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30章:难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第230章:难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我看得出大叔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也没去揭穿,换位思考的话,我也不会去相信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所以,眼下我很平静的对他说道:叔,我不敢给你打包票一定能治好你儿子,只能说尽力而为。
  哎,好,好大叔有些失落,将我们领进了屋。
  张超把黄依依拦在门外,嬉皮笑脸的说道:小丫头片子就不要进来看这种不该看的场面了,快去把我电瓶车充下电,充电器在坐包下面。
  哦黄依依接过钥匙,觉得很扫兴,不过她没有胡闹,而是选择了理性看待事情。
  黄依依离开后,张超把门关上,用符纸给自己开了眼,顿时惊呼一声:唉呀妈呀,这么重的阴气。
  是的,满屋子都是阴气,温度可以说是接近零下了。躺床上的人是个二十五六的小伙子,他这会儿睡着了,但脸色依旧难看,苍白,没有血色,嘴唇发干,开裂,额头青筋明显,双眼凹陷进去,眼睛周边一圈黑乎乎的,跟国宝有的一比。
  这人就是王刚,身上压着三床被子,还都是棉被,即便如此,还是冷的发抖。
  这是阴气入体的原因。
  有古怪我皱了皱眉头,对大叔说道:叔,你信得过我们的话,就先出去。
  大叔犹豫了一下,这才点头,我又将他拉住,递过去两张化煞符:把这个烧成灰,放碗里参水喝了,你和阿姨一人一张。
  这个大叔有点为难:得多少钱啊?
  不要钱我苦笑了一下:我和我兄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收过钱的,而且我都不敢保证一定有效,怎么能收你钱呢。
  啊?不要钱啊?大叔更为难了:不要钱我不能要,多少得给点。
  叔,你就听他的张超说道:你要过意不去,晚饭给我们弄几碟腊肉炒蒜薹。
  好勒大叔这才喜出望外的收下符箓:谢谢两位小师父了。
  没事没事大叔离开后,我扭头看向床上的王刚:太特么奇怪了吧,这么重的阴气还没把他折磨死,而且,这些阴气是哪儿来的?也没看见什么脏东西的存在啊。
  张超也摸不清头脑:还记得周队说的吗?这些村民都曾目睹过红衣女鬼的出现,一个人看见可以说眼花,两个人可以说巧合,那三个人四个人呢?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
  对啊,按理说,就算是被鬼缠身了,都不至于产生这么重的阴气,何况这还没看见鬼的身影呢。
  这些阴气充斥着房间,窗户是打开的,阳光也无法驱散它们。
  我先看看阴气是从哪里来的我放下背包,拿出罗盘搜寻起阴气来源。
  然而,罗盘出现了无法解释的情况。
  指针乱转。
  这种情况,要么是罗盘坏了,要么就是,我们身边都是鬼。
  显然两个答案都不可能,罗盘是不可能坏的,鬼的话更不可能存在,你说张超用符箓开的眼,所以看不见,这勉强解释的了。那我呢?我是阴阳眼,不可能看不见的,除非它不存在。
  哎呦喂,这么6的吗?张超看着罗盘,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我给陈畅打个电话问问,看他知不知道这是咋回事。
  行!
  张超打电话的期间,我就到床前看了下王刚,将他的嘴巴捏开他都没醒,嘴里透出一股恶臭来。
  虽然我能理解一点点吧,但还是给我熏的受不了,那味儿就好像腐肉一样,我想没几个人受得了的。
  要不怎么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呢,王刚变成这样,除了父母,有谁会不嫌弃他,一心一意的照顾他?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对你才是无私的。
  我仔细观察着王刚,他已经被阴气侵蚀透了,身上的三把火只剩下头顶那一把还若隐若现的残留着,随时会熄灭一样。
  人到这个地步已经无法挽救了,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都不好使,也难怪刚才那个穿道袍的老头子会说无能为力。
  说实话,王刚是死定了的,我们也救不了。
  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他,而是为了除掉这里的邪祟。
  王刚只是第一个,如果邪祟不除,还有第二个他,第三个他,无尽无穷。
  任何一个邪祟都一样,一旦杀人了,就不会轻而易举的收手。
  别忘了,除了王刚的事以外,还有那些鸡成群结队而死是怎么回事要查清。
  张超那边,打完电话,叹了口气说道:陈畅说他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算了吧,我们等晚上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时,床上的王刚突然醒了,他瞪大眼睛喊道:鬼啊,救命,有鬼啊
  张超眼疾手快的抽出一张符箓贴在床头,驱散他头顶那团作祟的阴气后,他整个人又昏睡过去了。
  听到惨叫声的大叔开门闯了进来,一脸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小师父?我儿子他没事吧。
  没事,出去说吧张超摇了摇头。f看正e版章n(节◇B上?+酷;?匠\网◇0~
  出去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屋内的阴气,这些阴气徘徊在房间里,却又不知道从何而来,就连太阳暴晒都没法驱散,其中肯定有缘由的。
  它们有的漂浮在床位上空,从而导致王刚会不断看到幻象,再加上他经历了那么离奇的事,会变傻,也在情理之中。
  能熬到现在没死,并非是他身上有福德,我看过了,这家伙身上没有半点福德,甚至可以说他平时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没少欺负老实人。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会死又死不掉,还引来这么多阴气呢?
  其他人家的房屋并没有发现阴气,都很正常,唯独王刚家有问题,偏偏又没有脏东西,这是我最搞不懂的地方。
  没有脏东西,却有一堆阴气。没有福德的人,却卧病于床死不了。
  加上家禽离奇死法,这个小村子,似乎有点东西。
  谜团倒是挺多的。
  小师父,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来到大厅,大叔一脸着急的问道。
  我和张超同时说道:难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