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33章:这是男人的本性,女人的嫉恨

第333章:这是男人的本性,女人的嫉恨


  拜访完大叔,在他那里了解到这些后,出了门张超就问我:“你有啥看法或者想法?”
  我说道:“咱们去拜访一下那个老太太吧,她肯定知道些什么。”
  黄依依问:“你们是觉得王奶奶跟这件事有关吗?”
  我摇了摇头:“有没有关系暂时还不知道,但她肯定知道些我们不知道的。”
  说到去王老太家,黄依依似乎有些不情愿,好几次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
  张超这孩子心挺大,像哥们儿一样搂着她胳膊说道:“你想说啥就说啥呗,我两可没什么大师风范,都是俗人,俗人。”
  黄依依估计没接触过外面的社会,被张超这么一搂,脸都红了。这要换外面的女人,别说搂着了,你就是直接壁咚都不带脸红的。咳咳咳,相反,很有可能脸红的是你,一个大巴掌呼出来的。
  黄依依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说道:“王奶奶脾气不好,对人喜怒无常,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秒是因为什么才生气的。”
  张超翻了翻白眼:“我还以为什么样的大事儿呢,就这个啊?没事,等会儿看你超哥怎么给你表演的就完事了。”
  一路来到王老太家,站在门口,这房门紧闭着,里面透露出一丝丝发霉的气味。
  “咚咚咚”张超上前去敲了敲门,没人应。
  这小暴脾气一上来,他直接给门推开。
  “汪汪汪”门一开,一条大黑狗跳出来,直接给张超扑到地上去,张着血盆大口就往他那张猥琐的脸咬。
  我眼疾手快的给大黑狗来了一脚,将它踢飞掉,这狗身材壮实,摔地上马上又奔过来。
  就在这时,屋里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大黑,不要胡闹。”
  大黑狗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立马坐地上不再嘶咬我们。
  张超拍拍屁股起身,冲屋里的老太喊道:“老人家,我们是来拜访你的。”
  老太从屋里走出来,一双泛黄的眼睛盯着我看:“晚上八点,你到这里来找我,就你一个人,多了我不见,不来的话,过了今晚我连你也不见。”
  “多谢”我知道多说无益,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能弯腰作辑,然后带着张超和黄依依离去。
  张超挺不服的挠着屁股说道:“凭啥就见你一个人,论帅你也帅不过我啊。”
  “你乐意来的话,你就来呗。”
  “那还是算了,那条狗的嘴真臭,我怕它又给我熏晕了。”
  我摇摇头没说话,回到大叔家,给王刚做了一场简单的法事,驱散掉他房间里的阴气后,一群人才坐下来好生休息。
  半个小时的时间,再次回到王刚的房间,我诧异的发现,房间里又一次充满了阴气。
  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看着满屋子阴气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思前想后,在我的建议下,又给王刚换了个房间,这时离奇的事发生了,随着王刚的离开,屋子里的阴气消失了。
  反而,在王刚休息的那间屋子里,又一次出现了大量的阴气。
  这让我更加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了,王刚就好像一个病源体一样,这些阴气似乎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但是,他还没死,还是一个活人。
  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怎么会产生阴气呢?
  纵观爷爷书籍里留下的资料,也没提及过这种情况。
  这让我顿时束手无策了。
  再看张超,这货好似来泡妞一样,完全不管其他的事,早知道跟黄依依唠嗑,唠他那些流氓知识。
  很快,时间就过去了,天色逐渐黯淡,大叔和阿姨为我们做了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
  一伙人儿是一边吃一边聊,聊的可嗨,吃完饭已经到了八点,为了安全起见,我带了一个八卦镜前往王老太家。
  张超则留下来看守着村子,他想研究那些鸡是怎么死的。
  片刻后来到王老太家门口,刚想敲门,门就打开了。
  屋里没有灯,只点了一根蜡烛,王老太那张枯如树皮的老脸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许些恐怖。
  进了屋,我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对她老人家说道:“前辈,我没什么恶意,到这里来,只是想了解一下村里的事。”
  王老太坐在床上,居然拿出一个大烟斗抽起了烟,她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一直盯着我看,我也没急着催她。静等她回答我,好在这人只是小抽几口,然后把烟斗放在一边,这才慢悠悠的说道:“你也用不着叫我前辈,我只是一个已经死掉的老太太而已。”
  “啊?”我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V看}正“:版-)章fj节b.上酷匠Q网0◇j
  她笑呵呵的说道:“在这里,一直有一个传说。说是很久以前,至于有多久我不记得了,总之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乞丐女人来到这里,她因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引来村里男人的喜爱。那些男人每次给她吃的,都会跟她发生关系,为了活下去,她选择隐忍。可这招来村里女人的嫉恨,因为所有男人都被她吸引了,就连有家的男人也沉迷在她的石榴裙下。那时候这个村子特别的大,人口也很多,这样的情况引来女人们的不满,于是她们联合起来,把这个女人活活折磨致死。那些男人只是喜欢她的美色,出事的时候,没人愿意站出来替她说话。有一天,她终于还是被折磨死了,死的时候,她说,她会让这个村子永世不得安宁,尤其是那些男人的后代。后来,这个诅咒应验了,整个村子的人,不管老少,无一幸免。现在的我们,都是后来逃难到此的,几年前,我在去阴曹地府的时候让人拦下了,他们正是上个村子的人,他们告诉我这一切,还说,诅咒没有结束,会蔓延下去,有一天终要爆发。他们希望我在此等候能破解诅咒的人到来。现在,诅咒又开始了,而我能感觉到,你和那个小伙子,就是破解诅咒的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