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51章:千军万马来相见

第251章:千军万马来相见


  蜘蛛精追击而来,我纵剑格挡而之,却不敌妖气暴涨的她,虽说一时半会死不了,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在躲的时候,也在一边观察她的弱点在哪里。
  蜘蛛的视力不佳,容易疲劳,腿脚的肌肉使得腿脚只能弯曲而行无法伸直,也不能挥舞自如,在宽阔一点的空间我还是有点胜算的,唯一让我捉摸不透的是,鬼面人用了什么法子使得一个普通的蜘蛛精在短时间内妖气暴涨实力大增的。
  我一边打一边退,也算是为自己找了一个退路,我能踩踏通道两侧的墙壁来回躲避她的攻击,她只攻不防,渐渐地我就有了机会。
  让我头疼的是,桃木剑劈在她身上,除了乏起大片星火,没有半点作用,鬼面人小瓶子里的紫雾不但提升了实力,也提升了防御力,如此先去不是办法。
  恐怕我还没消磨掉她的体力,就已经被她磨掉了。
  可惜这个蜘蛛精急于求成,攻击越来越频繁,反倒让我找出了不少漏洞,以至于她开始攻击不到我了。
  你光躲算什么本事?能耐的就杀了我,要不就被我杀掉。
  就你这个实力难以想象郑老前辈是怎么会败在你手里的,居然落了一生的病根。
  我开始找到规律,也开始刺激着他,无论人还是妖,只要心境慌乱急于求成,事情往往背道而驰。
  砰我一剑挑开她的脚,奋力一剑飞刺过去,又一次徒劳的攻击,要不是我躲的快,已然成了脚下碎肉。
  鬼面人在后面双手环胸,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不错啊,刚才应付不了一个普通的妖怪,现在妖力暴涨了,反倒还游刃有余起来了,或许,我该给你加加料。
  想到这里鬼面人大喊:喂,小蜘蛛,我这里还有药你要不要啊?
  蜘蛛精一听,露出疯狂的笑容:给我,我要更强大的实力。
  鬼面人拿出瓶子意犹未尽的说道:可是用多了是有副作用的。
  我不管什么狗屁副作用,只要能解我心头之恨,破当年之辱,什么副作用我都承受得了。
  这可是你说的哦鬼面人抛出小瓶子,蜘蛛精毫不犹豫迎了上去。
  
  此时,郑叔叔已经把州州带出破庙,跟钟队他们取得联系,一群人上山救下州州,郑叔叔回身看了一眼破庙,一咬牙又回去了。
  恰在此时,机场,允恩静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她穿着一身运动服,尽管这样,还是引来不少目光。
  想搭讪的人很多,却又不敢靠近,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让人心生畏惧。
  从机场赶来魅山并不远,上了车后,同样的方法,砸钱给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再说州州这边,被救下山后一直昏迷不醒,前来救治的医生也解释不了这是怎么回事。
  人是平安无事,脉搏正常,像睡着了一般。
  但怎么叫都醒不来。
  没人发现,此时州州的旁边站着一只白狐,白狐看了一眼州州,又看了一眼魅山的方向,扭头就往魅力跑。
  郑叔叔这边,钟队也不敢跟着进去,怕拖后腿是一方面,主要他也不懂这个东西,进去了啥也做不了。
  于是他只能带人在庙门口守着。
  视线扯回来,当蜘蛛精再次感染到紫雾时,身上的妖气再度翻滚起来,尽管刚才已经见识到这个东西的厉害,可再度暴涨这么多,还是给我吓了一跳。
  鬼面人啊鬼面人,你到底还有什么招没使。
  我看情况不对,趁着蜘蛛精还没完全消化这些紫雾,立马撒腿就跑。
  这里通道多,我尽量拐着弯跑,虽然蜘蛛精的感官能力很强,抓到我很轻松,可跑,总比不跑好。o¤唯Y一¤正版e,b其他都是h盗y版-。0
  一路狂奔,跑了多久我不知道,总之很久很久,很快来到一个跟密室没区别的洞穴。
  只有进路,没有出路。也不能说没有出路,毕竟头顶是洞口,关键是,没有藤蔓,四面都是光滑的壁板,我怎么上去?
  咻!
  一抹蜘蛛丝射进来,我反手一剑,桃木剑瞬间断裂,要不是我躲得快,就被这蛛丝击中了。
  蜘蛛精闯了进来,看着我哈哈大笑:这下你往哪儿跑?
  完了完了,她的妖气又比刚才翻了好几倍。
  我把剑柄扔过去,同时掐诀念咒,引动雷诀去轰她。
  但我忘了这是地底下,引不了天雷,只能运用道气,可这效果跟真雷比起来,那是天差地别。
  打在蜘蛛精身上就跟闹着玩一样。
  还有什么遗言吗?蜘蛛精玩味儿的看着我。
  不杀我成不?我尽量拖延时间,寻求生机。
  呵呵,你说呢?
  我觉得可谈。
  可惜你说了不算。
  我大声喊道:带着面具的那家伙,如果小爷我死了,你就拿不到想要的东西了。
  没人回应。
  完了完了,这闹的哪出,鬼面人这是要对我赶尽杀绝了?他不想要文王宝藏了?
  就在我疑惑之际,一抹妖气射了过来,我迅速躲开,接着又一抹蛛丝弹射而来,我再次躲开,可接二连三的蛛丝我就躲不了了。
  被击中肩膀的时候,没保持住平衡摔在了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几道妖气便迸射而来。
  得亏我反应快迅速翻开,才起身迎面而来的又是一道妖气,力量很足。
  我防不胜防的被击中了胸口,妖气从前胸而入,奔后背而出,那一瞬间我整个人愣神了,没感觉到疼痛,或许是,已经痛到麻木了。
  人一下子单膝跪在地上,胸口的血洞不停流血。
  蜘蛛精哈哈大笑,再次出手。
  就在这时,一道紫符从头顶的洞口落下,打在了蜘蛛精的腿上,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蜘蛛精的一条腿直接断落。
  她惨叫一声,身上的妖气开始流失。
  原来只要漏气了就行啊?我捂着胸口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一张口满嘴是血,终于是感觉到疼痛了,头痛难忍。
  那又是何方高人出的手?不会是郑叔叔的,他道行没那么高。
  我咬着牙抬头看向上空,蜘蛛精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