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20章:误会

第220章:误会


  我准备给州州打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到家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几乎没联系她,确实是挺对不起她的,在打这个电话之前,我都把道歉的话以及理由给编好了,没办法,我不能大摇大摆的告诉她,嗨小妞,其实我是一个阴阳先生,没联系你是因为拯救世界去了。
  她能信么?不给我一个大嘴巴子就不错了。
  我有些紧张的打出电话,嘟了好几声都没人接,现在是晚上九点,按理说她应该下课了才对,难道晚自习?
  无人接听,我又打了两个,还是无人接听。
  就在我准备给她发消息的时候,她居然先一步给我发消息了。
  “我们分手吧!”
  “轰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给我劈了个里外熟。
  我们分手吧,多刺眼的五个字啊。
  我赶紧问她:“咋了宝儿,好端端的提什么分手。”
  “别叫我宝儿,担当不起。”
  “不是,怎么了?是不是我做错啥了?”
  “呵呵,你没错,错的是我……”
  这给我整的摸不清头脑了,到底咋回事啊。
  为了圆之前手机坏的谎言,我可是丢了那个手机,重新换了一个的,这么周密的事我都想到了,咋就想不到哪里惹她生气了。
  我心急如焚的给她打了一大堆字,不管发生啥了,我先道歉再说。
  一顿叽叽哇哇的打啊,这字儿打的我手都酸了。
  然后她那边发来一张照片。
  是我在机场的照片,雪儿刚好跳我身上,就是这么巧合的瞬间让州州给拍到了。
  啊不对,她拍到了???卧槽她在水城县?她来水城县了?
  我激动的打电话过去,这次她接了。
  我赶紧解释道:“州州,你误会了那是我妹妹,天地良心,真的是我妹妹,我现在就可以带她去你那里证明一下的,而且丰伟他们都在,他们也可以证明这件事的。”
  州州好像哭了,声音略带哭腔:“你妹妹,这么荒唐的理由你也想的出来,张是非,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大老远跑过来找你,你倒好,刚出来就跟别的女孩搂搂抱抱。是不是觉得我不在这边,你就可以随便玩了?你就那么喜欢玩吗?是不是跟我你也只是玩玩而已?”
  “真没有,州州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找你。”
  “别,我不想看见你,张是非,算我眼瞎。”
  “哎哎哎你别挂,你听我说,她真的是我妹妹,你可以问任何人的。”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久不联系我?哪里的山区这么落后,连一点信号都没有的,你说你手机坏了,那好,你就不能借别人的手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觉得很难受,很不爽,如果你心里有我的话,会忍住不联系我吗?”
  我不联系你,是为了你好啊,可是我又不能把事实告诉你,哎,我这事儿整的,都怪师父,好端端的让我当什么卧底,啥事儿没做成,还搞了一身伤。
  我无奈的说道:“州州,你告诉我你在哪,我过去找你,给你解释清楚,好么?”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不联系我?”
  “我……真的是手机坏了,而且那边信号真的不好。”
  “哪里?什么地方?”
  “是……云贵交界处,我也不知道哪里怎么说。”
  我就知道那里属于苗族范围,大山沟里,信号好不好就不知道了。
  说完不等州州回复,我又立马哀求道:“州州,宝儿,我错了,在线给你卑微求原谅还不行么?我真的错了。”
  这事儿闹的,这出去一趟回来还惹这么多事,那五百万到现在还没给我呢,说啥得搁置半个月才能转过来。
  现在好了,钱没到账,还给州州惹生气了。
  接着啪嗒一声,州州把电话挂了,然后又发了个位置过来。
  看到位置我才松了口气,说明她没那么生气了。
  随即我嗖一下跑了出去,张超在后面喊了两声:“哎哎哎,你干哈去啊?不是说好吃饭去吗?”
  我大声说道:“你们吃吧,我有点事。”
  雪儿呆萌的看着我:“哥哥去哪儿啊?”
  张超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他想不开要去轻生了,我们给他准备后事吧,唉,善哉善哉。”
  他大爷的,要当时我听到的话一准抽他。
  再说这边吧,州州就在上次来这边时住的酒店里,我很快来到了房间门口,门是虚掩着的,没锁,灯还亮着。
  州州看到我,只是瞟了一眼,便低着头玩手机,不再搭理我。
  我贱嗖嗖的蹲在床边,抓着她的袖子乐道:“州州,别生气了好不,我在这里给你郑重其事的道歉,这么久没联系你,是真的不方便,天地良心,我要敢骗你的话,天打雷劈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轰隆!!!
  老天爷在这个打雷了,给我吓得一激灵,你大爷的,要不要这么夸张。
  吓得我一屁股坐地上了都。
  “噗嗤”州州一下子笑出声来。
  “哎,不生气了吧,生气不好,还容易变老,长鱼尾纹。”
  “滚,别碰我。”
  “哎呀,宝贝儿,宝宝,宝儿,媳妇,老婆,亲爱的……”
  “你烦不烦的!”
  “那你别生气了噻!”
  州州小声嘀咕道:“生气归生气,又不是不喜欢你了。”
  我一听就喜笑颜开了。
  “给你保证,以后绝不会这么久不联系你,任何事都不会瞒着你。”
  “是么?那机场那个真是你妹妹?”
  “真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我妈。”
  我之前在这边的时候有跟我妈介绍过雪儿的。
  州州没有打,只是哦了一声,接着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喜欢别人了。”
  “怎么可能!”
  “那你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就直接告诉我,不要拖着不放。”
  “好,那你也得答应我,不喜欢就直说,不许冷暴力。”
  “昂”州州终于笑了:“今天晚上你别走了好么?陪陪我。”;@酷"!匠M网|%首发zW0
  卧槽,难道说哥哥今天晚上要告别那啥男了?
  看我这猥琐的笑容,州州脸都红了:“你想什么呢?我不是说那个,只是想像上次一样,让你搂着我睡。”
  “咳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了一下:“我也没想啥啊,明明是你想歪了。”
  “滚,信不信我踹死你。”
  “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极致用脚踹。”
  “噗,就你会说,贱嗖嗖的。”
  “嘿嘿”
  终于给哄好了,这丫头还是挺好哄的,我露出笑容,把门关上后脱了外套钻被窝里去。
  虽然吧,是个男人都有那啥想法的,但是,当你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并不会想着硬要睡到她。
  所以那天晚上我就很单纯的搂着她睡觉,而且州州是那种思想比较保守的女孩,就是我想她也不能够给啊。
  本来挺甜蜜的一个晚上,我很享受这种搂着她睡的感觉,可半夜里,我又做噩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