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05章:下一步打算

第205章:下一步打算


  轰
  哥哥随着一声雷响,雪儿的声音传入我耳中。
  雪儿我看着黑漆漆的四周,边走边喊:雪儿是你吗?你在哪儿?
  哥
  声音是从我后面传出来的,我猛然回头,突然,一袭烈火燃烧过来,很快将我包围住。最oo新章$节救命,救命啊
  那些被妖怪捕杀的人,不停的向我呼救。
  住手我大喊一声冲了过去。
  那个黑影感觉到了我的存在,脚下一踩直奔过来。
  他的身形,在一点一点清晰,不过我怎么都看不清面貌。
  就在我将要看清他是男是女的时候,四周又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所有人都消失了,而我扑了个空。
  啊逸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宴有财那粗糙的声音,一下子给我惊醒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满头大汗地看着眼前紧张兮兮的宴有财和阿宝二人。
  宴有财见我醒了,松了口气问道:你咋了?做噩梦了么?嘴里一直喊什么雪儿雪儿的。
  曹我瞪了他一眼:人说梦话的时候不能叫醒不知道么?你这一叫很有可能让我醒不过来哎。
  宴有财干笑两声:你这不是没事么?而且刚才我也是着急,都被你吓坏了,你一边喊雪儿一边不停的抓,还直冒冷汗。你丫到底梦到啥了?咋还出现这么大的反应。
  梦到我妹妹了我摇头说道:不说这个了,说了影响心情。
  宴有财干着屁股往我旁边一坐,吐着大蒜味儿说道:雪儿是你妹妹吗?她咋了,能跟我说说不。
  没什么大事,只是不在了而已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当然这话是骗宴有财,可有心事是真的。
  那个梦,寓意着什么?是在告诉我,雪儿真的会变成那样么?如果她真的变成那样了,我该怎么办?越想越烦,越想越烦,最后我干脆不想了,扭动一下胳膊疼的哇哇大叫:妈的你能不能给我整点吃的,饿死我了都,没看见浑身都是伤么?动不了了。
  宴有财咧嘴一笑:这就去昂,给我们逸哥安排一顿大餐,哇哇好吃的那种。
  说完这货扭着屁股就离开了,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雪儿的事。
  吱呀
  这时,门开了,允恩静走了进来。
  哟,还没死呢?允恩静双手环胸,笑眯眯的看着我:昨天晚上那么圆的月亮,应该有妖怪拜月才对啊,遇到拜月还能活着出来,你倒是挺厉害的昂。
  那必须的,你是不晓得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成千上百只妖怪对付我一个人,我差点就死了,得亏最后我使出了最牛逼的一招乾坤大挪移,才得以逃出生天。
  允恩静白了我一眼,手随意往我胳膊一搭,疼的我哇的一声叫出来:你有病么?没看见有伤啊?
  不是很厉害吗?还会疼啊?
  好意思说呢,还不是因为你,让我得罪了你师兄,差点死他手里了。
  嗯?我师兄?
  对啊,喵的,他找人杀我,要不是我命大,还真就死在里面了。
  有这种事?允恩静脸色一变:我找他去。
  别了,你别往我这儿跑就行,我怕他看到了又找人弄我。不是我说,你师兄真特么小心眼儿,喜欢你就喜欢你呗,关我啥事,跟你说两句话他都生气。
  允恩静无语道:你再瞎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
  我哪儿胡说八道了?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你,就你不知道。
  得,不跟你扯,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自己看着办,等车妃出世的时候,我会回来找你的。
  OK,记得帮我给州州问声好,让她别担心我。
  嗯,还算有点良心。
  允恩静离开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宴有财就跑回来了,他一进门就激动的喊道:啊逸啊逸,我刚刚看到允恩静了,她是不是来找你的,我就说你两肯定有一腿吧。
  是啊,来道别的,还说啥让我跟她出去玩一宿,但是你看我这身体,能出去吗?唉,都怪你,害我失去了这么好的机会,这可是哥哥我的缘分啊。
  宴有财还当真了,一本正经的跟我说:不是我说啊,啊逸,你喜欢谁都可以,千万不能喜欢允大小姐,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得了得了,我开玩笑呢,不是做饭吗?这么快就好了?
  没呢,让后厨的人安排了。
  曹,你他娘就不能亲自为我下厨吗?好歹我是为了你们才受伤的。
  此言差矣,我不给你做饭是为了你好,不然你会早年英逝的。
  额,这么一说好像还挺对。
  我挠着头说道:对了,龙爷那边啥情况啊?
  没什么情况,不过兄弟啊,这次龙爷可是很高兴的,他还说了,让你好好休息几天,过两天带你去黑墙市逛逛。
  那是什么地方?
  做买卖的地方,只要你想的到,他们就拿的出。到时候我带你逛一圈吧,不过龙爷可不是为了让你闲逛,而是想带你去看看车妃。
  车妃?我心里激动了起来,不过同时也很疑惑,他不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吗?为什么还要带我去见车妃?当然,我不能表现出来让宴有财发现不对,所以装作一副很疑惑的样子。
  对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咱们这里有一张底牌么,其实这张底牌就是传说中的文妖车妃啊,我记得跟你说过的。车妃现在还没苏醒,不过快了,龙爷既然带你去见车妃,显然是看到你会道术,想提拔你参与车妃复苏的计划。
  要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只怕他是想利用我的阴阳眼控制文车妖妃。
  因为我只有这点值得利用,这时他不知道我已经知晓自己的身份败露,所以我得配合他演下去。
  直到师兄给下一步打算。