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29章: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呗

第229章: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呗


  交警大哥一脸无语的找了五十,路人则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们,我把脸都埋衣服里去了。
  小插曲过去后,张超倒回去重新走上正途,一边骑车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这人态度真不行,就说不要惹我吧,还不听,非得罚我五十,这下好了,还倒回来给我五十,谁也没占着便宜吧?
  合着你管这玩意儿叫谁也没占着便宜?
  不是么?你看,他罚我五十,我给了他,他又给我五十,不是谁都没捞着吗?
  但是你给了一百啊。
  他只要五十啊,我只需要付五十,后来不是又把五十给我了吗?
  这是什么逻辑?{酷/匠:t网正!版首u发(u0●v
  你这人智商怎么这么低下,跟我做朋友你良心不会痛吗?张超还一副无语的样子:昂,我给了一百,他只要五十,所以我只需要付五十,可他后来又给我五十,不是谁也没捞着吗?
  还有五十哪儿去了呢?
  给他了啊,他又给我五十,谁也没占着便宜啊。
  完了,我居然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好像真是谁也没占着便宜。
  我和张超是个什么样的组合?就是两倒霉蛋碰一起了,啥倒霉事儿都会让我们碰到。
  这不,一半路程都没骑到,车就没电了。
  一开始我两慢慢滑行,这里没人,也不觉得尴尬,可后面直接没电了,张超就一个人推着,我在后面背背包。
  我就说不要骑电瓶车吧,这下好了,找不到地方充电。
  张超还死不认错,说啥只是姑错了而已,没想到会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没电。
  我两推着车走了得有二十分钟,才看到车辆来往,最终花了一百块钱,搭了辆小货车,这才连人带车给我们拖走。
  杨家坪,这是此行的目的地,村子在深山老林里面,小货车到不了那里,我们下车后,推了十分钟路程,才看到村子。
  那是无比的亲切啊,我突然感觉自己满血复活了。
  我们来这里办事,是悄悄过来的,没人知道,所以进村后,路上来往的村民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
  这样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张超灵机一动,就对一个迎面走来的女孩喊道:这位朋友,请在此稍作停留,你今天身上有卦,别怕,给我看看你的手。
  女孩厌恶的看着他:胡说八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是江湖圈套,可笑,让警察把你赶跑。
  啥啊,咋还整出《阴阳先生》的歌词来了。
  张超正想说下去,我就给他后脑勺来了一巴掌:你给我一边去,没点正经事儿。
  随即我又对女孩说道:你们这村子不干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村里已经出了两条人命了吧?
  女孩脸色一变,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呵呵,那我再说一点,你们村本该死的是三个人,但有一个福大命大,没死透,不过,他也不好过,恐怕现在是残疾了吧?看你们村的运势,想必,那个活下来的人,已经是个傻子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女孩愣住。
  我还没说话,张超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墨镜戴上,威风凛凛的说道:我们兄弟二人行走江湖多年,所做的全都是斩妖除魔之事,所以对妖邪之气很敏感,大老远就感觉到你们村子有脏东西存在,这不,赶紧过来看看怎么回事来了。
  女孩恍然大悟:大师,刚才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是骗子,所以所以才出言不逊,多有得罪了,对不起哈。
  无碍张超摆了摆手:事儿让我们遇到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快,快带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女孩点点头,接着又疑惑的看着他:大师,冒昧问一下,你们行走江湖,用什么行走?
  废话,当然是张超出口就想说双脚,看了眼手里的电瓶车后,改口了:当然是小电驴,你没听过吗?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行走江湖也是会堵车的,艾玛电动车,永远不堵车,值得你拥有。
  女孩愣了愣神,半响才点头说道:是是我见识短浅,那个,大师,我先带你们去看看刚哥吧。
  路上,经过了解,女孩叫黄依依,十八岁,是王刚的妹妹,不是亲的那种。
  在黄依依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口,这家人住的还算可以,二层小楼,装修不算豪华,甚至很普通,但在偏远的山区里,已经很不错了,是很多人都比不起的。
  楼下,大门口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正在挥刀剁着猪草。
  黄依依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喊道:舅妈,我舅舅在家吗?
  小依来了啊,你舅舅在屋里呢,咋啦?
  大事儿,舅妈,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黄依依把我们的相遇简单说了一遍,还夸大其词的说道:他们两个很厉害,我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就都知道了,而且还准确无误说出了刚哥的状况。
  是吗阿姨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两,不过态度还是很客气的:小兄弟,你们先进屋坐。
  然后又对屋里的大叔喊道:当家的,来客人了。
  里面走出两个人,一个是王刚的父亲,另一个是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得有六十来岁,尖嘴猴腮,一点都没有仙风道骨的感觉。
  老头叹了口气对大叔说:这件事我实在无能为力,你们另请高明吧。
  大师,你你再想想办法吧!
  贫道道行尚浅,实在无能为力,告辞!
  老头匆匆离去,从我们身边走过,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
  啥啊,无能为力还这么高调张超二愣子似的摸着后脑勺。
  大叔叹了口气,接着奇怪的看向我们:你们是?
  黄依依又跳出来了,把刚才说的重复了一遍。
  大叔听完,也许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脸上虽有笑容,可看的出来期望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