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45章:你们的结局是……终老

第245章:你们的结局是……终老


  先不说这人是不是老头请来的托,光这一手就招来不少人的注意力了,他们围成一圈看着老头,就等他解卦呢。,酷匠X网%I永)久"免费~\看小说n!0C?
  老头让男子把木牌给他,上面写着一个喜子,见状,老头哈哈大笑:喜卦,喜卦啊,小伙子,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看看。
  男子报了生辰八字。
  老头再度哈哈大笑: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今年年底就打算结婚了。
  两人愣住,然后惊讶起来:大师你怎么知道的?
  老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的面相呈大官之相,又有鸿运当头之势,这一年来恐怕是好事接二连三,你的姻缘线呢也很直顺,不出意外就是年底结婚,你和你的对象啊,这辈子小架不少,大架不多,总的来说会白头偕老,后代有子有女,可谓圆满。
  谢谢大师男子一听顿时乐了,掏出一百块钱递过去,老头也没客气,顺理成章的收下。
  这对情侣高兴的离开后,其他人开始不停的排队求卦,老头也耐心的一一解卦。
  这些人的卦象有好有坏,好到婚事不远,坏的缘分将尽,老头不好直说,只是侧面提醒一下,但这些人智商不咋地,听不懂话中奥义,还以为是好事儿,牵着手美滋滋就走了。
  他们听不懂,我却听得懂,也看出这老头是真有几分本事。
  这时人群差不多散了,州州拉着我说道:小非非,我们也求一卦呗。
  州州是不相信这种东西的,她纯粹是为了好玩,可我看得出来老头真有几分本事,所以一时间有点犯难。
  我怕得出来的答案不如意,有的时候,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傻子是最好的选择。
  别了吧,这个东西不靠谱,又不准。
  州州嘟着嘴:你心虚了?
  哪有,只是觉得浪费钱。
  我出钱行了吧?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没必要做这么无聊的事。
  好吧越说越黑。
  州州不高兴了:无聊吗?陪我玩也叫无聊啊?
  我很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好吧,就试试看咯,但咱先说好啊,这个东西不代表是正确的,无论结果怎样,都不能受影响。
  州州嘿嘿一笑:好啦好啦,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真拿你没办法我摇摇头递过去二十块钱,然后牵着州州来到树下,两人闭上眼睛诚心诚意的祈祷着一定要是一副好卦。
  啪嗒,一块木牌掉了下来,刚好落在手里。
  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空的木牌上面什么都没有。
  州州把木牌给老头: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头眉心一皱,细细打量着我们二人,然后把目光停在我身上,说了两个字。
  终老
  终老?
  是终老一生,终老不相负,还是终老不相离?
  亦或是孤独终老?
  我没明白老头的意思,欲要问下一句,他却闭上眼:天机不可泄露,你心里有答案,答案是什么,就是什么。
  州州白了他一眼:走走走,不好玩。
  我没说话,心里却挺不舒服,因为终老二字它的含义太多了,在我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答案是终老一生,但我不可能这么说,当州州问的时候,我就告诉她我想的是终老不相离。
  州州笑嘻嘻的说:跟我想的差不多一个意思,我想的是终老不相负。
  那天,在黄昏下,州州的样子特别美,尤其是她把头发散开的那一瞬间,真的好美,黄昏把她的影子拉长,我站在身后呆呆的看着她,一下子入迷了。
  州州把小皮筋套在我手上:我之前给你套的那个弄丢了,现在再给你套一个,如果你再弄丢,我就生气了。
  好我摸着小皮筋乐道:一准不会丢。
  州州嘿嘿一笑,牵着我另一只手在空中比划:以后我们要买很大很大的房子,卧室要小一点才行,那样显得温馨,然后这里放柜子,这里放化妆台,这里还有这里
  我看着她在那里比划,心里能想象出她说的画面,很美,很美,真的很美
  州州见我半天没说话,回头看了我一眼,顿时情不自禁的笑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觉得你说的那个画面好美啊,以后就照你说的做。
  州州回过头,细声嘀咕:小非非,你刚刚看我的眼神好温柔啊,以后你只能这么看着我,不许凶我。
  好啊,要不要拉钩?
  幼稚
  哎呦喂,我就幼稚了怎么滴?
  那我跟你一起幼稚!她伸出小指勾住我的指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骗人谁小狗。
  没问题,爱你一万年!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人相视而笑,情不自禁的吻在了一起。
  那时路上的行人已经散去,黄昏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特别长,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天黑了,我送州州回宿舍后,她依依不舍的看着我说: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哈。
  嗯呐,你也早点休息。
  好,拜拜!
  嗯,拜拜!
  说完州州跑向宿舍,她的闺蜜在楼下等着,一见她来了连忙上去问东问西。
  我双手枕着脑袋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心里回味起黄昏下的那一吻,美滋滋的。
  谈恋爱的感觉很美好。
  回到酒店,玩一天也累了,去洗了个澡后倒头就睡。
  呼
  那个梦又来了。
  依旧是茅山,依旧是熊熊烈火,依旧是人群的惨叫声,可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什么都看不见,火海里明明有人在惨叫,可就是看不见人在哪里,连雪儿以及那些妖魔都不见了。
  哥哥这时,我听到雪儿在喊我。
  雪儿,你在哪?是你吗?
  可四周并没有雪儿的身影。
  哥哥,我好疼好疼她的声音很虚弱,我心急如焚的在火海里找了起来。
  雪儿你在哪?你在哪儿啊?
  小非突然一声狂吼,是丰伟的声音。
  这声音瞬间把我吓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