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08章:生活的无奈

第208章:生活的无奈


  打完电话,我就将手机给收好,衣服是夹克衫,双面层的,我从兜里划破一个口子,将手机卡在里面,而平时用的手机就放在外面一层。
  走出去后,在黑墙市门口看到了宴有财二人,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去,笑呵呵的对他俩说道:“你大爷的,不是说在那边等我吗?让我一顿好找。”
  宴有财咧嘴一笑:“我也找你一圈了没找着啊,毒蝎说你早出来了,所以你跑哪儿去了?”
  “还能去哪儿?出来没看见你两就找了一圈,没找着我就寻思可能在这边等我,果不其然吧,让我碰着了。”
  “哈哈,咱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呗”宴有财搂着我说:“走走走,回去逛一圈,我还有好多东西要买呢。”
  就这样我和阿宝被宴有财拉回去逛了一圈,经过那家面具店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前面正在买东西讨价还价的宴有财,最终决定往店里走。
  店老板已经回来了,看到我后喜笑颜开的问我要买还是要订做。
  “做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呢做么?”
  “好说,一万!”
  “成交!”
  我把卡拿出来刷掉,且跟老板约定三天后回来拿。
  宴有财啊宴有财,别怪我坑你,我知道你拿我当兄弟,所以,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往外走出,宴有财还在叽叽喳喳的讨价还价,阿宝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在一旁等了老半天,他俩才算买完。
  乍一看,这买了好几把枪,腰间还别着锋利的道具。
  “咋滴你两这是要抢劫啊?”
  “哪里的话,这不是车妃要苏醒了吗?得弄点顺手的装备用用,我敢保证到了那天,肯定会出大事。别说警方那边已经够虎视眈眈了,就是其他同行也想得到车妃,不然也不会跟道安他们合作了。”
  “偷东西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
  接着一个小孩从我面前窜过去,后面跟着几个大老粗。
  我刚想追上去问怎么回事,宴有财就把我拉住了。
  “你别管,这地方乱的很,估计是哪里来的流浪娃偷东西了。”
  “流浪娃?”
  “对啊,黑墙市这个地方就是那些流浪汉的栖息地,他们从其他地方偷渡来到这里,无亲无故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能干些什么。因为外面太乱了,搞不好下一刻就被人拉去挖心挖肺,所以躲在这里相对来说很安全,不过他们身无分文,也没吃的,就只能偷。饱一顿饥一顿的生活在这里随处可见的,除非就胆儿大大敢跟别的大哥混,不然你一辈子只能窝在这个狗都不想待的地方。”L酷Tn匠wx网$$首l发H&0
  “那刚才那个小孩,如果被抓到了会怎样?”
  “能怎样,要不打死,要不打残呗。”
  “那不行,我得过去看看”这好歹是条人命,怎么能轻易就打死呢?
  “喂喂,啊逸……”宴有财看我跑了连忙大喊。
  不过我没有理会,一路跟着那几个大老粗跑,快到出口的时候小孩突然钻进一个角落里去。
  里面是死路了,顿时几个大老粗将他围住:“跑啊,你再跑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有本事你跑到外面去。”
  孩子是个黑人,他瞪着眼睛眼泪巴巴的看着几人。
  “别看我,老子不吃这套,让你偷东西,给你脸了?是不是?”
  他伸手把孩子手中的馒头抢过来,扔地上使劲踩:“我就是喂狗了也不带喂你的,呸。”
  我从后面上去就是一脚,直接给他踹翻。
  其他三个一看,从腰间掏出刀子就刺来。
  这几个人身手倒是不错,我一个人有点应付不过来。
  好在宴有财干得快,看到我跟他们打起来了,直接掏枪指着几人吼道:“再动一下我兄弟我崩了你。”
  “财……财哥”为首的大光头看到宴有财,畏畏缩缩的说道:“我不知道这是你兄弟。”
  宴有财拉了我一把,然后说道:“滚蛋吧滚蛋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是是是”几人屁滚尿流的跑掉。
  “他们这么怕你,你刚刚咋不帮忙啊?”
  宴有财白了我一眼:“你管得了多少?这里的难民少说也有几百个,这还是往少了说,你能管么?而且他们大部分身上都是带病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传染,这玩意不好治,所以谁敢管?”
  “那总不能看着他们被打死吧?”
  “咋滴咱们就是混黑.社.会的,这种事儿见得少么?”宴有财拍了拍我:“啊逸,我知道你看他是小孩子所以心软,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真的管不过来,就这样的喜欢起码得有一百来个,你怎么管啊?”
  唉,我看着那孩子叹了口气,弯腰把身上剩下的零钱掏给他:“走吧,以后别偷东西了。”
  他接过钱,一句话没说就跑了。
  宴有财耸耸肩道:“看吧,白眼狼一个,连句感激的话都不会说。”
  “行了行了,跟个孩子较劲干嘛,回去吧。”
  宴有财说的也对,这些难民这么多,就是想管,也管不过来。
  造化弄人,如果不是为了生活,谁又愿意颠沛流离呢?
  离开这个鬼地方之后,我们上了车就往家里走,途经一家餐馆,宴有财非说肚子饿要进去吃点好吃的。
  这不进不打紧,一进去就看到了道安,碍于人家的身份摆在这里,宴有财就过去打了个招呼。
  但道安这个人压根不理会他,只是淡然的看了一眼就上楼去了,宴有财切了一声嘀咕道:“拽啥拽,跟个二百五一样的,早晚有一天给你弄掉。”
  “行了,跟这种人扯啥淡”我拍了拍他,到前台去订了个包厢,三人坐下来喝着小酒尝起了菜。
  看着其乐融融的二人,我心里叹了口气,举起酒杯说道:“财哥,我敬你一杯,这么久以来,多谢你的照顾了。”
  宴有财咧嘴一笑,大大咧咧的说道:“自家兄弟客气啥啊,你来这里快一个月了,咱们可没有拿你当过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