等我办完,就回来找个工作安心的守着州州过日子。
  郑叔叔笑了笑,拍着我肩膀说道:不急,你有什么事尽管去做,我之前只是想考验一下你是否对州州动了真心,现在不用考验了,能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没什么比这个更能证明一切。
  谢谢叔只是,这件事别告诉州州,我不希望她接触到这些东西,这次事件,我也没提及任何关于邪祟的话题,她到现在都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所以,就让她这样以为下去吧,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作为父亲,这一点自然明白,额,那是你朋友?郑叔叔指了指漆黑一片的小道。
  我扭头看去,是允恩静。
  叔,我过去一下!
  打完招呼,我走到允恩静身前:你刚刚去哪儿了?所有人都在,就你不在,不想去看州州一眼吗?
  允恩静苦笑了一下:看过了,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对了,州州睡了没?
  刚睡着,有什么事吗?
  没事,张是非,陪我散散步,想跟你唠点事儿。
  洗耳恭听!
  我两在小镇上闲逛起来,郑叔叔知道我们是认识的,而且允恩静还不远千里赶来救州州,所以他没有多想,当然,也没什么可想的。
  路上允恩静背着手,一直没有说话,这不像她,我双手插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问道:怎么着,允大小姐有心事吗?
  允恩静叹了口气,嘴角上扬着,也不知道是笑还是笑。
  其实我挺羡慕州州的,有那么多朋友,那么多伙伴,还有一个,能为自己拼命的男朋友,她很幸福。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也不见得自己就比别人差,关键是在于你怎么看。我指着路边乞讨的乞丐:你看,我们衣食无忧,他们只能乞讨为生,他们可怜吗?挺可怜,但有些人老弱病残,生来如此,他们连基本的一口饭都得去拼才会有,他们的生活跟我们天差地别,比起这些乞丐甚至还要凄惨很多,可在他们抱怨的时候,还有人比他们惨。既然如此,何不换个角度想想,起码我们还活着,还能呼吸,既然活着了,那就肯定有活着的意义。
  那你呢?你想活想死?允恩静直勾勾盯着我看:三魂七魄分裂的几率是亿万分之一,偏偏就让你遇到了,要想战胜鬼灵让它回归于三魂七魄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一半一半而已,如果失败了你和鬼灵都会死,残缺的魂体入了地府是投不了胎的,这种痛苦你承受得了吗?明明命悬一线了,你还能这么潇洒自如,你心真大。
  那我能怎么着?我无所畏惧的耸了耸肩膀:难不成我把鬼灵放出来和他打一架看看谁厉害?还是说我现在应该借酒消愁堕落不堪?
  我唉允恩静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我跟我师父联系过了,他答应借你九阳钉,过两天我便回去取。
  不急我摆了摆手:还有二十多天的世界,这段时间内,我想到处走走,寻一下其他方法,世界那么大,总有其他方法可以破掉鬼灵。
  随你的便。
  你好像有心事。
  很明显?
  相当明显,你不会是在担心我吧?
  呵,担心你?可能吗?我向来讨厌圣母婊,刚好你张是非就是这种人。
  说的好像我就喜欢你了一样。我白了她一眼。
  切允恩静不屑,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喂,问你个问题。
  问呗,知道的肯定回答你。
  如果有一天,你的朋友想杀你,你会不会嫉恨他,我是说,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是为了杀你,利用你。
  我们算朋友吗?我冷眼看着她。
  不算!
  那不就得了,我嫉恨你干嘛?
  谁说是我了,我是说你身边那群朋友。
  哎哎我开个玩笑而已,你急什么眼我想了想,啧了两声才道:不过你这问题问的倒是挺难回答的,但我又不是什么圣人,他要骗了我,利用我,我肯定会嫉恨他啊,说不定还会抓着他好好揍一顿。
  就你这小身板允恩静上下打量我一番,不屑一顾的说道:别上去就被人放倒了。
  两人聊着聊着,就把整个小镇都逛完了,夜风很凉爽,在经历了破庙事件后,现在放松下来,散散步倒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州州熟睡之前,我特地找钟队拿了换洗衣服,别说,这人帅了,穿啥都帅。
  
  世界很大,大到人类很渺小,而在同一时间内,这个大世界的某个角落之中,阿杰漫无目的的游走于街上。
  他看到地上有显眼的垃圾,会去捡,看到路边的共享单车被人乱扔,会去扶,看到有人需要帮忙,会去帮。
  但他心里高兴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好似没人理解他的行为。
  在别人的注视下,他变得紧张起来,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
  哎呀呀,让人崩溃,是我的强项啊。
  黑暗之中,鬼面人注视着这一切,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