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26章:谁让惊喜来的那么快又走了呢

第226章:谁让惊喜来的那么快又走了呢


  故事到这里我大概清楚之前为什么会听到那声孩子了,那一定是文王的声音,可以说是那段声音存在于我的记忆深处,当小白,也就是那只瞎眼狐狸出现的时候,这段记忆被一点点挖掘出来,所以我看得见她,别人看不见,所以我听得见文王的声音,别人听不见。
  当今之世唯一一个存留在世间且拥有文王诅咒的只有我,没有第二个人,这也就解释的通为什么鬼面人会帮我,又反过来缠着我不放了。
  可看完整个画面,除了知道文王的故事,其他我一无所知,那个山洞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那应该就是文王宝藏的藏身之处了,按理说小白找到我以后,应该带我前往的,可她没有,这是为什么?
  我睁开眼睛,把心里诸多疑问给问了出来,师父听完后微微笑道:“你见过那只白狐,说明她已经开始注意你了,至于为什么没带你去往那个地方,应该是时机未到,或许你身上还有其他任务没有完成。”
  我眼神黯淡下来:“这下难办了,我不知道文王宝藏在什么地方,旱魃却逼着我去找,她给我的时间不多,只有半年时间而已,倘若这半年时间没找到,她指定会回来找我的。”
  师父耸了耸肩膀,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
  “既来之则安之,这些是你命中注定要经历的事,我也帮不了你。”
  “那,师父,你总能看出鬼面人的身份吧?”
  师父摇了摇头:“我看不出来。”
  陈畅诧异道:“前辈,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看不出来的人存在?”
  “我又不是神仙,世界那么大,总有比我厉害的人物存在,不过是人家不喜欢出头而已。”
  “我还有一个疑问”我想到了那个有关于雪儿的梦,心里没来由的紧张:“师父,当初你给茅山画了那副画,是不是意味着,魔星真的会变成那样,毁掉整个茅山。”
  师父仰头看着天花板,轻笑一声说道:“命数是不定的,没人敢百分百保证明天会发生什么,这就好比我看出你下一秒会发生意外,提前告诉你以后,你就躲过去了。原本你的命局已经注定,却因为我的一句话而改变了,所以,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魔星的本质就是邪越邪,正越正,只要不让她丧失理智,一切就都有回头的余地。”
  “魔星暴走后会发生什么?”张超呆呆的问了一句。
  陈畅说道:“当年出现的魔星,毁掉了阴阳圈大半势力,不然你以为当年盛行一时的道家一脉为什么会突然衰落?”
  “乖乖,看不出来那小丫头还这么厉害啊。”张超咂舌道。
  “好了,我该离开了”师父拍拍身子站了起来,郑重其事的看着我说道:“小非,我已经退出江湖不问世事,所以很多事不会帮你,必须由你亲身经历一遍,还希望你不要怪为师才是。”
  “不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作为徒弟,又怎么会责怪师父呢?”我恭敬的说道。
  “嗯,希望你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吧。”
  送走师父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搞得我心里发毛。
  越想,越觉得他那眼神不对劲。
  他虽然什么都没给我,但,毕竟是我师父,又岂会怪罪他?为什么要郑重其事的跟我说不要怪他才是?
  一开始我不明白,几分钟后我明白了。
  几分钟后黄警官来电,告诉我那五百万被师父拿走了,师父说什么以我的名义捐给了某个地方的贫困山区。
  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五百万,卧槽五百万啊,那是我的房钱车钱以及娶州州的钱,就这么让师父给嚯嚯掉了。
  难怪他说不要怪他,他大爷的,气死我了,我能不怪吗?
  为了这五百万我特么差点没命了,他倒好,说拿走就拿走,都不带通知我的。
  挂了电话,张超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没事没事,五百万而已,不要哭不要哭。”
  “啊我的五百万啊”我瞬间崩溃了。
  几天后,我收到了来自好几个山区的感谢信,周队更是带人过来找我,好多媒体都来拍了,面对那么多人,我心里妈卖批,脸上还得笑嘻嘻。
  印象深刻的是一个记者问我,自己过的一般,为什么还要捐出五百万。
  问点儿上了,如果我拿到那五百万,会捐出去吗?想都别想从我这里抠走一毛钱了。
  但我能这么说吗?指定不能够啊,于是我大义凛然的告诉他:“学到就要教人,得到就要给人。”
  第二天这话就上热搜了,州州还打电话给我确认了一下是不是真的,我告诉她钱不是我的,只是我被推出来顶住这些媒体而已。
  单纯的州州就这么相信我了。
  主要我不好说是我,她要问哪儿来的五百万,我怎么回答?
  这件事,导致那段时间走到哪儿别人都喊我大善人。
  师父这人呢,直接玩消失,联系不上了。
  我欲哭无泪,真的是欲哭无泪,越想越气。W更c新@最快上酷$匠o¤网vT0ye
  就这么过去大半个月的时间,我的热度总算是消下去了。虽然吧,失去了五百万,但这半个月总有人找我拍广告,我接了几个钱多的,赚了不少,至少把欠丰伟他们的钱还清了,之后就没在接了。
  这玩意接了我也烦,天天被人堵着也难受。
  好在,生活很快就恢复正常,这天早上,我从外面回来,刚进屋就看到了周队。
  我都怕看到他了,还以为那些媒体又跟着来了,担惊受怕的问道:“我的大队长,你怎么又来了,其他人没来吧?”
  周队翻了翻白眼:“瞧你那小样儿,咋滴,人家能把你吃了还是干嘛?”
  “不至于,就是烦,神烦”我看他们几个坐一堆很严肃,就坐过去问了句:“怎么了?有啥事吗?”
  陈畅看到我,总算露出笑容:“来任务了呗,刚好你来了,就让你和张超一块去吧。”
  张超一听就乐了:“爱你队长,么么哒!”
  “滚”陈畅白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