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27章:最是尽头彰显人心

第227章:最是尽头彰显人心


  大抵呢,是这么一回事,近段时间,在一块工地上,出现了这么一桩怪事儿……
  时间推移到一周前的一个晚上,喝的醉醺醺的刘喜搂着两个好哥们儿王刚吴龙往工地走去,这三人没什么文化,就干工地的好手,除了工地,他们也找不到啥好活儿干。
  途经一段幽静小路,两旁的树春暖花开,这段路,隔一段小小的距离便有一盏路灯,即便夜深了,也把小路照的通亮。
  路上行人稀少,越往尽头走越没人,就在这个时候,吴龙突然指着前面说道:“你们看,那妞儿带劲不?”
  刘喜和王刚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还真看到了一个女人,穿着红旗袍,一头秀发,身材还前凸后翘,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手上还挎了个小皮包,贼带劲。
  要不说酒壮怂人胆呢,换平时的话三人也就咂舌一番,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行为来。
  今天喝了酒,胆子大了不说,看到四周没人,居然还想来段小插曲。
  吴龙吹了个流氓哨,女人听到后回头看了一眼,还冲他们丢了一个秋天的大菠菜。
  “我滴个乖乖,真骚气”刘喜嘿嘿一笑,露出猥琐的笑容来。
  前面的女人故意放慢脚步,让三人更加急不可耐了,脚下生风一般跑了过去。
  奇怪的事儿来了,距离不远,女人的速度也不快,可不管三人怎么跑,就是跟不上。
  喝的醉醺醺的三人没想那么多,压根就没发现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很快,女人进了一栋大楼,三人尾随过去。
  进了大楼,女人的身影就不见了,只听到高跟鞋哒哒哒响着。
  三人果断上楼,还真就看见了女人的身影,可不管他们跑的再快,就是追不上,每次都只能在转角处看到女人的身影,瞬间又消失没了。
  大概上到五楼的时候,几人都累的不成样,这时候王刚才反应过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道:“这女人咋跑这么快,三大男人都追不上。”
  “我就不信了,走,上去看看”吴龙说完起身就往上走。
  然而,上到转角处的时候,他愣住了,前面没路了,一堵墙搁那儿堵着,没有门。
  女人刚刚明明就上来了,但,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
  他回头喊刘喜和王刚,却又发现,他们身后的楼道消失了,三个人来时的楼道变成了一堵墙,一堵没有门的墙。
  怪事儿了,刚才还有的,怎么转眼就没了?
  遇到这么离奇的事,酒瞬间醒了不少。
  吴龙打了个冷颤说道:“咋……咋回事啊?路呢?路怎么没了?”
  是的,路没了,来时的路是一堵墙,剩下的就是昏暗的走廊,灯光太暗,看不清走廊尽头是什么。但尽头的黑暗里,似乎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人对未知的东西是恐惧的,三人都怕了。
  吴龙站的是转角处,手扶着楼道围栏,眼睛一直盯着下面看,就在这时,他的手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握住,吓得他妈呀一声收回了手。
  王刚破口大骂:“叫唤啥呢?吓你爹啊?”
  他现在也怕,被吴龙这么一吓,火的不行。
  吴龙哆嗦着说道:“我……刚刚有人摸我的手。”
  突然,吴龙看到楼道往上的墙壁那里,站着一个人,是一个女人。
  “鬼啊”他大叫一声,屁滚尿流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其他两个人被这么一喊,也吓得不行,三人连滚带爬跑向走廊另一段,这边没路了,就指望那边有。
  然而在跑的过程中,走廊里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一只手抓住了刘喜的胳膊。
  刘喜吓得连声大喊救命,甚至伸手去拉王刚。
  但,王刚无情的甩开他,就这样,刘喜被拉进了房间。
  房间门关上,里面响起刘喜的惨叫声。
  王刚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吴龙则破口大骂:“你怎么不拉他?”
  王刚也怼道:“你好意思说,你怎么不拉?”
  哒哒哒L^看“正s版☆章T☆节上“%酷r匠n网$0。;
  高跟鞋的声音又出现了,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
  就看到一抹红影出现在楼梯口,两人来不及多想,妈呀一声撒腿就跑。
  “呵呵呵,呵呵呵”
  就在这时,走廊里响起了无数的笑声,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其他禁关着的门也突然打开了。
  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俩不敢靠近,闷着头往前跑。
  然而,跑到尽头的两人再一次绝望,尽头没路,就是一堵墙,墙上有门,但门是锁着的。
  这扇门一定是出去的路了,吴龙急的满头大汗:“钥匙,找钥匙,快找钥匙啊。”
  王刚也急:“上哪儿找啊……”
  两人眼泪都出来了。
  另一头的旗袍女低着头,头发盖住整张脸,在一点一点靠近。
  走路的速度不快,但动作很诡异,很像午夜凶铃里的贞子。
  “啪嗒”
  突然,一旁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半截身子淹没在房间的黑暗之中,整张脸却特别清晰的映入二人眼帘。
  是刘喜。
  他的脸被啃的血肉模糊,眼睛里没有眼仁,白花花一片。
  “啊”两个人吓得受不了了,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向后退,很快就顶住墙没了退路。
  “救命,救命啊……”
  漆黑的夜里,两人的惨叫声特别响亮。
  可没人听得到。
  刘喜站在房间门口,向他俩招手。
  咔的一声响起,右边房间里突然冲出一个趴在地上的老太婆,速度很快,抓住吴龙的脚就往里拉。
  吴龙吓得啊啊大叫,被拉进了黑暗之中。
  剩下一个王刚不停的哭,不停的尖叫,不停的呼救。
  可没用……
  刘喜走了出来,缓缓靠近他,旗袍女人也跟了过来,王刚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特别的绝望。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摸到了一把钥匙,慌乱中,他迅速爬起来,哪怕腿再软,也坚持着打开了房间门。
  门一开,他毫不犹豫扎进去。
  可,脚下是空的,他从五楼摔了下去。
  惨叫声连连不断,摔在地上后,他还有一丝意识,看到那扇门里,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